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新加坡:美國面臨TPP命運的嚴峻抉擇

  • 美國之音

美國貿易代表、日本經濟大臣和新加坡、加拿大、秘魯、馬來西亞和墨西哥的貿易部長在有關TPP的記者會上(2014年2月 資料照片)

美國貿易代表、日本經濟大臣和新加坡、加拿大、秘魯、馬來西亞和墨西哥的貿易部長在有關TPP的記者會上(2014年2月 資料照片)

新加坡外長尚穆根警告,鑒於上星期總統貿易授權法在美國國會遭遇挫折,美國在亞太地區的前途面臨“嚴峻抉擇”。貿易授權法的批准被視為對最終達成新的亞洲自由貿易協定至關重要。新加坡外長發出上述警告之際,眾議院共和黨領導人採取行動,將有關貿易授權法的下次表決推遲到七月底。

新加坡外長星期一在華盛頓的“戰略與國際問題中心”發表講話時說,完成有關“跨太平洋伙伴協議”這項多年談判的自由貿易協議至關重要。尚穆根說,本世紀經濟發展主要源自亞洲地區。

他說:“大家都知道中國,而故事還有其他方面,即印度和東南亞地區。東盟,即東盟十國一起構成全球第七大經濟體,目前經濟總量兩點四萬億美元,但是五年內將達到四萬億美元,這是很多人沒有認識到的情況。”

尚穆根說,這是一個需要基礎設施開發的地區,該地區急需美國目前佔主導的領域,例如能源和訊息技術等。他說,這是一個歷史正在改寫的地區,國家和國際間的新制度架構正在出現。

他說:“方方面面之中,美國的位置在哪里?美國至今一直是和平的保障,進步和繁榮的保障。假如美國不簽署這項協議,你的力量摃杆是甚麼?又如何融入亞洲經濟體?同時,其他一系列貿易協定有的已簽署,有的將要簽署,美國將會被排除在外。”

尚穆根說,美國面臨的嚴峻抉擇是:希望成為該地區的組成部份,還是希望被排除該地區。尚穆根說,假如華盛頓選擇離開這個佔全球國民生產總值百分之四十的地區,那麼其唯一的力量摃杆就只有第七艦隊,即美國駐守在該地區的海軍力量。

尚穆根說:“貿易是戰略,一是在內,又或不在內,而這對你的就業,投資和繁榮又意味著甚麼?我的意思是說,這個問題非常,非常嚴肅,有關你的信譽。讓我們坦率直言,總統希望獲得貿易授權法,大家都知道這非常重要,但是不能使其通過。”

這位新加坡外長表示,亞太的新篇章每天都在書寫,世界不會等待,即使是美國,世界也不會為了美國而等待。

澳大利亞弗林德斯大學國際關系學院的新加坡問題分析人士邁克爾巴爾說,華盛頓出現的政治僵局以及經濟民族主義的興起,令美國傳統的亞洲盟國深感憂慮。巴爾說,沒有快速授權,這些國家在就TPP達成協議時將猶豫不決,因為這意味著美國國會有可能進一步修改協議。

他說: “新加坡民眾尤其非常擔心應對中國的崛起,而且不僅只是他們。新加坡知道,在應對中國崛起方面,新加坡單獨採取行動的能力極其有限,唯一能做的是想方設法對應,他們確實在期待美國。”

巴爾說,他們擔心失去對美國的信心。他說,亞洲真正擔憂的是,美國表現得根本不能有效行事,甚至連簽署貿易協議這樣的小事都不行。

美國眾議院共和黨領導人表明,為建立國會對貿易促進授權法的支持,他們需要更多時間。與該法案綁在一起的是再就業培訓撥款,即上星期五慘敗的所謂“貿易調整援助法案”(TAA)。

白宮發言人歐內斯特星期一承認,這一過程越長,建立兩黨支持就越困難。他說:“大家知道,現在的情況是,我們相信已建立起一定的勢頭,過去幾個星期以來,我們發現參議院出現兩黨對貿易授權法以及貿易調整援助法的支持。我們看到,參議院採取了很多人認為不可能的行動,在目前的勢頭上再接再厲,完成總統認為談判有關協議所必須的步驟,使之顯然能最大程度地符合經濟利益,符合美國中產階級勞工的最佳利益。”

奧巴馬的兩位主要民主黨盟友,眾議院少數領袖南希佩洛西和有可能成為2016年總統候選人的希拉里克林頓都表示反對,這使奧巴馬獲得快速授權法的努力複雜化。二人星期天呼籲奧巴馬總統聽取其國會盟友的意見,並且同他們合作。

佩洛西星期一在今日美國報上發表文章,呼籲建立全球貿易新模式,反映公眾代表的聲音,反映非盈利組織的聲音。佩洛西還說,勞工需要更大制約力,貿易協議需要更大透明度和責任機制,這樣才能捍衛工資,地球和安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