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便利捨棄權利 人臉識別是否值得


為便利捨棄權利 人臉識別是否值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08 0:00

人臉識別技術產生至今一直爭議不斷。支持者表示,這項技術為生活提供了便利,有助於保障安全。而反對者則說,這項技術會引起侵犯隱私、錯誤執法等問題。值不值得為了便利而放棄公民權利呢?

人臉識別技術在美國許多地方應用。在一些機場,一些乘客可以不展示證件,通過刷臉進行登機。一些商場將人臉識別作為安保措施,也用於辨別客戶群。甚至一些學校也靠刷臉入校。

西雅圖的聖特里斯天主教學校是美國最先安裝人臉識別軟件的學校之一。這裡安裝的軟件叫SAFR,通過它,學校員工、家長、郵遞員等經常來到學校的成年人可以自願將自己的臉註冊在系統中,入門的時候就不需要使用門卡或讓別人放行。而一些人由於收到法律限制不能接近某個孩子或者工作人員,就會被放在“威脅”名單上。

“有了SAFR技術,我們不只看到那裡有人,而且如果那個人已經在我們的系統中了,我們就可以確定他是誰。如果有人在樓裡,而我們不確定他是誰,他會以未知身份出現在系統中。如果樓裡有不應出現的人,他們可能受到進入校園的限制,或者他們不能接近某個孩子或工作人員,如果這個人在校園附近或者教學樓裡被其中一個攝像機拍到,SAFR系統就會發出警報告知我們。我們可以更快的反應,採取措施。”

辦公室主任/學生家長納迪亞 米勒說﹕ “如果沒有攝像頭或者把人分為不同的級別,比如“威脅”名單,我就只能依靠我的直覺分辨或者拼命回想進入教學樓的人是誰,如果是孩子的家長還能容易些,但是如果是其他陌生人,就會變得困難的多。所以我絕對認為使用這樣的系統更容易讓我的工作變得容易了,因為我還同時做其他的事情。如果沒有這個系統,我就必須記住誰對校園構成威脅,真的很有挑戰性。”

學校的辦公室主任米勒的兒子在這裡上學,她說,有了SAFR,讓她放心很多。

納迪亞 米勒說﹕ “作為家長,我真的很開心。這是去年我們入學前安裝的。我真的很高興,因為實際上在來聖特里斯之前,我的孩子是在家上學的,因為我們害怕美國發生的槍擊事件,擔心孩子不在身邊時可能發生的事情。對我來說,我寧願讓他在家安全地跟著我,也不願冒險把他送進學校,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所以這對在聖特里斯的體驗肯定是一個額外的好處。教學樓的安全和學校認真對待我們孩子的安全對我來說很重要。所以這肯定是好的。”

西雅圖的RealNetworks是研發SAFR軟件的公司。公司的項目負責人邁克 范斯向我們展示了軟件的最新進展。

RealNetworks公司SAFR項目負責人邁克 范斯說﹕”我們在人臉識別方面的準確率為99.86%。這意味著出現非常少量的誤報,不在系統中的人會在系統中得到匹配,或者本來在系統中的人卻沒有被辨認出來。只有0.14%的失誤率。我們已經通過美國國家標準與技術研究院(NIST)的獨立驗證。”

范斯說,這個公司的人臉識別軟件已經向商場、私人公司、博物館等進行推廣。最新版本的軟件除了識別人臉之外,還能指示性別、估計年齡、辨別人的面部表情。

但是,這個看上去炫酷的科技的應用起了反對聲。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華盛頓州分部的科技和自由部主任山卡爾納拉延(Shankar Narayan,ACLU of Washington Technology and Liberty Director)說,雖然像聖特里斯學校安裝的這樣的人臉識別技術只是為了進出方便,但這種技術和設備很輕易就會被拓展用於其他目的,可能會侵害公民權利。

