無障礙鏈接

河南六四公祭案于世文被關兩年多後改監居

  • 海彥

同是八九學生領袖的于世文和妻子陳衛

同是八九學生領袖的于世文和妻子陳衛

因兩次組織民間公祭前領導人胡耀邦、趙紫陽以及六四死難者活動而被關押近兩年3個月的前六四學生領袖于世文,8月16日晚被變更強制措施,改為監視居住。較早前,于世文案自去年2月11日被起訴到鄭州市管城法院後,遭四次延期審理。

也曾是廣州六四學生領袖的于世文的妻子陳衛表示,不滿當局對于世文非法超期羈押,保留追訴權力,並呼籲釋放所有因紀念六四而遭羈押的人員。

據于世文的妻子陳衛星期二晚間發出的網上消息,河南“六四公祭”案被拘捕的“鄭州十君子”中的最後一位在押人于世文,當晚被改為“監視居住”,回到鄭州的母親家中。

于世文和妻子陳衛與來自各地約三十位民間人士,2014年2月2日在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家鄉河南滑縣,舉行公祭趙紫陽、胡耀邦和六四死難者的活動。此前,他們 2013年4月曾在中共領導人習近平仕途發源地河北正定縣舉行過公祭六四死難者活動。這是八九之後中國民間首次舉行公祭六四。

2014年六四25週年前夕,當局在北京拘捕資深獨立記者高瑜和維權律師浦志強等人後,河南以“尋釁滋事”罪5月26日拘捕了參與公祭的包括于世文夫婦在內共十人,後來九人數月後陸續獲釋。

于世文的妻子陳衛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于世文看上去精神還好,不過近日會到醫院進行一下全面體檢,因為他的腦血管疾病比較嚴重。

陳衛說:“精神還好,準備就這兩天到醫院做個全面體檢嘛,因為他不是腦血管方面的問題,得到醫院做一個全面的體檢才能知道。看表面的精神狀態呀,還有身體沒有特別的消瘦,我以為會特別的消瘦,還好,還好。”

陳衛在文中感謝海內外關心和支持“六四公祭”案的人士以及兩位辯護律師。陳衛強調,按照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對于世文變更強制措施本應在2015年 5月10日前作出,決定遲到了一年三個月,致使于世文遭受了嚴重的非法超期羈押,未來將考慮提出“申請國家賠償”, 並保留追訴權利。

陳衛特別呼籲當局停止對紀念六四相關人員的迫害,盡快釋放因為六四死難者掃墓被起訴的四川的民主人士陳雲飛,以及因制作紀念八九六四酒瓶標簽而被逮捕的符海陸、陳兵、羅譽富、張雋勇等人。

陳衛透露,在于世文出來前,有關部門已多次勸誡不要接受傳媒採訪,為顧及當局意願,也為其他涉及六四的案件能盡快解決,她和于世文暫時不接受採訪,希望得到理解。

陳衛對美國之音說:“他們(當局)專門說了,說了很多遍,害怕影響。我倒不是說對他們(當局)怎麼樣,害怕影響是因為後面還有很多因為六四關進去的人嘛。如果我們這邊太高調的話,害怕對他們的處理會受到影響,我主要是擔心這個問題。”

于世文案聘請的河南公益律師馬連順,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于世文的公祭行為根本構不成犯罪,而當局又不想輕易放過,因此,在關押他兩年多後,不得不採取變更強制措施的方式,放他回家監視居住。

他說:“本質上來講,夠不上犯罪,但是官方認為涉及到意識形態,就是趙紫陽和六四事件的問題。當時警方搞了個專案隊,拘捕了十個人,認為是一個大事,結果查來查去,到最後起訴了一個人。到法院以後,到現在都判不了。因此就一次一次延延延,到現在也沒有辦法了,也不敢判無罪。”

馬連順律師表示,目前還無法提出“申請國家賠償”,需要等到監視居住6個月期滿後,根據案件的結論作判斷。

他說:“現在還不能,因為按照我們國家提出賠償的話有個前提,就是要認定是錯案。現在監視居住還是在追究刑事責任的過程當中,因此來講還不能算是錯案。得等一點,到半年以後嘛。半年以後呢,可能就會撤消,因為這個案子實在是不好審。”

于世文今年4月 27日在被拘捕近兩年之際,開始絕食,抗議當局對他的案子拖延審理。于世文在看守所絕食引發外界廣泛關注,許多從5月4日起為獄中廣州民主維權人士郭飛雄爭取基本看病權而絕食的維權人士,也開始聲援于世文。不過,陳衛表示,她多次遞話勸說于世文,希望他停止絕食,保重身體。于世文在得知法院今年5月第四次延期後,同意停止絕食,考慮恢復虛弱的身體,準備打一場持久戰。

此前,陳衛3月下旬公佈過于世文的一封致主審法官的公開信,批評法庭故意拖延審案,讓他無辜被羈押近兩年。同時,馬連順律師也向河南省檢察院提出控告,批評法庭不履責不作為,損害中央強調推動的司法改革。陳衛隨後也向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發出公開信,要求查明案件一再延期的原因,質問法治與正義何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