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高瑜案二審結束律師稱不排除改判可能

  • 葉兵

高瑜洩露國家機密案在京不公開審理(美國之音)

高瑜洩露國家機密案在京不公開審理(美國之音)

中國資深獨立女記者高瑜被控“洩密”案二審不公開審理星期二在北京高級人民法院進行一小時後休庭。當天稍晚,法院發出通知稱星期四開庭宣判。辯護律師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從二審採用開庭審理而不是書面形式來看,他估計或許有改判的可能。

週二的庭審上午9點鐘在警方高度戒備的情況下開始。通往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的所有路口一大早就被封鎖。警察密布,警車隨處可見,路人和車輛必須繞行。法院正門旁邊有七八個試圖參加旁聽的西方外交官受到遭到執勤警察攔阻。有幾名便衣警察盤問過往行人,檢查證件。

出庭為高瑜辯護的莫少平律師說,庭審在閉門狀態下進行,只有高瑜及其代表律師和檢方人員出庭,在法官和法院人員面前進行質證發言。

高瑜的另一位代表律師尚寶軍在庭審結束後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接到法院通知,星期四上午9點在北京高級法院開庭宣判。

他說:“庭審10點鐘結束的。9點鐘開始。算是正常的庭審。法庭調查辯論都正常的完了。10點鐘,法官宣布合議庭合議,然後擇期宣判。因為它是不公開審理的案件,我沒辦法再多介紹情況。”

對於高瑜目前的情況,尚寶軍錶示,還可以。

他說:“身體看上去還好。精神狀況也算平靜吧。應該能夠應付庭審。看來還可以吧。”

對於宣判結果是否樂觀的問題,這位出庭辯護律師沒有直接回答。

他說:“看從哪個角度看了。咱們還是不要猜了吧。星期四就宣判了,到時候再說吧。”

記者:星期四以什麼方式宣判?

回答:公開宣判。

記者:還要出庭嗎?

回答:對,應該是這樣。他們通知我,星期四還是同樣的法院公開宣判。

對於高瑜案二審是否有可能改判或輕判,尚寶軍認為沒有排除這種可能。他指出了上訴三種可能的結果中兩種,沒有提到發回重審的第三種可能。

他說:畢竟上訴就三個結果嘛,或者改判,維持原判。就這兩個結果。維持原判通常它就不開庭了。如果改判的話,上訴案件又不能判得更重。如果改的話,一般是往下改。

記者:最好的結果會是什麼?

回答:無罪。

記者:法庭有沒有談到高瑜有沒有罪或者人不認罪的問題?

回答:肯定談到了,但我沒辦法講。

高瑜的另一位辯護人莫少平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除了上訴不太可能加刑的常規以外,鑑於高瑜每況愈下的身體狀況,辯方建議法庭考慮從寬處理。

他說:“高瑜本身年老體弱多病,這種(情況),當然我們也建議法庭也應該充分考慮。”

高瑜唯一的弟弟高衛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沒有到法院旁聽,只是通過律師了解了有關情況。

他說: “我估計判7年比較重,可能現在能改成5年。要不然它不會開庭。如果還是7年的話,它駁回就完了。所以,現在開庭了,就有可能降到5年。這是我們的分析。”

這位正在住院治療疾病的退休國家幹部對高瑜在獄中的健康和醫療條件表示憂慮,並呼籲當局在二審判決時作人道主義考量。

他說:“我還堅持我的呼籲,讓高瑜有個好的醫療條件。哪怕是判完以後,以後的處理上,給她一個比較好的條件。要不然她可能堅持不下去。”

曾在中國官方的中新社和經濟學週報任職的高瑜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兩度被捕,判刑6年,其中一次被捕發生在北京天安門血腥鎮壓和平示威者前夕。

這位老資格媒體人去年4月被警察帶走數日後,曾於5月上旬身著囚服在官方電視新聞中表示認罪。她後來翻供,稱當局拿其兒子的安全要挾,迫使她違心認罪。

起訴書稱高瑜向境外網站提供中共九號文件內容,即禁不准高校談及新聞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所謂“七不講”禁令。

高瑜案二審結果是否改變一審判決,正在引起國際媒體高度關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