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預演佔中」被捕獲釋者宣傳真普選

  • 湯惠芸 香港

「我們都是511」最近在上水火車站擺設街站,宣揚公民抗命及港人需要真普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最近在上水火車站擺設街站,宣揚公民抗命及港人需要真普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7月2日凌晨有上千名示威者響應學生號召留守在中環遮打道靜坐,至清晨8時後有511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7月2日凌晨有上千名示威者響應學生號召留守在中環遮打道靜坐,至清晨8時後有511名示威者被警方拘捕(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今年7-1大遊行後,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及學民思潮發起,在遊行終點中環遮打道行人專區的公民抗命「預演佔中」行動,至7月2日凌晨有超過1千名示威者響應學聯號召,在馬路上通宵靜坐。大會表示,當天早上8時,所有示威者會和平離開,向各界展示佔領中環是有可能發生,但同時是和平理性的公民抗命,對公共秩序不會造成嚴重影響。不過,警方在7月2日凌晨3時開始拘捕不聽勸喻自行離開的示威者,直至早上8時左右,共拘捕511名示威者。

香港警方7月2日拘捕511名參與預演佔中的示威者,有被捕示威者組織「我們都是511」民間政改關注組(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警方7月2日拘捕511名參與預演佔中的示威者,有被捕示威者組織「我們都是511」民間政改關注組(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被捕的511名示威者8月底成立社交網絡群組「我們都是511」,約有10名核心成員,組織其他被捕示威者及招募義工,在全香港各區擺設街站,宣揚公民抗命的理念以及港人需要真普選。

最近在上水火車站擺設街站的站長Thomas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成立這個民間政改關注組,是希望讓一般市民了解爭取民主不是靠有經驗的社運人士,一般市民都可以站出來。

Thomas說:希望以我們不是任何團體或者社運人士,而走在一起,我們只是一個普通市民,我們有正常職業的,用這個號召告訴大家,要爭取民主不是要靠社運人士,其實普通每一個市民都需要行出來,希望這個理念可以帶給廣大市民。

「我們都是511」上水街站站長Thomas表示,港人爭取民主不是靠有經驗的社運人士,一般市民都可以站出來(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上水街站站長Thomas表示,港人爭取民主不是靠有經驗的社運人士,一般市民都可以站出來(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45歲從事繪畫廣告插畫的Thomas表示,2003年開始參與7-1大遊行,到2012年6月初,中國民運人士李旺陽懷疑被當局殺害、同年時任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有男子穿著印有64字樣的T卹走出來,都被警察帶走,他感到香港的言論表達自由越來越收窄,忍不住站出來,參與更多社會運動,包括一年前參與反新界東北發展,但當時他仍然沒有打算參與公民抗命被警察拘捕。

Thomas表示,直至今年7-1遊行後,學生帶頭出來號召公民抗命爭取真普選,他覺得成年人不應該將責任全放在年輕人身上,他也下決心站出來,參與預演佔中,靜坐到7月2日清晨6時左右被警察拘捕。記者問及公民抗命對香港人來說仍然是非常陌生,而且香港市民從小被教導要守法,無論以甚麼方式包括和平的公民抗命被警察拘捕,對一般香港市民來說,都會感到害怕,以過來人的經驗,Thomas是如何衝破這樣的心理關口﹖

Thomas說:如果有更多的人出來,數量是多到警察都處理不了的時候,警察也處理不了、監獄也處理不了的時候,而我們又用和平的方式,我們不是暴亂的,而人數多到他們處理不了,我相信這是我們同大陸政府即是可以談的籌碼,不應該說我們跟它談,不好意思,即是應該給他們一些壓力,希望他們會覺得給香港人多些民主,不是多些,應該是說,而是要北京履行它的承諾。

