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人權報告指俄活動人士處境險惡遭更多暴力攻擊


2013年莫斯科市中心支持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示威中的俄羅斯警察。警察無法保護活動人士,許多示威中的暴力攻擊事件由警察所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1 0:00

越來越多的政治反對派,活動人士和媒體記者在俄羅斯受到暴力攻擊,他們的處境日益惡劣,暴力攻擊已經成為常態。一份最新研究報告說,遭受暴力攻擊的活動人士和記者不但無法獲得警方的保護,他們自己經常成為司法調查對象,甚至被判刑入獄。

暴力攻擊事件大幅增加

俄羅斯主要人權機構“阿格拉”剛剛發表的一份研究報告說,最近4年來,在俄羅斯針對活動人士、政治反對派和媒體記者的暴力攻擊事件越來越多,最為集中的地方包括首都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其次是俄羅斯南部等地。

總部設在喀山的這家俄羅斯人權組織說,這些暴力攻擊事件每年都在增長。2015年登記的暴力攻擊事件有21起,2016年為35起,2017年為77起,今年頭8個月就已經達到了80起。

暴力攻擊成常態 警察和安全機構參與

由一批人權活動律師所組成的這家機構說,暴力攻擊在俄羅斯已經成為常態。5年或是10年前如果有活動人士和媒體記者受到暴力攻擊,那會成為重要新聞。但如今,社會已經對此司空見慣,甚至麻木。

這份報告說,這些暴力攻擊分成兩種。第一種暴力攻擊由警察所為,比如發生在反普京的一些抗議示威活動中。另一種暴力攻擊來自一些有組織的民間團體。很多活動人士認為,這些民間團體都有背景,背後有俄羅斯安全機構在撐腰和支持。

處境險惡 無法指望警方保護

報告的作者說,遭到暴力攻擊的活動人士和媒體記者不但無法從警方那裡得到保護,他們反而經常成為被調查對象,一些人甚至遭到各種處罰,有人被判刑入獄。

因此,活動人士的處境在俄羅斯變得越來越險惡,他們除了要面臨被逮捕和被搜查的風險外,他們還需面對更多的暴力攻擊。

生命隨時受威脅 無法保護自己

反對派活動人士施奈德爾說,幾年前,活動人士所面臨的風險是被罰款或是遭拘留,但如今,生命安全隨時都會受到威脅。

他說,在這種環境下,人們無法保護自己,簡直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公開性,期望輿論,尤其是國際輿論能夠關注俄羅斯目前所發生的事情。

施奈德爾:“這主要取決於國際社會的輿論和民意在多大程度上能夠關注俄羅斯所發生的事情。如果我們過去說這裡是警察國家,如今可以說是專制國家,反對派不僅受到鎮壓,反對派領袖都會被殺害。”

投毒成為主要迫害手段

俄羅斯著名反對派領袖涅姆佐夫3年多前在莫斯科紅場克里姆林宮牆外被殺害後,另一名主要反對派活動人士,涅姆佐夫的助理小卡爾穆爾扎兩次被人投毒,他在醫院中被搶救後脫險,被迫出走國外。

另一名批評普京政府的活動人士維爾基洛夫幾天前也被懷疑遭人下毒。他的聽力、語言功能和視力都受到嚴重影響,目前正在德國接受搶救。有報導說,由於治療維爾基洛夫的德國醫院附近發現了可疑人士在活動,德國警方開始對維爾基洛夫和他的親屬提供保護。

觸碰極敏感議題引火燒身

在不久前由普京,以及其他國家元首出席的世界杯球賽閉幕式上,維爾基洛夫率領著名女權團體“暴動小貓”的幾名支持者衝入體育場中,他們呼籲外界關注被俄羅斯關押的烏克蘭導演辛佐夫,以及其他俄羅斯反對派和活動人士的處境。

但維爾基洛夫的許多友人懷疑,他被人投毒很可能因為他積極參與了3名俄羅斯著名記者兩個月前在中非共和國遭殺害事件的調查。那3名記者曾試圖製作一部調查紀錄片,揭露被俄軍軍事情報總局暗中支持的俄羅斯僱傭兵在當地的活動。目前流亡瑞士,資助紀錄片製作計劃的俄羅斯前首富霍多爾科夫斯基說,有非常大的可能,那3名記者被俄羅斯槍手射殺。

普京前貼身保鏢公開威脅 暴力攻擊或升級

許多暴力襲擊事件也針對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以及他的支持者和他們的家屬。曾是普京貼身保鏢的俄羅斯國民近衛軍司令佐洛托夫最近公開發表視頻直接威脅納瓦爾尼。

許多評論認為,被稱為普京衛隊的國民近衛軍主要被用來對付民眾示威和反對派。高級將領佐洛托夫公開威脅反對派領袖,將為針對活動人士的暴力攻擊行動升級打開綠燈。

納瓦爾尼領導的反腐敗基金會曾揭露國民近衛軍所採購的胡蘿蔔等食品,以及服裝製服等遠遠高於普通市場價格。

納瓦爾尼最具威脅 曾被人潑灑不明液體

在涅姆佐夫被殺害後,納瓦爾尼目前被認為是對普京最構成威脅的反對派領袖。有人曾向納瓦爾尼的臉上潑灑不明的綠色液體,導致他的一隻眼睛視力受影響曾一度出國治療。納瓦爾尼反腐敗基金會一名女律師的丈夫也在住宅公寓樓下被人打成重傷。

為了避免納瓦爾尼影響不久前的俄羅斯地方選舉投票,當局以納瓦爾尼今年1月呼籲舉行示威遊行為由判處他30天監禁。納瓦爾尼9月24日出獄後立刻被警方再次逮捕,法院以他不久前呼籲民眾示威,抗議退休改革為由,再次判處他20天監禁。

多種手段威脅活動人士

一些活動人士和媒體記者還經常受到其他各種威脅。他們住處的大門上有時被人寫上恐嚇標語,住房窗戶玻璃遭人槍擊,門外有時被人故意擺放豬頭、雞頭,以此警告他們有生命危險。

幾天前剛發生的一起事件針對莫斯科市一個區的一名反對派議員,他汽車的後窗玻璃被人打碎後,有人把一隻豬頭放在了那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