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呼聲四起措施頻出 中國三胎生得下來嗎?


中國政府鼓勵鼓勵民眾勇於生育
呼聲四起措施頻出 中國三胎生得下來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41 0:00

中國政府推出最新的“三胎化”生育政策大約一個星期以來,“三胎”引發的一連串效應持續擴散。

在政府政策、宣傳附和、民間反應、企業跟風等一同奏出的“交響曲”中,中國人民銀行江西分行更是推出“三胎貸”,被評論描述為“又亮了”。

那麼,民眾加碼生子需要怎樣的個人基礎?政府為了鼓勵民眾勇於生育,又需要提供怎樣的社會環境?中國醫療、住房、教育、女性待遇等因素,能否跟得上需求的步伐?限制民眾生育與要求民眾生育有什麼區別?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研究員、《大國空巢》一書的作者易富賢認為,在單獨二孩和全面二孩政策均已破產的情況下,中國政府繼續出台三孩政策而不是全面放棄計劃生育政策令人不解。

他說:“就應該徹底地停止計劃生育,但是想不到政府的手仍然沒有從老百姓的身體裡抽出來。所以這次雖然政府宣傳說要緩解勞動力短缺、老齡化、經濟下行,但是很多老百姓反應非常冷淡。一方面是政府的宣傳過於生硬,因為這好像與老百姓沒什麼關係,好像都是為了國家的權力。另一方面是,怎麼計劃生育沒完沒了,單獨二孩完了還有全面二孩,然後是三孩,難道後面還有四孩、五孩?這是很滑稽的事情。”

“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鄧聿文認為,中國政府不願徹底放開計劃生育政策是來自於其根深蒂固的控制欲。

他說:“我們看到社會的各個方面它都要控制。那麼人口作為一個重要的手段,更不能放棄。所以說,如果中國政府不放棄它的控制思維的話,以後就算是社會上連生一胎都不願意的話,它也不會放開。它必須要加以控制。所以對民眾來說,生育意願的減少有各種各樣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們現在的社會是一個高成本的社會。”

鄧聿文也表示,在當今高成本的世代,少生甚至不生就是民眾理性的選擇。

他說:“除了高房價還有教育成本的問題。在現在競爭非常激烈的情況下,你要取得最好的教育就要付出很多。要取得最好的教育就必須要有最雄厚的財力。但我們看到現在多少年輕人有這種雄厚的財力呢?是沒有的。沒有組成家庭是一個人,組成家庭之後是兩個人。這兩個人付房貸或付其它一些社交費用之後,包括旅遊的費用,剩下來基本沒有多少了。如果再付沉重的教育經費,對他們來說也是很大的負擔。還不用講把小孩從0歲培養到大學畢業以後,這中間除了教育成本還有其它各種各樣的費用。所以在這種高成本的時代,在不減少自身生活質量的前提下能夠少生小孩,或者不願多生小孩,對於年輕人來說就是一個理性的一個選擇。”

雖然中國政府在出台三孩政策的同時也表示要有配套的政策,但易富賢認為,從日本的經驗來看,這些政策只能在養不起的層面上做一點小文章,因此很難把生育率提高。

他說:“目前,日本等國主要是在物質上,在養不起方面做點小文章。比如說日本提供免費的育兒服務、教育,給16歲以下的兒童提供免費醫療,給年輕夫婦提供一些現金補貼,提供低廉的住房貸款。就是說日本的養小孩成本已經非常低了,但是效果不好。成本很高,效果不好。它的生育率只是從2005年1.26提高到2015年的1.45 。但是2019年又降低到1.36了。中國也只能在養不起方面做一點小文章。但是我們中國是未富先老,目前經濟在減速,很多地方政府面臨債務危機,它根本沒有錢像日本那樣鼓勵生育。所以中國今後很難把生育率穩定在1.25。”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