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赦免和減刑的次數少於以往總統


特朗普總統從白宮西翼的柱廊走到玫瑰園向媒體發表講話。 (2020年11月13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12 0:00

美國一家研究機構表示,儘管特朗普的許多總統赦免引發爭議,包括在本周大赦他的助手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但特朗普赦免的人數遠遠少於過去一個世紀裡他的任何一位前任。

皮尤研究中心使用來自司法部的匯總數據說,自2017年上任以來,特朗普總統已經發布了包括週三對弗林的赦免在內的29項赦免以及16項減刑。

相比之下,特朗普的前任奧巴馬在其八年任期內共發出了212次赦免和1715次減刑。老布什總統在他的四年任期內發出了74次赦免,但只有三次減刑。

個人可以用兩種形式向總統請求寬大處理:減刑和赦免。一般來說,減刑是將罪犯的刑罰部分或全部減去。赦免是使一名罪犯免除任何剩餘的懲罰和/或其罪行在今後帶來的後果。

資料照片: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和律師悉尼·鮑威爾離開華盛頓的聯邦法庭。 (2029年6月2日)
資料照片: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和律師悉尼·鮑威爾離開華盛頓的聯邦法庭。 (2029年6月2日)

週三,特朗普赦免了弗林。弗林在2017年承認有罪。他承認在2016年12月特朗普總統權力過渡期間,與時任俄羅斯駐華盛頓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就奧巴馬政府的製裁問題進行了一系列對話,但對此向聯邦調查局特工人員撒了謊。

“祝賀弗林將軍和他美好的家庭,我知道你們現在將有一個真正美妙的感恩節!”特朗普週三、也就是美國的感恩節前一天在推特上寫道。

研究人員提到,雖然特朗普赦免和減刑的次數比他的前任少,但這些數字可能會在他擔任總統的最後兩個月裡發生變化。

“我無法猜測特朗普迄今很少發布赦免或減刑的原因,也無法猜測未來可能會發生什麼,”皮尤研究中心的研究員約翰·格拉姆利克(John Gramlich)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說。

他補充說,“但是總統在任期最後階段進行特赦並不罕見,所以在接下來的幾週看到特朗普(赦免或減刑)的數字增加也不會完全令人驚訝。”

在向他的政府提出的寬大處理請求中,特朗普批准了0.5%。但一些法律專家預計,他在1月之前有可能會批准更多的特赦,特別是那些被與弗林類似的罪名起訴的前助手們。

據《紐約時報》報道,特朗普競選顧問,包括里克·蓋茨(Rick Gates)和喬治·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可能會在特朗普任期即將結束時通過他們的律師請求總統寬恕。

蓋茨和帕帕多普洛斯還因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調查特朗普政府與俄羅斯關係時發現的行為而被定罪。

特朗普的首次總統赦免是在2017年赦免亞利桑那州的警長喬·阿爾帕約(Joe Arpaio),阿爾帕約因非法種族定性而被定罪。包括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在內的組織和活動人士對這項赦免表示了憤怒,他們稱此舉是“總統支持種族主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