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李顯龍稱美國在亞太領導地位不可或缺

  • 莉雅

美國總統奧巴馬(右)星期二在白宮設國宴接待新加波總理李顯龍(中)。

美國總統奧巴馬(右)星期二在白宮設國宴接待新加波總理李顯龍(中)。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正在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以紀念美國與新加坡建交50週年並進一步加强两國關係。奧巴馬總統表示,新加坡不僅是美國堅如磐石的夥伴,而且是美在亞太地區存在的支撐。李顯龍總理則敦促美國繼續維持它在亞太不可或缺的領導地位。

李顯龍受到奧巴馬高規格接待

從8月1日至5日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受到了奧巴馬總統的高規格接待。

奧巴馬星期二上午在白宮南草坪舉行的正式歡迎儀式上發表講話時提到了李顯龍此次訪美的特殊性。

他說:“這是30多年來第一位對美國進行正式訪問的新加坡總理。此訪是對我們兩國外交關係50週年的慶祝。而且,它反映了我與李顯龍總理過去8年的友誼與夥伴關係。”

1967年,李顯龍已故的父親、新加坡開國之父李光耀對美國進行了第一次正式訪問。李光耀在1985年再次對美國進行國事訪問,並受到里根總統在白宮舉行國宴的高規格接待。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白宮交談(2016年8月2日)

奧巴馬:新加坡是美國在亞太存在的支撐

奧巴馬在講話中用“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的諺語來形容兩國之間的夥伴關係,並強調了新加坡在他任內採取的向亞太再平衡政策中的重要性。

他說:“今天,我們的友誼和共同的利益使我們走到一起,追求一個共同的願景,即一個和平與繁榮的亞太以及一個更加安全的世 界。在美國的外交政策向亞太再平衡之際,新加坡,尤其是李顯龍總理,一直是堅如磐石的夥伴。新加坡是我們在該地區存在的支撐。我們共同維持一個國家不分大 小、根據同樣的規則進行交往與貿易的區域秩序。而且我們共同面對從恐怖主義到疾病傳播到氣候變化這些21世紀的威脅。”

美國總統奧巴馬和東盟國家領導人在美國-東盟會議上,左起第二人為李顯龍(2014年11月13日)

李顯龍:所有東盟國家熱烈歡迎美國向亞太再平衡

李顯龍在講話中讚揚了美國在現有區域與國際秩序中所發揮的關鍵作用。

他說:“美國的持久力、政策與行動對當前的和平與繁榮發揮了很大的貢獻。通過把你的市場向貿易敞開,深化你與東盟的夥伴關係以及通過與該地區的國家進行合作來加強區域安全,你幫助創造了一個和平、基於規則的區域和國際秩序的基礎。”

今年2月在加州參加了美國與東盟特別峰會的李顯龍總理表示,奧巴馬的向亞太再平衡戰略受到所有東盟國家的熱烈歡迎,而他致力於與中國建立建設性關係的努力將為整個區域以及以外的地方設立了一個戰略背景。

李顯龍:希望美國國會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

奧巴馬總統力推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是美國向亞太再平衡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新加坡是該協議的成員。在美國民主和共和兩黨的總統候選人都反對這一高標準的貿易協議以及美國民眾對全球化的質疑日益高漲的情況下,李顯龍特別強調了該協議在經濟以及戰略上的重要性。

他說:“新加坡熱切希望美國將繼續參與並維持它在亞太不可或缺的作用。我們尤其希望國會很快批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我 確信奧巴馬總統也這樣希望。跨太平洋夥伴關係不僅使美國工人和企業受益,它將發出一個明確而且是至關重要的信號,即美國將繼續在亞太發揮領導作用,並加強 把我們的命運聯繫在一起的夥伴關係。”

美國是新加坡最大的外國直接投資國,新加坡則是美國在東南亞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美國第四大的亞洲外國直接投資國。

兩國發表聯合聲明

在歡迎儀式後,奧巴馬與李顯龍在橢圓形辦公室舉行會談並舉行聯合記者會。會談後雙方發表了一份包括22個要點的聯合聲明,進一步強化兩國在各個領域的戰略夥伴關係,包括支持強勁的經濟合作和商業連通性、推動創新;強化安全與防衛合作;對付區域與全球性挑戰;加強人文聯繫以及強化雙邊持久的夥伴關係。

奧巴馬設國宴招待李顯龍夫婦

星期二晚上,奧巴馬夫婦在白宮舉行國宴招待李顯龍夫婦。李顯龍是受到奧巴馬總統這種特殊款待的第五個亞洲國家的領導人,其他四個領導人分別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印度總理莫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和南韓總統朴槿惠。在奧巴馬任內,新加坡也是獲此待遇的第一個東南亞國家。奧巴馬總統2009年上台以來總共只舉行了11次國宴。

李顯龍訪美行程

星期二,美國副總統拜登與國務卿克里在國務院為李顯龍舉行正式的午餐。在訪美期間,李顯龍還會與美商務部長普里茨克以及中央情報局局長布倫南舉行會談。

李顯龍星期一在他下榻的布萊爾宮與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舉行了會談。他還與美國防部長卡特一同前往阿靈頓國家公墓敬獻花圈並舉行會談。在會談中,李顯龍與卡特確認了兩國之間長期的安全夥伴關係,並討論了包括在海事安全以及打擊暴力極端主義上進行合作等範圍廣泛的議題。

李顯龍星期一晚上在出席美國商會與東盟商業理事會共同主辦的招待會上回答問題時也談到了他對南中國海爭端的看法。他說,他不認為中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政策因為海牙仲裁庭最近做出的裁決而發生了改變。他還表示,基於公認的原則的國際仲裁是解決國與國之間爭端的更好途徑,而不是通過較勁看誰更強大。他說,對於新加坡這樣一個小國來說,這是一個具有根本的重要性的原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