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蘋果之後輪到淘寶 中國再出手打壓VPN

  • 蕭雨

美國之音記者在中國電商網站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網上“淘寶”未果

“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無法顯示‘VPN’的相關店鋪”。

星期四(8月17日),美國之音記者在中國電商網站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網上“淘寶”未果。

早些時候,中國最高的互聯網監管部門警告淘寶網等五家網路服務公司不得銷售被當局視為非法的VPN應用。這是中國政府對那些試圖繞開網路審查的人發起的最新一輪打壓。

浙江省網信辦在微信公眾號上發佈資訊說: “根據監測發現和線民舉報,經省網信辦核查,淘寶網等部分店鋪存在售賣破壞電腦資訊系統工具,售賣違禁管制物品、販賣非法VPN工具等突出問題。”

浙江網信辦說,已經聯手杭州網信辦約談了這五家網站的相關負責人,提出嚴厲批評,要求五家網站立即展開“自查自糾”,“全面清理有害資訊,關閉相應違規帳號,並在限期內提交整改報告。”

阿里巴巴集團的總部設在杭州。

VPN,全稱虛擬私人網路絡,是一種可以讓用戶繞開互聯網過濾系統的軟體。中國大陸線民通過VPN訪問被遮罩的網站,如臉書、推特、YouTube等,也就是俗稱的“翻牆”。

中國究竟有多少人在使用VPN“翻牆”?

“各種不同的估算和報告指向很不同的兩極,”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資訊學院教授、《中國數位時代》主編兼創始人蕭強說,“形勢也在不斷地變化,但是500萬到1000萬之間作為一個保守的估算應該是成立的。”

蕭強認為,雖然和中國的線民總數相比,這個比例不算大,但是作為社會上一個消息靈通的人群,幾百萬也是個不小的數字。他指出,“翻牆者”從正在從大城市的白領精英擴展到中國各個地方、各個階層的人群。用手機翻牆的人不斷增多。

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控制時鬆時緊。

“當局的目的是阻止政治的流動,特別是在十九大這種高層權力(更迭),非常不透明,當局格外需要控制資訊的時候,對‘翻牆’的壓制就會更嚴厲,” 蕭強說。

中國政府針對VPN的上一輪打壓才剛剛過去。7月底,美國蘋果公司中國區商店裡出售的至少60個VPN應用程式突然人間蒸發。

這些廣受歡迎的VPN應用由外國公司開發。其中一家名叫ExpressVPN的美國公司公佈了蘋果公司的信函。談到這些產品被下架的原因時,蘋果公司說,這些產品“包含在中國屬於非法的內容”。

蘋果公司說,中國政府今年宣佈,所有提供VPN的開發商必須獲得政府頒發的許可證。

多家外國開發商對蘋果的做法表示震驚和失望,認為蘋果協助中國政府的網路審查,屬於侵犯人權。

一位常年“翻墙”的大陆网民向记者展示他手机上的诸多翻墙软件,这些软件如今都被下架了。
一位常年“翻墙”的大陆网民向记者展示他手机上的诸多翻墙软件,这些软件如今都被下架了。

​中國線民也對這種蘋果公司這種看似討好北京的行為十分不滿。

“話說蘋果公司真沒有骨氣,比谷歌差遠了,”一位中國大陸線民在推特上對記者說。

這位四年前開始“翻牆”的線民說,雖然當局近來加強了對VPN用戶打壓,但是自己”翻牆“照舊,沒有受到影響。

他向記者展示了自己手機上的多個“翻牆”神器,如數家珍般地介紹說,Surge是幾年前在淘寶上買的,比較貴;Shadowsocks是之前在蘋果店裡買的,“堅如磐石”,不過現在中國區店裡已經買不到了。

有了軟體,還得有伺服器,保險起見最好是海外伺服器。

“國外的安全啊。國內的不行。都被監控,”他說,“比如阿里巴巴的伺服器也許速度不錯,但是誰敢用!幾分鐘國保就找上門了。”

“好多伺服器都不穩定,要麼被朝廷攻擊導致癱瘓,要麼賣的人本身是騙子,”他告訴記者,“賣伺服器的有好多跑路黨!經常用幾天就不能用了。”

他很慶幸自己找到了一位靠譜的伺服器賣家,一位在海外生活多年的朋友,手頭寬裕,因為個人需要買了幾台設在美國、日本的伺服器,流量多得用不完,就拿來賣。

“每年170人民幣,很便宜,而且速度跟國內視頻網站差不多。”

他說,剛開始“翻牆”是為了看美國之音的“解密時刻”,現在天天看郭文貴爆料,“習慣了看外面的世界,一天不看就難受。”

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蕭強教授說,在中國,不僅僅是對政治感興趣的人才“翻牆”, 還有很多人出於學術研究、社交、外貿等各種需要,甚至單純為了打遊戲而“翻牆”。

蕭強說,這樣一個龐大的人群不是當局想讓其消失就能消失的,只有通過不斷擴大審查範圍和成本,一輪一輪“嚴打”似的打壓才能將其控制在一定規模,“實際上逆水行車,如果他不努力的話,‘翻牆’的人會很快地直線上漲。”

蕭強指出,控制資訊、壓制言論自由是一切專制政體的必要條件,只有在專制政體轉變為開放的、民主法治的政體時才可能實現真正的資訊自由流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