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海軍將領 談南中國海航行自由使命


紐約外交關係協會召開美國軍事戰略與領導系列討論會(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紐約外交關係協會召開美國軍事戰略與領導系列討論會(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美國一位海軍將領星期二在紐約表示,確保美國根據國際法在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是美國海軍的首要使命。為此,美國製定了政府整體、國際多邊運作計劃,他表示,美國的航母和艦船都已做好執行這項計劃的準備。與此同時,美國海岸警衛隊正與中方就簽署《海上意外遭遇行為準則》進行對話,這一機制使該部隊成為美國應對南中國海緊張局勢的柔軟外交的組成部分。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海軍上將(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約翰·理查森海軍上將,星期二在紐約重申南中國海對美國航行自由的重要性。他說,南中國海對整個世界都極其重要,大約全球30%的貿易貨物經過那片海洋,因此,“要繼續倡導現有國際準則,即,確保能在一個公開公平的環境內進行貿易,允許所有參與者在沒有衝突的情況下獲得繁榮與開展競爭。”

他認為,如奧巴馬總統所說,“能夠在任何國際法允許的情況下操作、飛行、航行,保持我們有這種能力,保持我們能夠進入世界的這一地區,是我們的首要使命。”

航行自由是政府整體、國際多邊運作

理查森海軍上將進一步指出,作為一個地區方案,這是整個美國政府的協調運作,“這不僅是我們(海軍),不僅是軍方,這是整個政府的運作,以確保不僅軍事部門,而且外交和經濟部門都介入到這一世界極端重要的地區。”

他同時指出,這也是一項國際多邊運作,而且這一運作正使南中國海周邊形勢發生變化,“那裡的態勢正在改變,國家之間的伙伴關係正在那個地區出現,尤其在最近,增長很快,新的伙伴關係甚至在多年或幾十年不合作的國家之間形成。”

理查德森海軍上將表示,航行自由是非常有針對性的操作,即,“純粹地倡導現有的國際準則。因此,我們非常小心地設計,這一政策決定是由各種力量的結合制定的。”他表示,美國“在這一計劃範圍內的航母和船艦都已作好執行任務的準備。”

星期二,理查森海軍上將是在紐約外交關係協會的一次討論會上作上述表示的。一年來,白宮和海軍之間就美國在南中國海的航行自由程度有過很多回合的討論。

去年10月29日,理查森海軍上將與中國海軍司令員吳勝利上將,就美國拉森號導彈驅逐艦當天進入南中國海中國新建島礁12海里內巡航進行了視訊通話。

美國有能力拿起電話問對方意圖

美國海岸警備隊司令保羅·楚孔夫特海軍上將(外交關係協會網站截圖)

在討論會上,美國海岸警備隊司令海軍上將保羅·楚孔夫特表示,美國海岸警衛隊已經開啟了與中國方面的對話。他說,“很重要的是,不管是俄羅斯還是中國的指揮官,當我們看到一些挑釁行動的時候,我們可以拿起電話說,你們的意圖是什麼?至少在這方面我們有這樣的能力。”

楚孔夫特海軍上將表示,最擔心的是由於不透明導致的誤判誤算,“我們看到中國的海岸警衛隊在第一線挑釁美國海軍,看到中國的拖網魚船挑釁美國海軍,他們開展自主行動,但背後就是解放軍。因此,最大的關切是誤算。”

美中商談簽署海上行為準則

他表示,中國海岸警衛隊的意圖一直不透明,美方現在正在跟中方商談簽署《海上意外相遇行為準則》,“這樣,他們就不會對我們的海軍或其它軍隊採取行動。至少我們有開放、坦率的對話。”

根據楚孔夫特海軍上將的判斷,“中國並不想成為世界霸主,但他們顯然想當地區領袖。”

他表示,東盟國家越南和菲律賓都堅定捍衛屬於專屬經濟區的主權海域,美國也在跟日本海岸警衛隊合作,進行能力建設,美國正試圖讓東盟國家採取集體行動,而中國則採取雙邊策略, “由於這些國家經濟上依賴中國,很容易讓他們分裂。”

楚孔夫特海軍上將表示,美國海岸警衛隊可以成為柔軟外交的一部分,“也許可以利用這一機會展開對話,眼下的情況還算可以,重要的是要更加透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