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到底死了多少人?挖掘疫情真相的公民記者李澤華被失踪


公民記者、前央視主持人李澤華2月26日探訪武漢疫區途中疑遭警車尾隨。(視頻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1 0:00

“我現在路上,我現在被一個國安的人開著不是警車的車在追我……我是在武漢,我開得很快。他們在追我,他們一定想隔離我……。”

這是95後公民記者李澤華2月26日從武漢發出的求助視頻。不久之後,他在自己在武漢的臨時住所被中國國安人員抓走,從此就再也沒有消息。現在還不能確定他到底是遭到拘留還是隔離。

李澤華是繼在武漢實地報導疫情的公民記者陳秋實和方斌被失踪後,第三個“失聯”的公民記者。

“我不願吞炭為啞”, 在探訪武漢病毒所後被抓

從被追趕到後來在住所被抓之間,李澤華還上傳了一段大約4個小時的視頻, 其中大約3個多小時是黑屏,最後大約45分鐘的視頻展示了李澤華預感自己要被抓的緊張不安和害怕。

他說:“不害怕是假的,怕不怕又怎麼樣呢?他們最後肯定會抓我。” 他還說,他來武漢前就有預感陳秋實的命運最終也會落在自己頭上,“只是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快。”

在視頻中,李澤華介紹自己是因為去了“武漢P4病毒所”,才引發了前面被國安人員的追踪的場景。武漢P4 病毒所,全稱中國科學院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武漢P4實驗室。武漢P4 實驗室一直被懷疑是這次疫情洩毒的源頭。

在這段最後的視頻中,李澤華還留下了自己的“最後的話語” (final speech)他說自己,“無愧于自己,無愧于我的父母,無愧于我的家庭,也無愧于我畢業的中國傳媒大學,無愧于我學的傳媒,我也無愧于這個國家。我沒有做任何對國家不利的事情,自己無愧于父母和自己的母校和自己的國家。”

他還引用中國作家魯迅的話對門外等候抓捕他的國安人員慷慨陳詞:“咱們中國自古以來,就有為民請命的人,就有拼命硬幹的人,就有捨身求法的人,這才是中國的脊梁。”他說自己“不願吞炭為啞,我也不願意閉目塞聽。”

他還提到了1989年的往事。他說:“我知道理想主義在當年的春夏之交(六四事件)已經破滅。靜坐已經沒有任何作用。……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歷史上曾經發生過什麼。”

李澤華今年25歲,畢業於中國傳媒大學播音主持藝術學院,在去武漢前從曾任職的中國中央電視台辭職。他說,自己從央視辭職,就是“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有更多像我一樣的人能夠站出來。”

李澤華在視頻的最後喊話國安人員:“ 我非常理解在外面的你們。我理解你們執行命令,但是我也很同情你們, 因為當你們在無條件、無理由地支持著這樣殘酷的命令和執行著這樣的命令的時候,終有一天,這種殘酷的命運也會降臨在你們的頭上。”

“必須明白髮生了什麼”

李澤華是在2月6日另一位公民記者陳秋實失踪後進入武漢的。在武漢期間,他共發出了六個視頻,包括前面的求助視頻和被抓走前的視頻。

他2月11日在第一個視頻,“我為什麼來武漢?”中解釋說,武漢傳出了自相矛盾的報導,“讓我們似乎離真相更遠”。他必須要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和正在發生什麼?”

他在視頻中說:“我們不明白的太多, 我們想明白的更多。我們必須明白髮生了什麼。 有的人也許已經明白了,他想讓更多的人明白。 但是,他們卻不想讓我們明白我們想明白的。他們只想讓我們明白他們想讓我們明白的。”

他說,他要“用自己的耳朵和眼睛去獲取信息,做出自己的判斷”。他還特別強調,自己在武漢選擇居住的地方距離陳秋實曾經在武漢居住的地點不遠,這不是巧合。

擺“萬家宴”的“百步亭”社區,到底有沒有病患?

