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專稿:2019全球難民人數續增長


年終專稿:2019全球難民人數續增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09 0:00

全球難民危機繼續惡化,據聯合國指出,世界正在目睹“有記錄以來流離失所的最高程度”。在氣候變化迫使人們離開家園之際,因為各地衝突和迫害的影響,預期流離失所的人數未來會進一步上升。難民維權人士說,他們擔心隨著流離失所的人數上升,發達國家正在被迫拒收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從而加劇了他們的困境和痛苦。

2019年,遭到衝突和迫害的人們,繼續被迫離開自己的社區和國家,這場規模空前的全球難民危機因此雪上加霜。

聯合國難民署全球通訊部主任瓊阿·格迪尼·威廉姆斯說:“流離失所者的總數超過七千萬,其中大約兩千五百萬是難民。我們已經看到敘利亞和委內瑞拉正在爆發的新衝突,我們已經看到某些地區的難民人數正在增加。”

威廉姆斯說,2019年,由於情況持續惡劣,返回家鄉的難民人數很少。2019年和2018年一樣,難民人數最多的群體是敘利亞人、阿富汗人、南蘇丹人、羅興亞人和索馬里人。

專家警告說,氣候變化將成為人口被迫遷移的首要原因,聯合國難民署官員說,自然災害已經在南蘇丹和索馬里等國家引發大規模的流離失所。

威廉姆斯說:“人們被迫離開,不僅因為他們無法謀生、無法耕作自己的土地,而且因為在那些乾旱成災的地區,水資源已經成為軍事集團控制人民的武器。”

與此同時,人權組織談到難民和一向歡迎難民的國家之間的所謂“團結危機”,這些組織注意到發達國家強迫送回和遣返難民的比率上升。

人權觀察難民權利計劃主任比爾·弗雷利克說:“我們缺乏通過財政援助和移民安置的直接支持,這反映在歐盟、美國、澳大利亞和許多富裕國家阻擋難民的情況。”

歐洲聯盟和一些發達國家還實施了所謂的“威懾政策”,來遏止在各國邊界的難民以及尋求庇護者的人數。”

弗雷利克說,類似政策向土耳其這樣位居前線的國家發出了一個明確的信號,要在本國邊界上就把尋求庇護和支援的人們擋回。

格迪尼·威廉姆斯確認有這個問題。

威廉姆斯說:“我認為難民現在肯定面臨非常困難的形勢,我們看到一些十分不友好的嚴酷言論。”

在一些政府強調需要優先照顧本國公民的時候,像比爾·弗雷利克這樣的活動家看到的是缺乏同情心,還有政治家未能對抗種族主義、仇外心態和對伊斯蘭教的恐懼症。因此,他表示,幫助處境維艱的人的支持已經減弱。

人權觀察難民權利計劃主任弗雷利克說:“當你走投無路,當你面臨種族滅絕,當你的生死在一線之間的時候,逃亡權、尋求庇護權實際上是人們擁有的最後一項人權。 ”

2019年在十二月中旬的聯合國難民署全球難民論壇上展現團結後畫上句點,當時各國、企業和國際機構作出七百七十多個支持的承諾,儘管這些承諾沒有強大的約束力,聯合國難民署希望它們會激發國際間今後對難民的新承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