「我們都是511」成員張俊豪與幾位中學生成立「中學生政改關注組」,呼籲更多中學生參與9-26罷課(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成員張俊豪與幾位中學生成立「中學生政改關注組」,呼籲更多中學生參與9-26罷課(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成員、在醫院從事文職工作的Joyce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從2004年開始參與7-1大遊行,覺得每年遊行之後就散去,沒有後續的行動去抗爭。她認為近年香港的政治被染紅得很快,因此今年參與7-1大遊行後,響應學生的號召,參與公民抗命留守在中環遮打道,希望捍衛一國兩制及香港本土文化,不希望香港逐漸變成中國其中一個普通的城市。

Joyce說:包括我見到有些街道好像莊士敦道,它都可以用簡體字,最普遍就是現在中小學全部都是用普通話,很多中學或者小學都是主導教學生中國文化的時候,都是用普通話形式,我是絕對不接受的。

「我們都是511」成員Joyce在街站附近派傳單,呼籲市民關注政改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成員Joyce在街站附近派傳單,呼籲市民關注政改問題(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Joyce表示,她靜坐至7月2日早上8時後自願離開,不過仍然要登上警方預備的旅遊巴士,到黃竹坑警校。 Joyce並表示,警方沒有即時落案起訴她,包括大部份的511名被捕示威者,都是沒有被即時起訴,但警方表明律政署日後可能會檢控他們。 Joyce表示,她被拘捕之後不擔心會影響工作,她的上司都支持,不過母親有點擔心,但她自己沒有擔心,更表明會參與很可能在10月1日進行的佔領中環公民抗命行動,就算要入獄都甘願負上刑責。

記者問及7月2日預演佔中之後,有511人被捕,他們的行動有沒有帶出社會迴響,以及改變的力量﹖ Joyce表示,改變的力量需要慢慢發酵。

Joyce說:不會說一個511(被捕)預演,或者我們預演之後,即時有一個新聞價值在那裡,但是影響是要一路推開、放射出去,即時或者未必太有效果,要一路教導市民,因為抗爭的東西對香港的市民其實、包括我們在內都是慢慢去摸索,基本上之前不是太清楚。

「我們都是511」成員、32歲從事設計師的Cherrie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讀大學時已經關心政治,每年7-1遊行、64燭光晚會都會參加,到今年參與6-13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抗爭,她第一次被4名警員合力抬起帶走,不過那次她沒有被拘捕。 Cherrie表示,今年7-1大遊行後,本來沒有計劃參與預演佔中行動,後來知道學生留守,她不願意放下一些比她年紀小的學生,為香港爭取民主,因此也決定留守在中環遮打道靜坐。

「我們都是511」成員Cherrie(右二)表示,不希望香港成為中國假普選的橋頭堡(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成員Cherrie(右二)表示,不希望香港成為中國假普選的橋頭堡(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Cherrie表示,靜坐到7月2日清晨7時左右被警方拘捕,由於工作自由、沒有丈夫、小孩、她不擔心被拘捕後對工作、前途、家庭有任何影響,最擔心是付出這麼多努力之後,仍然得到一個傷心的結果。

Cherrie說:就是這樣說『Nothing to lose』﹗ (沒甚麼可失去的)我其實不算很害怕的,但是最怕、最怕的是,大家一齊搞了那麼多,都是得到令人傷心的結果,不過都應該會是的了,其實都有這樣的預計。

Cherrie表示,令人傷心的結果就是,好像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那樣,有示威者企圖衝入立法會佔領、撞破外牆,最後也是幾千名示威者看著立法會會議直播,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第一期撥款在建制派議員主導下,荒謬地通過。

記者問及,7月2日預演佔中之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月31日宣佈對香港特首普選「落閘」的決定,封殺香港真普選,這是不是另一個傷心的結果﹖ Cherrie表示,對人大落閘已經有心理準備,現在唯有寄望泛民立法會議員在議會內拉倒港府根據人大決定提出的特首選舉方案,希望不會有泛民議員「轉軚」,寧願政改原地踏步,不希望香港的一國兩制消失,成為中國假民主的橋頭堡。

