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社區公民約章運動 延續雨傘運動精神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多個民間團體、學者及大專學生,在記者會上宣布「社區公民約章運動」詳情。(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多個民間團體、學者及大專學生,在記者會上宣布「社區公民約章運動」詳情。(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等學者、專家,以及曾經參與去年雨傘運動的多個民間團體,最近發起「社區公民約章運動」,希望從各個社區開始,重建香港民主運動的基礎。

社區公民超越「蛇齋餅糭」

約章倡議團體最近舉行記者會及論壇表示,多年來香港人在民主運動的參與,大多自限於「被動員」的位置,向區議員、立法會議員或者政府提出訴求,等待回應。發起社區公民約章,是希望支持民主運動的香港市民成為「社區公民」,積極參與地方組織選舉,改造政治諮詢和決策過程,讓真普選及命運自主首先在社區落實。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陳允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陳允中。(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約章倡議人之一、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陳允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社區公民約章運動」可以說是去年雨傘運動的延伸,希望在後政改時代做到全面「佔領社區」。

陳允中說:因為社區現在是共產黨滲透得最厲害,它是用「蛇齋餅糭」,這樣整個社區的議程壓到很低,變成交換利益的場合,討好及交換利益的場合,所以我們現在要拉高,我們現在說改變政治文化,超越「蛇齋餅糭」,我們講理想,我們講利他主義,我們講公民意識、參與公共事務,不只是講拿利益、交換利益,所以這些的確是雨傘運動的社區自主、無私,那種利他主義。

「佔領人心」建立自治社區

陳允中表示,要用正面的價值去「佔領社區」,也就是「佔領人心」,讓市民大眾相信核心價值、相信民主可以「當飯食」、可以改善生活,這些必須要實踐出來,但不可以依賴區議員去做,希望簽署約章的市民可以自發解決社區問題,建立自治社區。

陳允中說:大家自發去小組的方法、找資源,大家小組的方法去解決社區問題,這個我覺得是真正的一個自治運動,最後其實目的是我希望建立一種叫做自治社區,這個社區自治的話呢,其實很難滲透,最難滲透的社區是他們自由性很強、自治能力很強,他不用吃你的糭,或者他吃你的糭他都不投票給你。

香港中文大學城市研究課程副教授姚松炎。(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中文大學城市研究課程副教授姚松炎。(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約章倡議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學城市研究課程副教授姚松炎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將會在星期三7-1大遊行擺設街站,推廣「社區公民約章運動」。他呼籲作為選民,同意約章的5點訴求就簽署,包括積極參與區議會選舉等地方組織,重建香港民主運動的社區陣地;在社會各個層面爭取更開放的民主制度,包括普及而平等的特首和立法會選舉,拒絕接受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的8-31框架。姚松炎強調,「社區公民約章運動」不是一個簽名運動。

不是簽名運動鬥多簽名

姚松炎說:我們不是一個簽名運動,即是我們不是鬥多名、不是要甚麼120萬,因為簽名運動就是成為一個「簽民」,你簽了名就是我支持了你,你去做事吧,即是回到舊時的模式。我們現在不是,這個是約章,是說你是不是會跟著這5點去做,所以不是鬥簽名多,其實一個都不會少。你想想,當一個人他同意我成為一個公民,我要主動去參與,不要只是埋怨,以及只是叫別人去做事,而是我自己去做事,以及我充權。

姚松炎表示,充權的意思就是說區議員變成一個市長,簽署約章的社區公民可以成為該區議員的內閣,一起制定政綱、財政預算,然後一起落實該社區的改善,他認為「社區公民約章運動」可以改變後雨傘運動的無力感。

姚松炎說:就是說這麼多人要求的,政府都不聽,這麼多人反對的,政府都堅決去做,這是不是一種很大的無力感﹖所以我們就是說,我們必須要有自我充權的社區自主,我們要告訴市民不要無力,不要無奈,我們是有能力及有辦法,只要大家願意成為社區公民,你是有能力去改變你那個社區,而不需要等區議員、不需要等政府的。

將舉辦社區公民大會

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朱凱迪。(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朱凱迪。(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約章倡議人之一、土地正義聯盟執委朱凱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簽署約章的人士需要留下聯絡方式,倡議團體今年11月區議會選舉前,將會舉辦社區公民大會,希望簽署約章的社區公民參與社區公民大會。

朱凱迪說:類似好像佔中的時候搞D-day(商討日),但是商討的項目就不是政制普選,而是一個社區,你覺得在地區政治的層面可以怎樣做。我們其實想那些民間團體,以及那些想參選(區議會)的人,都可以在D-day(社區公民大會)裡面,跟那些社區公民相認。

朱凱迪表示,社區公民約章運動可以發展成強大的社區組織網絡,有可能改變將來各區議會的參選人,由社區公民約章運動支持的人士出來參選。

現任民主黨港島南區利東區議員區諾軒在論壇上表示,他當初進入議會前,都有很多理想寫入政綱裡面,到現在臨近連任選舉的時候,會發覺當初的政綱很多都會落空,而目前香港區議會的選舉制度,其實並不容易當選,尤其面對建制派專職化、高度協調的配票策略。

民主派不及建制派配票策略

現任民主黨港島南區利東區議員區諾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現任民主黨港島南區利東區議員區諾軒。(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區諾軒說:雖然你見到現在建制派的人在狗咬狗骨、在互罵這樣,它選舉的時候是全部同鄉會會分配不同區會支持甚麼候選人,2011年的時候已經大家見到工聯會寄信,逐區、逐區寄推薦那個候選人,是很嚴密。不要少看中聯辦有一幢樓在那裡,你以為它那幢大樓在做甚麼﹖那幢大樓全部在做民調,全部在做資料搜集,你要怎樣對抗這個國家呢﹖其實到頭來只能夠回歸一種類近社工式的社區發展那種社區組織的能力。

區諾軒表示,民主派很難找到願意為社區工作的人,就算雨傘運動後,也很難改變目前的社區狀況,很多建制派區議員在無對手下自動當選,而香港目前的選舉歷史上,所有工聯會提名的區議員,未試過被對手擊敗。他認為,今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仍然面對人手不足及組織網絡不夠的困境,唯一可以依賴就是努力爭取不同黨派的支持及地區合作能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