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面臨諸多問題的三峽移民(二)

  • 張楠

依山而建的移民新居

依山而建的移民新居

經過10多年的努力﹐ 中國三峽庫區的移民搬遷工作已基本完成﹐但是仍有大量遺留問題需要解決。

1998年以前﹐三峽移民以就地後靠安置為主。後來﹐由於三峽庫區山高坡陡﹐繼續就近安置﹐勢必造成水土流失﹐國務院調整了方向﹐要求多種方式安置移民﹐特別是鼓勵農村移民外遷安置。

*移民對未來感到迷茫*

然而外遷安置難度相當大。離開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去面對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和不確定的未來﹐移民中難免出現焦慮﹑惶恐﹐甚至抵觸情緒。

重慶市雲陽縣的陳七三回憶說﹕“經濟和政治生活上﹐對我們來說都是天大的一件事情。不知道該怎麼搬。搬遷過後是甚麼樣子﹐我們祖祖輩輩生活在一起的父老鄉親,會不會還見面﹐心裡沒有一個底。”

陳七三

陳七三



他說﹐高峰時期﹐每天都有好幾輛車﹑數百名移民離開故里。鄉親們依依惜別的場景﹐至今記憶猶新。

陳七三﹕“不由自主就淚嘩嘩的。就是這樣。沒走時候感覺不到,走的那一瞬間我就感覺到,有些人一走就再也見不到面了。我感覺﹐當時那些移民真的不容易。”

三峽工程進展迅速﹐1994年底正式開工,1997年11月大江截流,2003年6月開始蓄水至135米,2006年5月三峽大壩全線建成。

*戶口異地空掛*

工期緊,移民工作也加快了速度﹐於是出現了戶口“空掛”等不正常現象。在三峽大壩所在地秭歸縣﹐多位移民告訴記者﹐當地政府為了完成任務﹐承諾外遷移民可以“走戶不走人”﹐就是辦理外遷手續但不真正外遷。袁立品就屬於這種“空掛戶”。

袁立品

袁立品



他說﹕“把我們人口掛出去。甚麼都不管。1萬多塊錢拿到手﹐甚麼也不管了﹐也沒簽協議。這個是違法的。這個叫政府賣人。政府為甚麼這樣搞?當時的移民政策很緊。沒辦法,他就把這個戶口,完成任務一樣把你騙走了。”

但土地必須交出去。袁立品不願交﹐政府就派人把他種的幾百棵橙子樹砍了﹐而且不給賠償。據他說﹐為此事﹐他曾多次上訪﹐問題至今沒有解決。

一些移民指責當地幹部為了完成任務不擇手段。孫貴香說﹕“他們就是為了應付上面啊。不管用甚麼手段,只要把你的戶口搞走﹐完成他的任務。他不管你的死活。”

*移民官員的苦衷*

不過﹐移民官員也有許多委屈和心酸﹐挨打挨罵的事情時有發生。雲陽縣高陽鎮官員李明靜從事移民工作12年。

高陽鎮官員李明靜

高陽鎮官員李明靜



他告訴美國之音﹕“我們在江西安置外遷移民的時候﹐有人拿這麼長的刀追我們﹐要增加移民補償。那是極個別的﹐那都是違法行為﹐後來還是受到制裁了。”

他說﹐令他感到欣慰的是﹐現在高陽移民基本上生活安寧﹐思想穩定﹐有的還走上了富裕之路﹐成為老闆﹑老總。

*部份移民勤勞致富*

秭歸縣的袁立華就是利用長江水位上漲﹐旅遊景點擴大的機會致富的。他和妻子在九畹溪景點開了一家餐館﹐生意愈做愈紅火。

袁立華開的酒樓

袁立華開的酒樓



他說﹕“生意比以前要好做得多。以前遊客基本上都是湖北境內的﹐現在水位漲起來了,外地遊客特多。遊船可以進來了。夏天學生放暑假以後﹐一天有七八千人﹐到我這兒吃飯一般幾百人。”

!--IMAGE-LEFT-->

袁立華準備擴建飯館﹐把多餘的房間作為門面房出租﹐他目前正在尋找合作夥伴。

後靠移民﹐問題相對少一些。秭歸縣的後靠移民馬洪發說﹐建壩以後﹐無論是住房條件還是生活水平﹐都比過去有所提高。

馬洪發﹕“以前沒有閒餘的錢﹐剛剛勉強維持個溫飽。現在稍微好一點點。現在有點多餘錢買點東西﹐買點菜呀。”

跟當地許多中年婦女一樣﹐他妻子也上客運船當了服務員。他說﹐只要有打工機會﹐基本生活還是有保證的。他現在的問題是﹐找不到工作。

袁立華和妻子

袁立華和妻子



他說﹕“現在的願望就是有事做。我們找工廠,人家都不要,嫌棄我們年紀大了。”

在雲陽縣的陳七三看來﹐挑戰與機遇並存。他說﹐聽老輩人講﹐共產黨當政前﹐社會上就流傳着要在三峽建壩的說法﹐因此幾十年來﹐國家在三峽庫區一直沒有大的投資。1992年三峽工程決定上馬後﹐當地的經濟社會發展更是受到種種限制﹐三峽庫區也就成了貧困地區。

現在情況不同了。他說﹐國家鼓勵發展﹐還出臺了一系列的支持移民創業﹑解決移民生活困難的政策。

*移民問題不能淡化*

不過陳七三認為﹐在所謂“後移民時期”﹐三峽移民的概念仍然不能淡化。

他說﹕“國家對我們移民以前有種說法,好像我們三峽移民有種特殊公民的觀念。但是我希望﹐國家還是應該把我們當作特殊群體。怎麼不特殊呢?不特殊就不會有這麼多專門針對移民的政策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