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六四集會 遍地開花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本土派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左)及辛比,將會在九龍公園舉辦社區小型悼念六四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本土派網絡電台主持人森麻(左)及辛比,將會在九龍公園舉辦社區小型悼念六四集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一直是港人最大型的悼念六四集會,近年有香港本土派團體同一時間舉辦悼念六四活動,今年更有巴士巡遊、18區街站悼念,將六四集會在香港遍地開花。也有網民繼續發起社區公園悼念,而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首次另起爐灶,在港大校園舉辦六四集會,由港人本位出發,承傳八九民運精神,呼應時局趨勢。

香港本土派團體熱血公民及普羅政治學苑將會舉辦巴士巡遊、18區街站悼念六四活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本土派團體熱血公民及普羅政治學苑將會舉辦巴士巡遊、18區街站悼念六四活動。(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本土派的網絡電台主持人辛比與森麻,幾年前開始沒有參加支聯會的六四燭光集會,去年發起小型社區六四悼念集會,約有10人參與,在九龍公園用手機應用程式的白色燭光,加上一些六四事件的相關照片,悼念六四死難者。

*小型社區集會*

辛比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參加支聯會的六四燭光集會,是因為理念不同,不認同支聯會的「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

辛比說:丁子霖(天安門母親)都開聲說,不一定要大一統,即是悼念(六四)的事情,所以我都覺得有句說話,即是借葉寶琳(香港社運人士)那句說話講,即是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自主的權利去悼念六四,「沒有誰比誰高尚」。有自主的理由及權利、方式去悼念六四。

辛比表示,六四事件是一件違反人道的事情,港人應該繼續悼念六四,了解歷史真相,本土派的年輕人不應該因為「中港區隔」而不去了解,或者悼念六四。

辛比說:要理六四不一定話好像支聯會那些「建設民主中國」,不是這件事情,而是你一定要清楚知道,六四是真的發生過,入面是發生過甚麼,怎樣坦克車是輾過那些人,多麼沒人性,你要知道這件事,即是下一代是要很清楚了解共產黨是多麼沒人性。你知道這件事情之後,就算你是打算搞香港獨立,怎樣都好,你起碼有一個心理準備,你知道敵人是多麼無人性,你知道你要面對那個敵人是怎樣才可以,如果你不理會,只是純粹抽離,我只是顧本土、只是講所謂的港獨,你都不了解你的敵人是怎樣,你的仗怎樣打呢﹖

森麻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認同每年支聯會維園燭光如海的畫面很有震撼力,可以讓中共懼怕。他認為,反而小型的悼念集會,更容易傳承下去。

*心底裡知道*

森麻說:我們不去(支聯會燭光集會)但是我們心底入面知道發生甚麼事,而你(中共)也知道我們知道,而這樣就變成我們在暗角。我讓你計算,我當你有50萬人好了吧,50萬燭光很厲害了吧,你計到啊,50萬燭光在中國13億人裡面的50萬算甚麼呢﹖一隻手指就壓死你了,但是你如果是在心底裡,我不知道你有多少人知道,我不知道你香港有多少人對這件事(六四)很反感你,你怎麼辦呢﹖

森麻表示,部份香港本土派人士對悼念六四相當敏感,會覺得關心中國的民運人士就是「大中華」、非本土。他認為,本土派不代表不能夠關心其他國家、地區的人,悼念六四有重要的意義。

森麻說:我覺得重要的信息不是推動民主,或者釋放民運人士那些,最重要的信息是我不怕你中共,這個才是重要的信息。

*「自己香港自己救」*

本土派的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黃毓民表示,18區街站悼念希望將六四集會在香港遍地開花。(美國之音湯惠芸)

本土派的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黃毓民表示,18區街站悼念希望將六四集會在香港遍地開花。(美國之音湯惠芸)

去年本土派團體普羅政治學苑及熱血公民,在尖沙咀鐘樓舉辦六四集會,有7千人參與,今年他們計劃6-4當晚發起巴士巡遊、18區街站悼念,將六四集會在香港遍地開花。普羅政治學苑召集人黃毓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們的六四集會,不是追求人數眾多,他認為,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應該繼續舉辦,但是支聯會的訴求應該改變,不能夠20多年如一日,很多香港年輕人都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

黃毓民說:我們悼念六四就是告訴大家,對於這個政權(中共)你是不應該存任何希望,你是對這個政權除了譴責它之外,你不能對它存任何希望,於是香港因為現在是中國的所謂特別行政區,我們要爭取自己的民主,所以「自己香港自己救」,所以我們將悼念六四同香港的政治前途結合在一起,就不是他們(支聯會)說要建設民主中國。

