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弗洛伊德最後之旅 美國黑人要爭取長期變革


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幾年喬治弗洛伊德的追思會。

幾天前死於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之手的黑人喬治·弗洛伊德的悼念活動正在美國進行,但其影響波及世界許多地方。週六,各種悼念活動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巴黎、羅馬、約翰內斯堡、南非等地展開。

弗洛伊德的出生地北卡羅萊納州週六也安排了公眾瞻仰遺體和家庭追思會等追悼活動。兩天后,弗洛伊德的遺體將從北卡羅萊納運至德克薩斯州的休斯頓市下葬。他在那里居住過的時間最長。2014年,弗洛伊德為了找工作離開休斯頓搬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市。

牧師夏普頓說,弗洛伊德的最後旅程是刻意安排的。他說,有計劃在今年8月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我有一個夢想》演講(1963年)紀念日在首都華盛頓舉行大遊行,把目前的勢頭保持到今年11月的大選。

華盛頓地方當局正在全力以赴應對周六舉行的規模最大的反對警察暴力的大遊行。

最近幾天,美國的抗議示威活動有所降溫,但因弗洛伊德之死而走上街頭的抗議者把悲痛轉變為變化的決心絲毫沒有降低。

在明尼阿波利斯市,市政府已經同意禁止警察在執行任務中使用扼喉的動作,並要求警察在看到其他警察採取禁用的暴力動作時出面乾預。這些改變是市政府和州政府官員在對弗洛伊德之死展開民權調查後達成的有關措施中的部分內容。

禁止扼喉也是密西根活動人士的要求。大底特律地區抗議活動組織者密西根國家行動網政治主任薩姆·里德爾表示,他們準備遊說州議會採取行動。

美聯社引用里德爾的話說,“我們有些疲勞,但是我們在追求公正的過程中永遠不會疲勞。”里德爾在電郵中表示,“我們要敢於面對系統性的種族主義和不公正,直到這些變革政策得以實施,否則我們就會把他們趕出去,實現人民優先的政策變化。”

還有一個跡象顯示抗議者的聲音被聽取了,又有一些奴隸制和南方聯盟的象徵被拆除。阿拉巴馬州的莫比爾市在抗議者的要求下拆除了一座南軍海軍軍官的塑像。維吉尼亞弗雷德里克斯堡在全國有色人種協進會(NAACP)長期努力之下拆除了一個擁有176年曆史的奴隸拍賣市場遺址。

黑人權益組織“變革的色彩”主席拉沙德·羅賓森表示,弗洛伊德生前說的最後幾個字讓持續了幾代人的運動獲得了新的生命。

羅賓森說:“這些高度覺醒的時刻具有推動我們這個民族前進或者後退的力量。”“這取決於我們是否能夠把此刻迸發的能量轉變為一個可持續的、集體的力量追求公正。為了這個目的,我們正在努力利用這個勢頭創造出一個持久的系統性的變革,給我們帶來長期的安全。”

佛羅里達和明尼阿波利斯的組織者用簽名頁收集那些願意參與者的名單,組織更多的人做一些小的工作,如發電郵、打電話、說服地方民選官員參與推動一些變化。

佛羅里達的社區組織者蒂法尼·博克斯表示,他們採取的策略主要是:除了進行抗議之外,還要注意如何使用大家的能量,如何推動長期目標的實現。

約瑟夫·羅傑斯在過去幾天在維吉尼亞首府里士滿連續參加遊行。他說:“美國的每一個黑人都為他們中間的某個人死於警察暴力而感到悲痛。”“這不只是弗洛伊德一人的公正問題。這不只是我們失去的每一個人的公正問題。這是我們所有人的公正問題。”

(此文依據了美聯社的報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