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前華商報首席記者江雪 疑因言獲罪遭警傳喚


在北京記者聚在一起報導關於新冠病毒疫情。(2020年1月26日資料照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0 0:00

在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即將召開前夕當局嚴厲打壓公民記者之際,資深媒體人江雪疑因其所撰寫的“在國家哀悼日,我拒絕加入被安排的合唱”一文被遭西安警方帶走傳喚,不到24小時內獲釋。

據維權網消息,陝西都市報華商報的原首席記者、評論部主任江雪5月18日晚7點多,在去醫院看護母親的路上被西安市高新分局帶走。外界認為她所撰寫的“在國家哀悼日,我拒絕加入被安排的合唱”一文,引發當局不滿被傳喚。

網上消息稱,江雪在微信上告知友人自己被三男一女的警察用警車帶走。不過,江雪18日晚11點左右發消息稱,自己剛剛回到家中。而她的友人也確認她已獲釋。但目前還沒有她被約談的詳細情況。

記者撥通西安市公安局高新分局及高新路派出所的電話詢問約談江雪之事,對方都稱“不知道”,並直接掛斷電話。

江雪4月5日在網絡上發表“在國家哀悼日,我拒絕加入被安排的合唱”一文,文中痛批中共以“大國戰疫”姿態向全世界自吹自擂,唏噓“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和兩位公民記者陳秋實、李澤華,感嘆共產黨體制下無力說話的荒謬現實。

江雪還在文中提到08年汶川大地震時中共隱瞞死難人數,避而不談校舍因質量問題在震時坍塌,以及作秀一般的悼念晚會。

資深媒體人、原中國青年報冰點周刊主編李大同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共當局目前處理所謂的“不良言論”只有用國家暴力恐嚇。

他說:“這就是現在當局收拾民眾言論的方式直接變成國家暴力了。無論你是什麼人,在網絡上發表了他不喜歡的言論,就立刻警察出動。”

李大同還表示,當局通常沒有證據定罪,警察上門純屬是一種威脅手段。

“當然他也知道沒法判你什麼罪,但他就是一種恐嚇,用國家暴力恐嚇你,嚇唬你,”李大同說:“並不是所有的,有些言論他可以去告你什麼顛覆國家,但不可能所有的言論他都扣上這個帽子,他也只好把你弄去做個什麼筆錄啊,訓誡你一下啊,也就只能這樣了。”

李大同表示,過去有時候還會通過組織或者單位領導來找談話,勸誡一下,但現在都沒有了,全部都是警察直接上門,已經日暮途窮,當局現在只有謊言加暴力兩個手段了。

李大同說:“它希望這期間不出任何事,成了政治任務。”

李大同提到“兩會”時說,“全是政治丑角聚在一起,演他們自己都不相信的一場戲,可笑之至” 。

前中央電視台新聞節目《24小時》製片人王春雷也對美國之音表示,江雪的這篇文章按以往的標準是不會被警方約談的,也就是被刪帖。

他說:“江雪的文章基本上是情緒的表達,並沒有提出實質要求或者對政府強烈的指責,但當局需要通過這樣的約談,向外界傳遞一種信息,即使是情緒性的文章,現在也是被監視到的,要被約談的。當局的標準和維度降低了,現在只要有情緒上的表達或者不符合政府意志,就會被約談。”

王春雷認為,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 ,中國內外部整體的輿論環境產生很大變化,來自全世界的壓力越強,內部就會越收緊,當局對不同人士的聲音就更加緊張。

“對於公民記者,當局採取的手段就是約談。”王春雷說:“事實上,他也知道不能真正抓起來或者軟禁起來,他就是通過約談提醒你警告你,達到一個威懾的效果。”

此前,繼陳秋實、方斌等人之後,自今年2月起到新冠病毒疫情中心的武漢進行公民報導的上海維權人士、公民記者張展,5月15日在武漢被警方“失踪”,目前被上海警方刑事拘留,涉嫌罪名是“尋釁滋事”,羈押在浦東新區看守所。

王春雷還表示,目前當局整肅不同的言論,只允許一個擁護政府的聲音存在。

他還說:“現在特別明顯的一個狀態就是,所有的平台包括娛樂型的,都是一邊倒的聲音在傳播。而稍微有質疑或者其他態度的、評判的聲音會被制約,被刪帖。”

祖籍甘肅天水的江雪,1996年畢業於西北政法大學。 20年前,法律專業出身的她轉行新聞業,長期做調查性報導。除任職華商報外,還作過財新傳媒調查記者。曾因報導陝北“黃碟事件”及陝北“槍下留人事件”等,獲選2003年央視首屆“中國記者風雲人物”。曾獲2002年南方周末年度“社會公眾服務傑出表現獎”。 2009年受美國國務院邀請,參加“國際訪問者計劃”。

2015年,江雪脫離體制,成為獨立新聞人,開始關注自己真正感興趣的議題,記錄宏大事件中小人物的故事,只為自由報導。她曾為香港的端傳媒撰寫過《律師夏霖和他的時代》、《洗冤律師伍雷:火山的平靜只為更好地爆發》、《四年了,那個開日系車被“愛國青年”砸穿腦袋的中國人》等文章。

兩年前,她曾因轉發反對中共修憲的消息,微信公眾號被多次封號,個人微信賬號被封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