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製造業生產線陸續前進美國

  • 國符

“美國製造”的霓虹廣告(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近年來,中國已不再是製造業的首選地,因為生產成本節節高,連一些中國廠家也開始物色新的落地點,美國是他們考慮的目的地之一。

在美國國內高唱保護本國產業,遏止工作機會外流的同時,一般人的印像是美國的生產成本太高,許多公司才會去外國投資設廠,其實彭博新聞社在2014年發表的研究報告,就已經發現在美國生產貨物的成本只比在中國高五個百分點。美國東南部各州已經逐漸成為中國工廠的落地熱點,它們受到州和地方政府稅務優惠以及補貼的吸引。據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最新報導,重新評估在美國設廠的廠商,其中許多是中國廠商。

洛杉磯加州大學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 UCLA (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洛杉磯加州大學安德森管理學院經濟學家俞偉雄 UCLA (美國之音國符拍攝)

洛杉磯加州大學安德森管理學院的經濟學者俞偉雄也注意到這個浮現的趨勢,他指出,過去二三十年美國在自由貿易的旗幟下,許多工作機會外流,美國國內工人失業嚴重,卻無法重新就業。現在整個大環境改變,中國的製造成本提高,可能刺激逆轉現象的出現,不僅是中國大陸,台灣和韓國的廠商也一樣重新評估到美國投資的機會。

彭博新聞社的報告指出,美國製造業的競爭力高的關鍵因素在於工資的穩定成長、生產力的提高、匯率穩定以及能源優勢。

*成本優勢*

根據業者分析,美國的投資環境優點很多,最重要的是成本優勢。儘管美國的工資遠高於中國,但某些產業在美運轉的整體成本卻低於中國。

杭州的一家紡織廠老闆朱先生指出,美國工人的工資平均是中國工人的兩倍,然而,整體的成本卻比中國顯著減少。美國的土地、電力和棉花原料都便宜的多,每噸產品的生產成本因此比在中國減少四分之一。彭博新聞也指出,美國的優勢包括較低的能源價格、較高的生產力、自動化運作、不斷成長的國內市場以及較短的供應鏈。

朱先生還出,過去十年的多數年份,他支付的工資平均每年增加百分之三十,他已經承諾要在南卡羅來納州投資兩億兩千萬美元,建造並擴張那兒的設備,最後會把整個企業搬遷到美國,他計劃在今年底以前僱用五百多個員工。

*稅務優惠*

俞偉雄認為川普政府提議的降低公司稅到百分之十五,對外國公司來美國設廠投資將是很大的誘因。朱先生則表示,許多製造業者衝著這個低稅率,都會毫不猶豫的選擇美國。他說,即使川普降低公司稅百分之五,幾年前離開美國的公司也會回頭。

相對而言,美國的空氣清潔,食品安全,貸款程序直接透明,政府也甚少干預,都是對企業有利的環境。在美國設廠可以更貼近美國的消費者,更靈敏的滿足顧客的要求。

適合來美設廠的是資本密集的工業,包括紡織業、化工、造紙、包裝和汽車零件等。中國的玻璃大王曹德旺最近在俄亥俄州投資數億美元重建一個工廠。相反的,勞動力密集的產業,像成衣廠就不太適合,因為美國工人太貴,而成衣廠在其他方面卻無法降低太多成本。要培訓美國工人成為熟手的投資大,而在中國,過去多年已經培養出熟練的人力。此外,美國的簽證並不容易取得,如果關鍵的技術人員被拒絕入境,將影響整體的運作。

*貿易逆差*

從長遠看,俞偉雄認為中國製造業前進美國的趨勢將有助於減少美中兩國貿易逆差的糾紛,也可以改善美國人民對中國長期對美貿易順差、奪走國內工作機會的負面印象。他舉出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汽車業攻陷美國市場,引起敵視,後來日本豐田等車廠來美國設廠,逐漸和勞工市場以及當地社區結合,美國人對日本車的反感也因此淡化。

俞偉雄表示,製造業來美設廠現象可能會增加,至於到甚麼程度,尚難逆料,畢竟美國有環保標準和其他條件,例如加州的環境保護規定很多,高科技的工業多,製造業來此的生產成本會太高,所以不太可能吸引它們。再者,當企業離開中國,並不一定會來到美國,也可能轉往越南和東南亞其他國家。

*適應陣痛*

俞偉雄認為中國製造業者來美國,進行分散風險的長期投資,有其優點,但也可能會遭遇不同企業文化和法令的震撼,畢竟美國的勞工以及相關法令都和中國不一樣,需要調整適應,開始的陣痛期,必須咬牙熬過,會付出一些學習成本。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