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烏克蘭撤僑行動遲緩 中國公民受傷 約二百學生困陷防空洞


一名男子走過中國駐基輔大使館大門處(2022年3月1日)
中國烏克蘭撤僑行動遲緩,中國公民受傷,約二百學生困陷防空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4 0:00

星期五(3月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進入第9天,中國政府還在忙著將中國公民撤離烏克蘭西部城市利沃夫。因為中國當局在撤僑的問題上比很多國家遲緩,在烏克蘭的中國學生和中國公民承受著本來也許可以避免的安全風險。

中國公民被打傷,200左右學生困陷防空洞

利沃夫市是烏克蘭西部的交通樞紐,鄰近波蘭、匈牙利。當地的僑民和中國留學生的圈子裡都有這樣的一條消息:“3月4日早上八點到十點自利沃夫撤僑。”消息還說,優先撤離從哈爾科夫撤離出來的人。

哈爾科夫是烏克蘭的第二大城市,近日來連遭俄羅斯軍隊的轟炸。3月3日晚間,烏克蘭媒體《觀察家》(OBOZREVATEL)稱,烏克蘭哈爾科夫文化學院遭到俄軍轟炸,數名學生身亡,其中“包括四名中國學生,已確認姓名的兩人分別名為Jin Tianhao、Lizhi”。

這則消息遭到中國媒體的反駁,稱是“假消息”。雖然如此,在烏克蘭的中國留學生的微信群,這個消息被認為是真實的消息在傳播。有人說:“我一定要回國,已經有四個被打死了”。

中國官方確認在俄烏衝突中受傷的中國公民只有一位,是在乘車從基輔去利沃夫的路上遭遇兩軍交戰中彈。中國官方還說,目前該中國公民已得到救治,無生命危險,中國駐烏使館正在設法幫助其返回中國國內。

中國政府說,自己“高度重視在烏中國公民安全狀況,每時每刻牽掛著他們的安危”。在3月3日的中國外交部的例行記者會上,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說,中國在研究制定協助在烏克蘭的中國公民“安全撤離”的可行方案。

他還說,目前已有超過3000名在烏中國公民安全轉移到烏克蘭周邊國家。但是根據中國使館之前的統計,中國在烏克蘭的公民大約有6000人。

在烏克蘭的東北部地區蘇梅(Sumy)現在還有大約200名學生被困在當地的防空洞中,面臨食物緊缺的狀態。

在當地的留學生微信群裡,有人寫道:“蘇梅師大35人, 警報一響就去防空洞內,每天兩三次, 每天轟炸和槍砲聲若干, 目前的鐵路被炸無法通行,聯繫不到本地大巴車, 城市已經被俄羅斯軍隊包圍。”

另有人寫到:“農業大學103人,從戰爭爆發開始就沒有出去過,一直在防空洞裡。那邊的情況更糟糕, 很多哦建築教堂被炸毀,無法出去,處於食物緊缺狀態。”

根據群裡的消息,蘇梅農業大學的這些學生目前分佈在兩個防空洞中,一個防空洞大概60多人。有些學生剛剛到達烏克蘭沒有多久,甚至連臨時的居民身份證還沒有來得及辦理。

根據英國廣播電台(BBC)3月3日的報導,有些學生已經“情緒崩潰,不願接受外界信息。”

中國撤僑行動遲緩

早在二月中旬,在俄羅斯十幾萬大軍在烏克蘭邊境集結,英美等多國就關閉了駐烏克蘭大使館,並敦促本國公民盡快離開烏克蘭,但中國遲遲沒有對其在烏人員發出相關提醒。非但如此,中國還指責美國和歐洲盟國炒作渲染戰爭風險。

還有報導說,有跡象表明,中國在今年早些時候就已經得知俄羅斯計劃發動戰爭。《紐約時報》3月2日援引多名美國政府和歐洲官員說,一份可信的西方機密情報顯示,中國官員曾在二月初告訴俄羅斯官員,不要在北京冬奧會結束前入侵烏克蘭。不過,這份報導也遭到中國的否認。

王吉賢是在烏克蘭敖德薩的中國公民。他告訴美國之音,他是在俄羅斯2月24日入侵烏克蘭前二十幾個小時才得知需要撤離的消息的。他說:“我得糾正一個用詞。我們沒有接到通知,我們查到了那個網站,我們不斷刷新那個網站的APP,看它有沒有通知? 我們在這個時候才看到了那個通知,誰通知我們了?”

他說,大使館讓他們“自行撤離”,現在即便是中國大使館派車,也沒法出去了。“安排什麼車輛? ……我有朋友真有住哈爾科夫,亞速營的。你看看那裡炸的什麼樣?坦克車扛得住嗎? 安排車輛,你挖個地道,地鐵,那是安全的”。“亞速營”是烏克蘭國民衛隊“亞速”特別用途獨立支隊。

王吉賢最後決定留在敖德薩,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在一起。他說,他的烏克蘭鄰居去打仗了,(男鄰居去了前線,女鄰居去了兵工廠),他和孩子的爺爺奶奶一起幫助照顧鄰居的小女兒,也算是為保護自己的家園盡力。

3月1日,還有一位自稱是中國留學生的用戶在網上公開自己與駐烏克蘭大使館求助熱線的電話錄音,引發爭議。在這段長達9分07秒的錄音裡,女學生說,自己目前獨立一人被困在烏克蘭首都基輔,自己租不到車輛,擠不上火車,希望得到幫助。中國駐烏大使館人員建議她先搭火車前往西部城市利沃夫,如果不想自行撤離,只能等待下一次包租大巴撤僑,並提醒她“是成年人了”。目前這段視頻被微博刪除。

龍柏(化名)也是在烏克蘭基輔的一名中國留學生。半年前來到烏克蘭,目前他已經安全撤離到羅馬尼亞。龍柏告訴美國之音, 他是在2月28日當地時間上午11點到12點,接到中國使館要求將他們撤離到摩爾多瓦的通知的,當時,他已經在離開基輔的火車上了。

他說:“當時我看到的消息說,目前比較困難,有兩個方案,一個是自己往西部走,另一個在家安頓兩個星期,等大使館通知。看到這些的時候,我覺得情況不太對了,要自己走。在這裡兩個星期的話,我也不想太壓抑,不如早點走。我就自己跑過去了。”

他說,在2月24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大使館還是讓他們等通知。有些人因為比較慌,先撤離了。他自己因為看到當地的烏克蘭人比較淡定,所以也不是特別擔憂。他甚至在25日還上了網課。

他說:“我覺得當時當地的人也比較淡定。 我家樓上的烏克蘭人,即使是出去避難的時候,還在聊天,我為什麼要擔憂呢。”

龍柏最後決定還是撤離。他本來想去距離波蘭較近的利沃夫,後來因為上了一輛開往羅馬尼亞的車,所以就來到了羅馬尼亞。龍柏說,他拎著包,帶著平版電腦、錢、護照以及一些食物就出發了, 自己的很多衣物還留在烏克蘭的家。

來到羅馬尼亞的龍柏,在中國大使館和當地華商的幫助下,目前很安全,吃住也有人負責。他說,他目前還沒有打算回國,實在不行就去附近的塞浦路斯,因為那裡對中國人免簽證,也因為因為“回國機票和隔離費要自理”,“比較貴”。

烏克蘭敖德薩華商總會的消息,包機飛中國, 機票價格17999元人民幣,包機和酒店隔離費用自理。

龍柏說,他希望戰爭快點結束,可以回到烏克蘭繼續學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