黃毓民表示,他們去年舉辦尖沙咀六四集會,被批評分散悼念六四的燭光,但他認為,舉辦六四悼念集會不是支聯會的專利,在香港立法會表決港府政改方案前夕,六四悼念必須扣連政改,並宣傳否決假普選的訊息。

過往20多年一直參與支聯會燭光悼念集會的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首次宣佈將會自行舉辦六四晚會,主題是「守住香港、毋忘六四」。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只要大家是基於同一個歷史事實、基於對中共政權的譴責,每一個組織都有正當性去舉辦悼念六四活動。

*香港大學學生會 自行舉辦晚會*

馮敬恩表示,港大的悼念六四晚會形式上與支聯會最大的分別,是港大的晚會不會叫口號及唱歌,為了令參與者對六四事件有更深入的認識及啟發,晚會的第二部份將會舉辦論壇,探討六四與香港人身份認同及香港前途問題等等。馮敬恩並表示,港大學生會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主要是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港大學生會認為「建設民主中國」不是香港人的責任。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表示,港大學生會今年首次舉辦悼念六四晚會,主題為「守住香港、毋忘六四」。(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表示,港大學生會今年首次舉辦悼念六四晚會,主題為「守住香港、毋忘六四」。(美國之音湯惠芸)

馮敬恩說:可能李卓人(支聯會前主席)在2011年的六四悼念晚會講過,就是中國沒有自由、沒有民主,香港都不會有真普選等等,即是這類中國的民主是香港民主化的先決條件,這些論述我想我們是不太認同,因此我們不希望出席、或者我們傾向自己搞一個晚會。

馮敬恩表示,經歷去年的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強化了港人的身份認同,很多香港人了解到,將來香港有真普選,合資格的選民不包括深圳河以北的人,強化了香港人與深圳河以北的人不一樣的身份認同,他認為悼念六四對於香港人有特別的意義,重點是拒絕忘記,參與那一個團體舉辦的悼念活動都可以。

*思考港人身份與前途*

馮敬恩說:因為六四屠城這件事,除了是一件人道慘劇之外,其實六四屠城對於香港來說,是有特別意義。因為89年的時候,中英聯合聲明已經簽訂了,但是基本法還未頒布,所以香港人在當時對自己前途的未知及不安其實是有的,到今日可能大家都會討論到,就是2047年香港的前途應該怎樣,其實香港人現在經歷的、對於前途的未知的心態,同89年那時的那一代其實是有類似的,所以我們要拒絕忘記這件事(六四)是重點,至於手段是不是要遍地開花等的東西,我想最重要的目的,不是要拍的照片美不美,重點就是我們要拒絕忘記。

香港大學星期四舉行的悼念六四晚會,首先會進行悼念儀式,並會播放短片,連結雨傘運動與六四關係,以香港人為本位,思考香港民主進程。論壇主題為「從六四看香港人身份認同及香港民主進程」,嘉賓包括1989年六四在北京採訪的記者謝志峰、《城邦舊事》作者徐承恩、《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及香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

除了港大學生會,今年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也因為成員院校的反對,20多年來首次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不過,4間大學包括香港中文大學、樹仁大學、城市大學及香港理工大學生會,都會派代表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並上台講話。

*4間大學派代表參加燭光晚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郭翠塋表示,參與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可以彰顯香港人沒有遺忘承傳八九民運精神。(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郭翠塋表示,參與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可以彰顯香港人沒有遺忘承傳八九民運精神。(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郭翠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參與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是有意義,並希望集結更多人數及力量,去彰顯其實香港人依然沒有遺忘,並希望承傳八九民運精神,就著即將進行的政改表決等議題去抗爭。對於港大學生會以及其他本土派團體自行舉辦六四悼念活動,郭翠塋表示尊重,也認為六四悼念活動百花齊放是好事。

馮翠塋說:是一個結集了的力量,讓中共政權看到其實有這麼大一群人,願意每一年都聚集在一起,直到你去平反這件事(六四),即是為這件事去作出一個更公道、公允的說法,所以我認為聚集在一起其實有它的意義在其中。不過正如我剛剛所講,當然理解不同人都希望有不同的悼念手法,所以可以並存的。

郭翠塋表示,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前後,港人發起百萬人大遊行聲援北京八九民運,也有香港的學生上北京支援,她認為,八九民運也有香港的本土意義。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最近在記者會表示,尊重年輕一代的自由及不同人士的選擇,不擔心舉行不同的六四悼念集會,會分薄維園燭光晚會的人數,但他強調大家應該思考,聚集龐大人數並發出強而有力的聲音,對北京政府所帶來的象徵意義。何俊仁並表示,六四悼念集會其實本身已具有相當強的本土特色,能夠長久而來召集數以萬人於同一地點及時間集會是非常難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