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站在坦克一邊 還是坦克人一邊 美國議員呼籲世界作出抉擇


一名藏族學生在印度達蘭薩拉手持八九六四坦克人的圖畫紀念六四事件31週年。(2020年6月4日)

星期四(6月4日),在紀念天安門大屠殺31週年的書面聲明中,美國國會眾議院議長佩洛西(House Speaker Nancy Pelosi, D-CA)又回憶起1991年在天安門廣場上的一幕。

那是1991年9月4日, 美國國會代表團訪問中國的最後一天。在北京毫無預警之下,佩洛西和另外兩名聯邦眾議員來到兩年前被坦克的履帶壓過的天安門廣場。他們手持白花,緩緩地展開一個黑底白字的橫幅,上面用中英文寫道:獻給為中國民主事業犧牲的烈士。

來自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南希·佩洛西(中)、來自喬治亞州的民主黨眾議員本·瓊斯(左)和來自華盛頓州的共和黨眾議員約翰·米勒在天安門廣場展示橫幅,向為中國民主事業犧牲的烈士致敬。(1991年9月4日)
來自加州的民主黨眾議員南希·佩洛西(中)、來自喬治亞州的民主黨眾議員本·瓊斯(左)和來自華盛頓州的共和黨眾議員約翰·米勒在天安門廣場展示橫幅,向為中國民主事業犧牲的烈士致敬。(1991年9月4日)

那時的中國急於獲得隔年對美貿易的最惠國待遇,努力向議員們展現北京在言論自由等人權問題上取得了長足進步。然而,就在議員們俯下身來敬獻白花時,幾名北京警察衝了過來,命令他們立刻收手,並試圖搶奪記者的攝像機。

“誰再錄我給他砸了,”一名年輕的警察指著鏡頭氣勢洶洶地說。

“可悲的是,天安門大屠殺三十年後,我們看到中國侵犯人權的紀錄並未改變,” 佩洛西在星期四(6月4日)的聲明中說。

她說,中國的維吾爾人被殘酷鎮壓,藏人幾十年來遭受虐待,香港人正為了多年前當局承諾的自由而抗爭,還有許許多多在中國大陸被不公正囚禁的新聞工作者、人權律師、基督徒和民主活動人士。

同一天,多名美國國會議員也發表聲明,紀念31年前的天安門屠殺,譴責當前中國政府的威權統治。

眾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籍眾議員恩格爾(Eliot Engel, D-NY)說,幾十年來,中國政府一面掩蓋天安門屠殺的真相,一面變得越發咄咄逼人——向全世界輸出威權體制,加緊進犯有爭議領土,侵犯香港自治。

“我譴責中國政府進犯法治,踐踏國際準則和其非常惡劣的人權紀錄,” 恩格爾說。

“30多年來,中國共產黨政府撒下的彌天大謊是,廣場上沒有死人,” 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眾議院全球人權小組委員會主席史密斯(Chris Smith, R-NY) 說。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的史密斯議員回憶,1996年12月,時任美國總統比爾·克林頓用19響禮炮和國王般的盛典歡迎到訪白宮的“北京屠夫”遲浩田。

訪問華盛頓期間,這位天安門民主抗爭期間的軍事指揮官,在六四慘案中發揮了重要作用的將軍說:“天安門廣場上沒有死一個人。”

史密斯被激怒了。他立即召集了一場緊急國會聽證,題目就是“到底有沒有天安門大屠殺” 。受邀作證者包括目睹並記錄了那場殺戮的《時代》周刊北京分社社長以及國際特赦組織成員。他也邀請了遲浩田和中國大使館的人員前來作證。當然,後者沒有出現。

“六四”慘案31年後,史密斯說:“儘管中國經歷了幾十年的快速變遷,但是中國共產黨政府的殘暴本質並未消失——近年來,在終身獨裁者習近平統治下,情況更加惡化。”

“維權律師遭受酷刑,公民記者被投入監獄,外國記者被驅逐……就在我們說話之際,香港的自由和自治之光正在熄滅。”他在聲明中寫道。

當上百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被拘押在集中營,被強迫勞動的消息見諸報端時,史密斯想到1991年在北京第一監獄看到的那些天安門囚徒。他們消瘦憔悴,被剃了光頭,伏在機器上縫製衣服。這些衣服最終被銷往美國和其它國際市場。

“如果我們不能意識到北京的國內鎮壓與其在國際上咄咄逼人之間的直接聯繫,我們就是真正的閉目塞聽,”史密斯說。

他指出,中國共產黨政府正在向國際準則和規範發動系統性的攻擊。終身獨裁者習近平正在向世界各地的小獨裁者和威權統治者輸出審查和壓迫模式。美國需要領導一個有民主意願的全球同盟,向北京的野心發起回擊。這意味著歐盟國家必須拒絕由華為這樣的中國公司建設當地的5G網絡。

“中國必須被遏制,並與國際體系隔絕,直到他們作出改變,”史密斯說。

他同時強調,政治改革只能從中國民眾中間產生。當中國人不可避免地面對鎮壓時,美國必須與他們站在一起,用最響亮的聲音向他們保證:他們的犧牲不會被遺忘。

“我們要么和坦克人——那個勇敢對抗壓迫的天安門抗議者——站在一起,要么和坦克站在一起,”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