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東京舉行紀念六•四事件26週年研討會


中國民陣日本分部周日晚在東京主辦紀年六四事件26週年的集會時,與往年一樣,照舊從全體默哀開始。 (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中國民陣日本分部周日晚在東京主辦紀年六四事件26週年的集會時,與往年一樣,照舊從全體默哀開始。 (美國之音歌籃拍攝)

中國民陣日本分部今年主辦紀念六•四事件26週年的集會是以討論“今日的中國”為名的研討會方式舉行。週日(5月31日)晚在東京池袋的東京藝術劇場,約有50人出席了該研討會,演講者有內蒙古人民黨日本支部代表Se•Bayara、國際非政府人權觀察組織代表吉岡利代、中國時政漫畫家“變態辣椒”王立銘、民陣日本分部成員董鵬、桐蔭横濱大學教授Pema•Gyalpo。

人數凋零

自1989年6月4日北京天安門廣場發生鎮壓學生的震驚中外六•四事件以來,民陣日本分部每年都舉行集會,不過隨著年月過去,集會人數不僅年漸凋零,而且參加的日本人越來越少,今年50人的規模幾乎更是近年來的最低記錄。

民陣日本分部理事、主持研討會的李松說:“我們現在也不宣傳這個紀念集會,來不來參加說白了是憑兩個字:良心”。不過他說,令人欣慰的是,現在參加民陣活動的許多都是20歲前後的中國人,他們並沒經歷過六•四事件,但知道以後就積極地參加紀念活動、協助主辦研討會等,說明中國民主化還是有希望。

李松說,6月4日當天,民陣日本分部照例會去中國駐日使館遞交請願信,要求中國為天安門事件平反、要求中國民主化。

祖國情懷

中國民陣日本分部每年主辦紀念六•四事件的集會,幾乎都是在6月4日前的周日舉行,不僅是因為便於參加者有空出席,而且李松說,民陣的日本成員們日常也個個打工忙,不要說維持生計不容易,“貼錢活動的賬都算不請”。

在東京這個世界上屈指可數的物價高昂都市加上面積巨大,日本人生活得累,旅居的中國人生活更艱難,但每年紀念六•四的集會總有一些日本人、中國人參加,尤其是中國人還有拖兒帶女、乘了幾小時車到來的人,顯示了在中國國外享受著自由,有些人還享受著民主制度時,仍有些中國人在僅有的餘心、餘力中,仍關切祖國的政治。

在逢十、逢五的大型紀念集會裡,還見過一些其他國家的人權組織、民主活動組織代表等演講或旁聽。
控訴暴政

日本紀念六•四事件的集會持續20多年來,幾乎每次集會都是對過去一年中共沒能平凡天安門民主運動的失望、氣憤與聲討。近年比較注目的是西藏、新疆、內蒙古等中國少數民族地區的人,控訴過去一年該地區少數民族遭遇的當局暴力。

週日內蒙古人民黨代表Se•Bayara演講中,也是以一張張圖片來說明過去一年在內蒙古主要圍繞拆遷、徵收土地等糾紛,蒙族人遭遇的當局迫害。

每年東京的紀念集會也必有剛來自中國的演講者說明中國內部的最新國情,今年是去年起開始在日本流亡的“變態辣椒”王立銘。不過王立銘以他的漫畫來說明作畫的時政背景,還是這種集會上少見的方式,而且因為幽默,不時引發笑聲,成為今年紀念集會的亮點。

批評日本

活躍在日本傳媒中的藏人Pema•Gyalpo出生西藏望族,13歲時被中共政權逼出中國,從此旅居日本至今已50年。他在集會演講中嚴詞批評日本政客和主流傳媒缺席今年的紀念集會說:“89年天安門事件後,日本支持或紀念集會上曾有好多戴著國會議員徽章的政客,還有各大日本傳媒記者,但是現在天安門事件一點都沒解決,這些人就都消失了,這形同助長中共暴政”。

他還針對最近3千名日本訪華團在中國的交流活動說:“恐怕許多日本人相信這樣是與中國民間交流,但中國人相信嗎?中國真正的民間人能報名參加與日本人交流嗎?!”

他也說天安門事件讓他知道,原來中共不僅對少數民族暴政,而且對同族的漢族人也暴政,所以十分敬佩20多年來在東京主辦紀念集會的民陣日本分部成員,每年他都來參加集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