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智庫:世界重現大國競爭局面

  • 斯洋

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星期五發布新報告“打造實力現實--美國新的國家安全戰略” ,並就此舉行研討會。(美國之音斯洋)

華盛頓的一個著名智庫星期五(2月24日)公佈新的報告稱,二戰後,美國創建和領導的國際秩序遭遇重大挑戰,世界再現大國競爭,特別是美、中、俄三國的競爭局面。報告建議川普政府不要摒棄現行秩序,打造“實力現狀”(Situations of Strength)”, 以保持美國的領導地位。

世界重陷大國間競爭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星期五公佈最新報告“打造實力現實--美國新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作者之一、布魯金斯學會國際秩序和戰略項目主任托馬斯·懷特( Thomas Wright)在報告的發布會上介紹報告的新發現:

“我們最主要的發現是,在我們所面臨的各種挑戰、威脅和其他問題中,最重要的一個發展是國家間的競爭重現,大國之間的競 爭,特別是中國和俄羅斯分別在亞洲和歐洲的發展。 另外,中東也出現了這樣的狀態,特別是'阿拉伯之春'後。這些與20多年前,前蘇聯垮台後的狀況不一樣。”

報告說,俄羅斯和中國從來都沒有真正對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感到滿意過,但是,隨著各自實力的增加, 兩國越來越有能力抗衡美國。俄羅斯2008年入侵格魯吉亞,中國2010年後在南中國海的咄咄逼人的行為,都顯示兩國都企圖改變二戰後的秩序。

報告說,美國二戰後以盟友體系、開放的國際經濟以及對民主和人權的支持為特徵的秩序經歷了三個階段的發展。第一階段是二戰結束到1989年前蘇聯倒台; 第二階段是1989年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爆發,美國的力量有所衰弱。第三階段是2008年到現在,現在是第三階段的早期,充滿了競爭和對抗。

這份“實力”報告由華盛頓幾個智庫的著名專家以及美國政府前任官員歷時一年半時間共同撰寫的。布魯金斯學會主席斯特羅布·塔爾伯特(Strobe Talbott) 在發布會之前介紹說,報告的目的是建議川普政府採取行動,扭轉二戰後每況愈下的國際秩序。

中俄領導的秩序將以勢力範圍劃分

報告說,如果川普政府放棄現行的國際秩序,最可能出現的一個結果就是大國在全球內重新劃分勢力範圍。報告說,這樣的選擇對美國來說是一個戰略性的錯誤。在這樣一個秩序中,中國將主導大部分的東亞地區;俄羅斯主導東歐和中歐的大部分地區; 而美國的影響力將會退縮到自己所在的半球以及西歐地區。

但是,布魯金斯學會的懷特說,這樣的一個劃分會導致全球不穩定。

“劃分勢力範圍以及任何以勢力範圍為基礎的國際秩序都存在內在的不穩定,這主要是因為劃界的模糊。從我們現在的秩序向那個秩序發展,將非常成問題,非常困難,因為基本上沒有任何途徑告訴我們如何讓這樣一個秩序穩定發展。”

報告強調說,中國和俄羅斯其實有所不同。俄羅斯已明確表示要建立完全不同的世界秩序, 以勢力範圍的劃分為基礎, 而中國則從現行的國際秩序中受益。雖然中國對現行秩序中的人權和民主價值有所擔憂,因為這威脅著執政黨的地位,但中國目前並不打算推翻現行秩序,包括安全秩序和經濟秩序。

如果美國退出,中國很願意接替美國來領導這個世界秩序。另外,中國希望在現行秩序中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並希望有機會為秩序增加新的內容,比如中國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並推出“一路一帶”的計劃,報告認為,這是中國合理的要求,美國應該盡量的配合。一旦中國在這些努力受挫,有可能促使中國向俄羅斯、伊朗以及其他國家靠攏,合力建立新的替代秩序。

報告說,川普總統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建立良好關係,迎合俄羅斯的做法,會讓中國擔心。中國認為,美俄兩國的友好關係以犧牲中國為代價。

報告特別指出,雖然中國可能不希望把美國踢出太平洋地區,但是中國確實希望主導東亞地區,特別是取得南中國海的有效控制。一旦中國成功,這實際上有效削弱美國在亞太的地位,從而,削弱以製度為主的國際秩序。但報告說,中國主導亞太秩序不會穩定,因為區域大國日本和越南是不會接受這樣一個現狀的。

美國民眾對現行國際秩序不滿

報告認為,美國二戰秩序遭受的第二個重大挑戰是美國國內對現行世界秩序以及美國在全球地位的不滿。

布魯金斯學會國際秩序和戰略項目主任懷特說,這樣的不滿已經很久。他說:“特別是2008年2009年的金融危機後,人們本來認為,這樣的秩序會應該會促進繁榮和增長的。”

正是因為美國民眾對美國領導的國家秩序的不滿,宣揚“美國優先”的總統候選人川普在2016年獲得民眾支持,最後成功當選。報告還提到,在歐洲和亞洲這樣的民族主義情緒也在高漲。

報告認為,川普總統要完成“將美國利益擺在第一位”的目標更要維護現行的秩序,因為這是完成這個目標的最佳途徑。星期五,川普在美國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上再次表示,保守派運動的核心是將美國人放在第一位。

打造“實力現實”,維持軍力優勢

報告認為,川普政府要做的不是摒棄現行秩序,而對體係做出改革或是革新。比方說,報告認為,川普總統要求歐洲盟友增加軍事支出的要求是合理的。

報告建議,川普政府應該像杜魯門總統時期的國務卿迪恩·艾奇遜(Dean Acheson)所說的那樣,打造美國的“實力現狀”。

布魯金斯的懷特說:“我們應該與志同道合的國家一起在安全領域裡建立一個威懾機制,威懾東歐和東亞的修正主義者。在中東遭到平衡點。”

報告最後建議,美國應該維持優勢軍力。報告說,因為軍力,以及經濟實力,是美國力量和國際秩序的基礎。維持軍力優勢還意味著在必要時動用軍力保護美國的利益和盟友。報告說,美國的軍力優勢不僅讓盟友放心,同時也威懾了敵人。軍力優勢也允許美國在全球開展行動(包括維持海上航道的暢通、打擊恐怖主義以及進行人道援助)。軍力甚至也為開放的全球經濟背書。報告說,世界變得越來越具有競爭性,對美國軍力的要求也會更高。

報告建議取消限制國防開支的國防預算法案,並幫助美國盟友軍事現代化,更新威懾體系,並保持核威懾能力等。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報告作者告訴美國之音,報告建議的打造“力量現實”與川普總統的“以實力謀求和平”的政策有很多類似之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