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對推特、臉書和谷歌提起集體訴訟


特朗普對推特、臉書和谷歌提起集體訴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55 0:00

特朗普對推特、臉書和谷歌提起集體訴訟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宣布針對三家主要科技公司提起集體訴訟,指責三家公司對他和其他保守派人士進行不當審查。

特朗普星期三(7月7日)說:“我們請求佛羅里達南區聯邦地區法院下令立即停止社交媒體對美國人民進行的非法、可恥的審查。”

特朗普是針對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和谷歌(Google,YouTube擁有者)及其首席執行官提起的集體訴訟的首席原告。這三名首席執行官分別是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傑克·多西(Jack Dorsey)和桑達·皮採(Sundar Pichai),特朗普經常諷刺他們是“三個真正的好人”。

這些總部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公司及其高管暫時還沒有發表評論。

特朗普在他位於新澤西州貝德明斯特高爾夫球場戶外預測說,這項法律行動“將成為捍衛第一修正案的一場關鍵戰鬥,最終,我有信心認為,我們將為美國自由,而且同時還為言論自由取得歷史性的勝利。”

在特朗普總統任期的最後幾個星期,推特和臉書在特朗普追隨者1月6日衝擊國會大廈後封禁了特朗普。這些公司提出的理由是,這位總統的社交媒體帖文將會煽動進一步的暴力。

特朗普在1月20日離職,同天喬·拜登(Joe Biden)宣誓就任總統。這些平台仍然封禁特朗普。

幾名其他原告、律師和支持者在特朗普宣布提起訴訟時與他一道露面。佛羅里達州一位前州司法部長帕姆·邦迪(Pam Bondi)也在其中。她說,這宗訴訟也是為了“民主黨人甚至進步派,他們的言論也應受第一修正案保護”。

前總統特朗普說,他招募了“很多煙草律師”來為他力爭,包括約翰·科爾(John Coale)。科爾是針對香煙製造商提起的幾十億美元訴訟案的一位重要訴訟代理人。

一些法律界人士和言論自由倡導者對特朗普及其同案原告獲勝機會表示懷疑。

哥倫比亞大學奈特第一修正案研究所(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執行主任賈米爾·賈弗(Jameel Jaffer)說:“這起訴訟是一場特技表演,不大可能在法庭站得住腳。”

賈弗說:“對於對公共討論擁有這麼大影響的私人行為者,第一修正案可以施加什麼樣的義務?第一修正案給予國會多大的空間來監管這些私人行為者的活動?對這樣的問題上有著重大辯論。但是,這項投訴不能為這場辯論增加多少分量。”

“從程序上說,這是在錯誤的法庭提起訴訟。即使是正確提交了訴訟,也沒有申明可以給予什麼樣的救濟,”住在弗吉尼亞的聯邦訴訟代理人和作家加白列·馬勒( Gabriel Malor)說。 “第一修正案防止的是國家行為 。臉書不是政府行為者,不管它有多大,也不管它排斥了多少用戶。所以,第一修正案對特朗普的投訴沒有提供任何支持。”

聚焦在數字時代保護人權與民主原則的非營利法律與倡導組織民主與技術中心(Center for Democracy and Technology)也認為,這項訴訟沒有法理依據。

此外,特朗普還爭辯說,聯邦法律的一條規定(CDA § 230)違反了第一修正案,因為這項法律保護臉書做出的排斥自己不喜歡的內容的決定。

馬勒預測說:“這是個輕浮的辯論。臉書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護,不必被迫發表它不想發表的用戶內容。230條款的免責盾牌很容易歸入第一修正案的保護範疇。簡而言之,特朗普這項訴訟獲勝的機率為零。”

全球聲音(Global Voices)的創始人、數字權利倡導者麗貝卡·麥金農(Rebecca MacKinnon)認為,從憲法角度上,這個法律訴訟是個“玩笑”。

《聯網者的同意:世界範圍爭取互聯網自由的鬥爭》(Consent of the Networked: The Worldwide Struggle for Internet Freedom)的作者麥金農說:“特朗普的法律訴訟跟在法庭獲勝沒有任何關係。觀眾就是他的基本盤。這為其支持者在福克斯新聞(Fox News)和其它地方散佈虛假信息提供了一個立足點。”

特朗普對參加星期三活動的人士說,在審判開始前,他不打算庭外和解,而且即使他打贏了官司,這些公司被勒令恢復他的社交媒體賬戶,他也不一定會再次使用這些平台。

在賬號被取消之前,特朗普能夠通過這些社交媒體平台立即並直接與上億粉絲接觸。目前,他在吸引了一些政治支持者的新的社交媒體平台上並不活躍。他轉而依靠讓人聯想起他的推文的短小新聞稿,通過電郵散發給記者和其他人,繼續沒有根據地聲稱他贏得了去年的總統選舉。

他一再聲稱2020年總統選舉發生了舞弊。然而,不同州的選務官員、他自己的司法部長和諸多法官,包括一些特朗普本人任命的法官都申明,沒有大規模選民舞弊的證據。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