李澤華的第二個視頻2月16日播出,是有關武漢的百步亭社區的。因為在疫情爆發期間舉行“萬家宴”,百步亭是這次武漢疫情中最受關注的社區,百步亭社區目前生活著大約15萬人。

1月18日,百步亭社區仍舊按往年的慣例舉辦了“萬家宴”,4萬多戶家庭參加了這個活動。而此前三天,1月15日,武漢市衛健委在官網發布的疫情知識問答中,已經首次提到“不排除有限人傳人”。

中國官方新華社2月13日援引百步亭社區某居委會工作人員的話說,在“萬家宴”舉行的前三天,他們曾向上層領導建議取消“萬家宴”,但沒成功。

2月4日,中國社交媒體上開始流傳百步亭社區“疫情大爆發"。微信截圖消息稱百步亭的多個小區居民出現發熱症狀。

李澤華在百步亭社區暗訪時被居民告知,小區樓道並沒有像政府對外界宣稱的那樣進行消毒;小區里大約有4、5個門棟被貼上“發熱門棟”的字樣。但是,如果不下樓查看,小區居民根本沒有正規的渠道了解哪些門棟有發熱的病人,也不知道自己所在的小區到底有多少確診病例。

李澤華了解到的另一個方面是武漢醫療資源的缺乏。由於缺乏核酸檢測試劑, 百步亭和武漢其他社區的發熱病人在排隊等候檢測。有時,一個小區一天可能只有一兩個可以去檢測的名額。

武漢火葬場探秘,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

李澤華的第三個視頻是關於武漢到底死了多少人的。他暗訪了武漢的”青山殯儀館“。在“青山殯儀館”視頻中他證實了武漢的殯儀館需要高價聘用“抬屍工”的網傳信息。

在他的視頻中,一個負責招聘農民抬屍工的人走近告訴自稱幫朋友尋找抬屍機會的李澤華說,他可以安排抬屍。不過,與網傳4小時可以掙到4000元人民幣不同,這個人給出的價格更低廉。

這個人告訴他,“如果今天沒有拖屍體就一分(錢)沒有。…… 拖第一具500,拖第二具增加兩百,拖第三具再加兩百,如果第四具的話就是1100。”

李澤華到晚上11點才離開青山殯儀館,但是殯儀館的焚屍爐還在轟隆隆作響, 意味著殯儀館的工人在加班加點。

他在這段視頻的最後用了幾個數據,算了一筆賬,暗示中國政府其實隱瞞了死亡的人數。

他說,根據官方的數據,武漢市平均每天非病毒感染死亡人數為137人,而武漢市區共有74個火化爐,日常情況下,每天每個火化爐只需火化1.74具屍體,每具屍體火化需要60分鐘的時間。

疫情爆發後,李澤華根據官方的資料算出,武漢在1月12日首例確診病例死亡到2月19日為止的38天內平均每天因疫情死亡的人數為40人。

漢口殯儀館專門負責火化新冠病人的遺體。這家殯儀館共有30台火化爐。按照上面的數據,李澤華推算出,漢口殯儀館每天需要處理的52 具非感染者遺體(每個火化爐每天火化1.74具X30座火化爐)加上40具病毒感染者遺體應該是92具,遠遠低於這家殯儀館的火化能力。如果每天工作八小時的話,漢口殯儀館有能力火化240具遺體。

李澤華的結論是,如果官方有關武漢肺炎死亡的人數是真實的話,非但漢口殯儀館不需要加班,其他殯儀館(青山殯儀館)更不需要加班。

在這段視頻中,李澤華還插播了一段自己幫助一個倒在馬路中間的殘疾人站起來的經歷。他說,因為大家對病毒的害怕,原本可以抬手幫助的情況,沒有人敢直接幫助這位殘疾人,不得不撥打110報警電話和120救護電話。

棲居在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的民工,到底有沒有?

李澤華被抓前製作的最後一個完整視頻,是有關武漢封城期間棲身在武昌火車站地下停車場的民工的。視頻顯示,李澤華沒有找到這些人,不過,他並不是無功而返。視頻的結局比較溫暖。李澤華幫助了一個沒食物吃、沒地方睡的流落在武漢的農民工找到了一份臨時的工作和暫時棲身的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