山卡爾 納拉延說﹕ “非常清楚的是,當這些技術被實施時,它們經常受到我們所謂的任務蠕變的影響。 他們為一個目的構建了這個技術的基礎設施。 在這種情況下是所謂的為了方便人們進出。但隨後他們會被擴展到其他用途。

而且我們很少看到像這樣的系統不受到壓力不斷擴展,因為這是一種矛盾的情況,在構建設施前,人們會說‘我們只會用它來讓人們進出。所以它真的是無害的。別擔心這裡沒什麼可看的。 ’ 當然,在建立基礎設施之後,人們會說‘既然我們已經有了它,為什麼不把它用於其他事情呢。 ’”

蒂博爾說,SAFR系統裡的數據只存在於學校的服務器上,只有經過授權的學校管理人員才能查看,軟件公司和其他沒有授權的人無法訪問這些數據。數據也不會用於其它用途。

蒂博爾說﹕ “SAFR的所有數據都在聖特里斯里。 數據在我們獨特的數據庫裡,我們處理這些數據就像處理我們學生的學術記錄、醫療記錄一樣。 我們習慣於處理機密數據,我們不會將它洩露出去,除了我們之外沒有人可以訪問這些數據。”

但是納拉延說,本地服務器無法保證數據的安全。

他說﹕ “例如,如果學校中使用了這樣的系統,怎麼能保證不與執法機構共享信息? 我們實際上已經看到這樣的事情在斯波坎學區發生了,那個學區與他們的治安官辦公室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允許治安官辦公室獲得許可進入學校的監控攝像系統。如果那個系統配備了面部監視系統,那麼執法部門實際上進入的是一個非常強大的系統,這個系統遠遠超出了只是識別和讓人進出的範疇。”

人臉識別技術不斷拓展,而相關立法卻相對滯後,納拉延擔心,這種情況繼續發展,美國會出現像中國那樣的技術濫用、侵犯隱私、限制言論自由等問題。

中國已經採用人臉識別技術作為其大規模國內安全行動的一部分。

《紐約時報》報導稱,中國政府在使用一個龐大、秘密的面部識別技術系統來跟蹤和控制維吾爾人。

報導稱﹕“在世界各地專制政府都在尋找(監控)工具的政治時期,不僅中國,甚至在像印度、俄羅斯這樣的地方,甚至在美國的一些城市和地區,我們看到這個監控基礎設施就在我們眼前建立起來。”

美國各地都有自己的法律規定,一些地區通過法律禁止了地方政府和警察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比如麻薩諸塞州的薩默維爾。

麻薩諸塞州薩默維爾市長約瑟夫 科塔托恩說﹕ “有研究結果證明,對於有色人種而言,錯誤匹配的比例過高。對於年輕人的面部識別也沒有對年長的人那樣準確。除非一個真正接受過專門培訓的人,就是所謂的人工備份驗證,否則只有50%的準確率。所以我們非常擔心,每個人都應該擔心。我們聽到全方位的佐證這項技術發展如此迅速,如此不准確,一個錯誤的識別會導致更多的歧視性做法。所以我們首先要在地方政府層面帶頭,其次我們不希望我們的公民自由和隱私權被低估。”

美國的聯邦法律目前還沒有對人臉識別的明確限定。美國公民自由聯盟華盛頓州分部科技和自由部主任納拉延認為,在對人臉識別技術的現狀和發展方向以及所需要的監督管理還不明確的情況下,國會現在應當做的是通過一項暫停令,推遲人臉識別技術的廣泛應用,特別是在執法方面的應用,以確保這項技術不被濫用。

納拉延說﹕ “我們可以假裝它一定會發生,假裝我們沒有權力阻止,或者我們可以推遲它的發生。我覺得,推遲它的發生是現在最重要的事。”

研發人臉識別SAFR軟件公司的項目負責人范斯雖然對暫停令不置可否,但他也支持對人臉識別的使用進行某種程度的立法監管。

范斯說﹕"我們不認為人臉識別應該是一種一攬子許可,用於收集街上所有路人的信息。"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