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政治犯人數急劇增長 數量是前蘇聯兩倍


2011年末到2012年春季俄羅斯全國爆發反普京示威後,越來越多的活動人士被捕,政治犯問題開始被關注。 2012年7月莫斯科市中心的一場集會上,示威者手舉政治犯畫像,要求釋放被捕活動人士。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20 0:00


俄羅斯的政治犯人數最近幾年急劇上升,目前已經遠遠超過了前蘇聯。相關報告認為,今天的俄羅斯政治犯包括了那些批評普京政權的活動人士。許多人同樣因為宗教信仰,同情烏克蘭和批評吞併克里米亞,以及捍衛少數民族權益而被判刑入獄。

1975年126政治犯,2019年297政治犯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7月8日的會議上,知名活動人士,“自由俄羅斯”基金會副主席小卡拉-穆爾扎表示,今天俄羅斯政治犯的人數是前蘇聯的兩倍多。

他說,前蘇聯持不同政見者薩哈羅夫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薩哈羅夫1975年12月在他的諾貝爾頒獎典禮書面發言中提到了126名前蘇聯政治犯。根據“紀念碑”人權中心的評估,到今年7月份,俄羅斯政治犯人數已經達到了297人,數量還在繼續增加。

政治犯中有導演、單身母親 坐牢最長已達16年

小卡拉-穆爾扎說,在這些被關押的政治犯中,有反對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的烏克蘭導演辛佐夫。也有來自俄羅斯南部的單身母親和活動人士舍夫前科。舍夫前科服務於由目前流亡國外的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所領導的“開放俄羅斯”。 “開放俄羅斯”被普京當局列入不受歡迎組織的黑名單中,舍夫前科成為因此而被捕的第一位活動人士。

小卡拉-穆爾扎說,目前坐牢時間最長的俄羅斯政治犯是前尤科斯公司高管皮丘金,皮丘金已坐牢16年,他成為俄羅斯當局手中把持的應對尤科斯公司一案的人質。

小卡拉-穆爾扎說,最近4年來,俄羅斯政治犯人數已經增長了6倍。他認為,普京當局大批逮捕活動人士的做法不僅僅違反了俄羅斯自己的憲法,俄羅斯更沒有遵守人權公約,俄羅斯同樣沒有履行它所簽署的其他國際條約所應承擔的責任。

小卡拉-穆爾扎曾是4年前被暗殺的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的助手,他多次中毒,目前多數時間在美國居住。 “自由俄羅斯”基金會2014年由在美國流亡的一批批評普京政權的活動人士成立。

政治氣候嚴重惡化 實際政治犯人數更多

總部在莫斯科的“紀念碑”人權中心的活動人士達維吉斯說,普京當局有意把許多案件保密,不公開一些案件的內情,讓外界很難了解案件內幕,這使許多人無法被列入政治犯名單中。因此,俄羅斯實際的政治犯人數要比公開的統計數字還多。

達維吉斯說,俄羅斯的政治環境每年都在一步一步惡化。

達維吉斯:“總體來說,會繼續保持政治犯人數不斷增加,甚至急劇增加這一趨勢。因為最近幾年來,俄羅斯的政治氣候發生了根本改變。我們預測,政治迫害會進一步加緊。”

達維吉斯說,雖然很多人現在逃離俄羅斯流亡國外,但還是有很多人選擇留下,這些人因此成為各種迫害的對象。

記者、同情烏克蘭、反普京、宗教和少數民族活動人士都會成為政治犯

“紀念碑”人權中心與美國法律顧問公司“帕爾修斯戰略”今年4月份所聯合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說,截止到今年3月份,如果把克里米亞半島包括在內,俄羅斯政治犯人數是236人。這些政治犯中包括了普京政權的批評者,從事宗教活動和來自少數民族的活動人士。

報告說,政治犯中還包括了一些新聞記者和批評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同情烏克蘭的活動人士。

“惡法”接連實施 普京是主要責任人

報告說,最近幾年來,俄羅斯接連通過實施不少新法律,涉及對組織和參加示威集會遊行時的一些違規行為加重處罰。此外,針對未成年人宣傳同性戀,侮辱宗教信徒的情感,公開從事分離主義宣傳,否認蘇聯在二戰中的角色,違反外國代理人法和不受歡迎組織法等等都實施更嚴厲的處罰,這是造成政治犯人數上升的一個主要因素。

報告認為,造成政治犯人數上升的最主要責任人是總統普京,安全局局長博爾特尼科夫,國家安全委員會秘書長帕特魯舍夫,總檢察長柴卡,以及其他一些高級官員和安全機構負責人。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