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1300萬黑戶合法化 超生不必躲藏


在中國宣佈二胎政策之前,一胎化政策已在逐漸鬆動。圖為河北某農村認可“雙女戶”的計生宣傳口號。

在中國宣佈二胎政策之前,一胎化政策已在逐漸鬆動。圖為河北某農村認可“雙女戶”的計生宣傳口號。

中國1300萬無戶籍人員終於可以落戶了,這算是今年10月中國政府實行“全面二孩”政策的後續。在這些沒有戶籍的“黑戶”中,60%以上是超生造成的,原因是一些地方長期將計劃生育等政策與戶口登記捆綁在一起。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喬曉春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計劃生育政策不放寬,“黑戶”問題也得不到解決。

中共中央深改組近日通過《關於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的意見》,要求“把計劃生育等政策與戶口登記脫鉤”,全面解決無戶口人員登記戶口問題。中國政府目前公開的“黑戶”人數為1300萬,但中國媒體《第一財經日報》在報道中說由於地方政府把超生罰款與新生兒入戶捆綁,人口普查時許多父母不敢給孩子登記戶口。這就意味著中國“黑戶”的實際人數應該高於1300萬。

“黑戶”是中國社會的一個特殊群體。他們由於沒有戶口而不能享有社會保障,也不能上學、找工作甚至結婚生子。國家發改委曾對分佈在全國15個省份的1928個有效“黑戶”個體進行調查,報告指出“黑戶”形成的原因大致分為:不符合政策超生、未婚生育、沒有主動登記和畢業遷移證丟失等。

超生是造成中國上千萬“黑戶”的主因。大軍智庫主任仲大軍談到:“很多人在前些年超生了之後,不給上戶口、罰款等等。對上戶口百般刁難,使一些人心存畏懼,另外加上經濟上面也沒錢,罰款也交不起,也就只好成了黑戶人口。有時候再加上到外地打工,躲躲藏藏。”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強制性的一胎化計劃生育政策開始實施起,“超生罰款”也就應運而生。曾有媒體爆出中國每年的“超生罰款”金額高達人民幣200億元。2000年,中共中央和國務院聯合發文將“超生罰款”更名為“社會撫養費”,很多地區規定超生人員必須交納社會撫養費才能落戶。這筆“社會撫養費”分攤到每個超生兒身上有多少?國家計生委說,社會撫養費及滯納金按照國務院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738元的9倍24.06萬元徵收。但據一些超生戶向媒體爆料,如果和當地計生幹部搞好關係,也可以按照收入的2-3倍徵收。據報道,曾炒得沸沸揚揚的“葫蘆娃爺爺”中國著名導演張藝謀繳納的超生罰款至少2.4億。

蔣援民律師介紹說,他聽說的一些案件都是超生家庭迫於高昂的罰款費用而放棄辦理戶口。

他說:“公安機關以當地政策必須繳納了罰款以後才能給上戶口,而農民家裡非常困難交不起罰款,所以他們經常上訪要求上戶口,個別的也有到法院起訴公安機關。我聽說過幾起這樣的案件,絕大部分都敗訴了。”

但法律人士說,事實上,這些案件本不該敗訴。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戶口登記條例》,對出生的中國公民予以戶口登記,沒有任何附加條件。然而蔣援民律師談到,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規定,地方的規章制度如果與國家的法律法規相抵觸,就是無效的。但是“當地政府都頒佈了相應的地方性的土政策。因為很多地方的公安機關就依據這個土政策,就不給上戶口。大部分地方的法院又是因為它是靠當地財政的供養,包括他們工資、他們人事關係都歸當地組織和人事部門管理,所以他們就不敢得罪當地政府。”

在世界範圍內,中國是僅剩的幾個實行嚴格戶籍管理制度的國家。這個制度曾經有效限制了人口遷移,保持了人口的分散性,使得政府對人口的管理和控制更加容易。但隨著社會和經濟的發展,半個世紀以後的今天,戶籍制度顯然已經不再適用。

仲大軍說﹕“這個問題不僅僅是經濟問題、社會保障問題或者社會治安的問題,更主要的是人道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