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吳國光:郭文貴爆料構成了對中國經濟模式的嚴重挑戰


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歷史系教授吳國光。(視頻截圖)

在中國最高權力交接的19大召開日確定後,北京當局跟在海外爆料的富豪郭文貴之間的博弈更趨激烈。北京正尋求國際刑警組織再度將他列入紅色通緝令;郭文貴也不示弱,立即於次日開始了第二輪爆料。但僅一天后,郭文貴又突然宣布將停止爆料10天。

如何看待郭文貴爆料現象?加拿大維多利亞大學歷史系教授吳國光認為,要理解郭文貴現象可能還要過一段時間。但現在可以看到的是,郭文貴現像說明了“中國現有解決矛盾的方式不僅解決不了政府和老百姓的矛盾,甚至連圈子很小的精英集團內部的利益分配都解決不了。”

吳國光認為,郭文貴爆料已經在中共19大前構成了對中國財富分配原則和解決經濟利益模式的嚴重挑戰。

吳國光說,18大前,發生了薄熙來事件,挑戰了最高層政治權力分配模式;這次,19大前,郭文貴把經濟層面的挑戰又提了出來,“那麼中國怎麼來應對這個挑戰,使它的這個政治的經濟的模式能夠更健康地發展,我想這個應該是(郭文貴爆料)最大的意義所在。”

以下是吳國光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郭文貴現象的實錄:

記者:郭文貴爆料可能是中共19大前中國政治生活中我們前所未見的一個現象:一個民營企業家,利用自媒體爆料。你怎麼看這一現象?

吳國光:這確實是個全新的有趣現象。我們剛剛開始看到這個現象,要理解它恐怕還要過一段時間呢。

中國過去的發展模式,大多數人雖然得到了一點點溫飽上的改善,但窮人還是非常多,不一定是貧困線以下,但是你買不起房子,你孩子上不起學,你受環境污染所困,等等,還是非常多的。當民眾對這個發展模式不滿意的時候,民變引發官變,我以前講過這個話,就使得高層對我們究竟要這種模式還是那種模式會產生分歧。

精英集團內也人人自危

我覺得郭文貴這個現像說明,恐怕不僅是一般的所謂民變來引發官變,就是在精英集團內部通過這個體制發了大財、和體制內部有權的人物、有高度人際網絡的這樣一個聯絡,他可以說就是整個頂端的精英集團的一員,他對於他們內部的遊戲規則,對他們內部的分配規則,也有非常多的不滿。

郭文貴這個現象就說明,他在中國是這樣大的一個富豪,和高層領導人有這樣密切的聯繫,最後他的財產要被凍結就一下被凍結了。

這就說明了中國這樣一個物質生產財富的模式,其政治上的匹配是不能跟它吻合的。就是說,物質生產,如果大家都發財,肯定有利益上的衝突;這個財產是你拿去了還是我拿去了?這個就要通過一個政治的機制來解決。

郭講法治講到了點子上

法治是最基本的。郭文貴現在不斷講法治,我覺得是講到了點子上。就是說法治對郭文貴這樣的哪怕有萬貫家財,如果沒有法治你的萬貫家財是不能被保障的。對一個小民,法治也非常需要。那對最高領導層,包括那些被反腐敗搞下馬的高官,如果有法治才能得到公平審判。

那麼,現在郭文貴的爆料目標是王岐山,如果有法治的話,他也可以通過法治的渠道來澄清自己,來還自己公正公平。所以這個應該是一個基本的運作線,但在中國確實是缺少這個東西。

法治的缺少當然是和一黨專制、黨大於法直接關係到一起的。但是也不是說,在一黨專制下就完全可以沒有法治,可以有比現在相對公平的法治。這是個漸進的過程。這會怎麼樣很快地、直接地衝擊到中國政局?我不知道。

但是我想這個矛盾是顯現出來了。這個矛盾不僅僅是一個小民到國家信訪局去說,啊呀,我受到冤枉了。現在是一個中國頂級富豪,他自認為在中國受到了嚴重冤枉,說明你中國現在這一套解決問題的機制,已經連這個最精英圈子人的利益都不能保證了,那你將來怎麼辦呢?

記者:請你預言一下郭文貴爆料最後的結果會怎麼樣?他的基本目標是保命保財和報仇,但又提出了反對以警治國、以黑反貪,要依法治國的郭7條。

這個遊戲的大牌我們看不到

吳國光:可預見性比較低。因為我了解的程度較少,沒有每天追踪去看所有相關信息。再一個就是郭文貴有一些技術上的考量,包括他爆料的節奏也好、爆料的內容也好。他口才非常好,他到底掌握多少情況,不是我們能想像的,他自己講只報千分之一、萬分之一;而且他跟高層的溝通渠道,和誰溝通?怎麼樣溝通?他們互相信任的程度如何?我們都沒辦法知道。

所以可以說這個遊戲的大牌我們是看不到的,我們只看到了非常表面的東西,所以在這個情況下作預言是非常難。

但是我們看到郭文貴在不斷地調整。他這個調整我認為有近期的目標要達成,包括希望他的家人能獲得自由,財產能被歸還,公司能繼續運作,這個是最基本的東西。要實現這些目標都是可以理解的。

郭不反習因為最後要習來解決問題

當然他也知道在中國現在這樣一個機制下,要實現這個目標恐怕不是就目標而目標,恐怕不是就這些問題而這些問題。如果就這些問題能解決這些問題的話,那以前就不會發生這些問題了。所以他也知道背後有很大的問題,他就開始講到要法治,有政治性考慮,包括他不反習近平,因為最後還是要通過習近平來解決問題啊!

所以這裡邊既有他戰術上、戰略上的考量,又有步驟,他實現了某一個目標以後會調整到做什麼?我們不知道;他沒有實現這個目標,他會調整到做什麼?我們也不知道。所以我想基本上他自己也給我們講了嘛,讓我們看3年,3年後來作評判。也可以說,如果這個遊戲能夠延續3年的話,它累計的衝擊力會比3個月更大。

這3年當中你都沒辦法知道,像我們只是當中一個旁觀者。那麼在局中的人,過去在中國幾十年裡在郭文貴發財過程中跟他有關係的人,哪個人知道明天會被他爆出來呢?或者爆出來的料是什麼東西呢?他講的話很好,“讓子彈飛一會兒”。這個子彈飛3年啊,確實是沒有辦法看到在飛的過程中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郭爆料是對中國政經模式的嚴重挑戰

我覺得,如果一定要給一個預言的話呢,我相信這個事情確實是對中國現在的這樣一個政治的解決經濟利益的模式是一個嚴重的挑戰。就是說,你現在這樣一個解決矛盾的方式不僅解決不了政府和老百姓的矛盾,你連你精英內部,就那麼一個小圈子裡的人,你們內部怎麼樣分配利益,你現在都解決不了。這跟19大也是一樣,你最高層權力分配怎麼樣解決?一直沒有一個透明的、公正的、所有人都能接受的規則。

這個就是上次黨代表會發生的薄熙來事件,那個是挑戰最高層的權力分配的模式;這次把經濟面又帶了進來,把最高權力分配和最大財富分配這樣一個遊戲規則,郭文貴又提出了這個挑戰。那麼中國怎麼樣來應對這個挑戰,使它的政治和經濟的模式能夠更健康地發展,我想這個應該是最大的意義所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