Cherrie說:現在暫時唯有希望拉倒,即是無論如何都是輸,只是輸得慘還是輸得非常、極慘。因為一些官媒很喜歡說香港不可以成為中國民主、當然它不會用民主兩個字,即是暴動、革命或者反動的橋頭堡。我很擔心如果真的通過了這個方案的話,香港就成為了中國假民主的橋頭堡。

「我們都是511」成員、14歲的中學三年級學生張俊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參與7-1大遊行是由於北京公佈一國兩制白皮書、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撥款在立法會被建制派議員強行通過,不過在遊行期間,他發現只是遊行對解決香港的問題幫助不大,所以決定參與7月2日凌晨學聯留守中環遮打道的公民抗命行動。

「我們都是511」成員、14歲的中三學生張俊豪,是7-2預演佔中511名被捕者中最年輕的一位(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我們都是511」成員、14歲的中三學生張俊豪,是7-2預演佔中511名被捕者中最年輕的一位(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張俊豪說:為了爭取真普選我要出一分力,而且當時我雖然未成年,但是我也是一個社會公民,我18歲之後都可以爭取一個我認為對、或者真正可以幫到香港人的特首,所以我決定在那裡留守,作為2017年可以選到真正特首的權利。

張俊豪表示,他是第二批被捕示威者,大約7月2日凌晨3時被警員雙手、雙腳凌空抬起,他說當時的心情沒有想太多,已經有被拘捕的心理準備,一直與其他在場示威者喊口號,他也是最年輕的被捕者。不過,他當時瞞著家人參與預演佔中,被捕後由警方推介的社工陪同,登記資料、收警方警告信等手續。

張俊豪表示,參與公民抗命行動的人士,應該考慮兩方面的承受能力,包括法律方面要承受被警方拘捕後,可能會落案起訴留案底的風險;另一方面,參與堵路等靜坐公民抗命的人士,也要考慮自己的體力能否承受,包括炎熱、惡劣的天氣,加上叫口號等,體力消耗相當大。

張俊豪表示,他與幾位中學生成立「中學生政改關注組」,將會參與9月26日中學生罷課行動,至於很有可能在10月1日進行的首次佔領中環公民抗命行動,他認為要對行動細節加以評估,再決定是否參加。

張俊豪說:其實有兩方面衡量的,第一方面就是我自己承受的能力,因為我們不可以排除任何的可能性,或者解放軍會鎮壓我們呢,即是六四事件那時候,也沒有想過解放軍是會鎮壓示威者,所以其實這方面要考慮;而且正如你所說,我之前已經被人拘捕了,我有紀錄在那裡,所以其實我會考慮下,看看值不值得我這樣做,令到我再被拘捕多一次;第二方面也要考慮他們(佔領中環)活動的細節是甚麼。

Sunny(穿白T恤者)協助「我們都是511」街站,向市民派發代表真普選的黃絲帶(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Sunny(穿白T恤者)協助「我們都是511」街站,向市民派發代表真普選的黃絲帶(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協助「我們都是511」街站派發傳單,7月2日當日在中環遮打道擋著警員拘捕示威者的Sunn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會參與可能在10月1日進行的首次佔領中環公民抗命行動,會親身參與堵路靜坐。他認為人大公佈落閘的決定,意味香港沒有真普選,北京希望將來在香港實行假普選,控制中國大陸其他有意跟從香港普選的城市。

Sunny說:他們這個政府(北京)這個做法,它很擔心香港做到真正的普選之下,影響到大陸,我相信它今次做一個篩選的方法,做一個典範,令到大陸的人將來要求有普選的時候,它都好像以香港的模式,一個篩選的方法,由一些它控制的,例如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篩選之後讓人民去選,做成一個局面,這個政府也是經過普選出來。

Sunny表示,假普選出來的香港特首,得到虛假的民意授權,將來權力必然大增,可以為所欲為。 Sunny認為,佔領中環行動是一個動員,引起廣泛、包括國際社會關注的行動,如果有超過1萬人參與,必然會構成一種壓力,將來也要配合其他不合作運動,例如不交稅等等不合作運動,喚起公民覺醒,爭取真普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