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在美國總統川普啟動對亞洲的首次訪問之際,一個以華盛頓、新德里、東京和堪培拉為重心的民主聯盟抗衡中國這個非民主崛起大國的印太戰略呼之欲出。美國專家認為,這個戰略並不是甚麼新概念,而是美國與亞洲進行接觸的一個傳統戰略框架。

*蒂勒森首提“印度-太平洋”*

最近一段時間,外交觀察人士注意到,自從美國國務卿蒂勒森10月18日在華盛頓智庫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發表“界定下世紀的美印關係”的演講中首次提出了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提法後,川普政府的官員就開始統一用“印度-太平洋”來取代奧巴馬時代的“亞太”。

蒂勒森在演講中說,包括整個印度洋、西太平洋以及它們周邊國家的印度-太平洋將是21世紀全球最為重要的部分。他說,美國需要與印度進行合作來確保印-太是一個日益和平、穩定與繁榮的地方,以使它不成為一個混亂、衝突和掠奪式經濟的地區。

他說:“世界的重心正在轉向印度-太平洋的心臟地帶。在和平、安全、航行自由以及自由與開放架構方面都有著共同目標的美國與印度必須作為印度-太平洋的東西兩個燈塔以及引導該地區實現其最大潛力的左右舵。”

在提升美印戰略夥伴關係的同時,蒂勒森說,我們應當歡迎那些要加強法治並進一步推動該地區繁榮與安全的國家,尤其應當與印度-太平洋民主國家進行更多的接觸與合作。

*川普訪問亞洲期間正式出台新印太戰略*

華府觀察人士說,與奧巴馬總統2009年訪問澳大利亞時提出他的向亞太再平衡戰略一樣,川普總統將在越南參加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時發表的演講中正式出台美國的新印太戰略。

*印太戰略源自安倍的‘四方民主聯盟’*

曾經在小布殊總統任內擔任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的格林認為,建立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是川普總統此次亞洲行的一個整體主題,但這個戰略的基本想法源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最早可以追溯到19世紀最重要的美國戰略家、海權論的鼻祖阿爾弗雷德馬漢。

他說:“這是美國與亞洲進行接觸的一個相當傳統的戰略框架。它實際上是一個日本的想法,是安倍首相提出的一個概念。我想川普政府也會對你這麼說。這個想法是,日本將把它的戰略維繫在印度、澳大利亞和美國這些大的海洋民主國家上。”

曾經擔任過美國副總統戈爾的副國安顧問以及太平洋司令部首席政策官的維斯也表示,印度-太平洋的概念幾年前就提出來了。

他說:“這是意識到,亞洲是一個不僅包括東中國海、南中國海和太平洋,也包括印度洋的寬廣地區;而且印度以及印度洋沿岸國家是一個更為廣泛的經濟與政治規劃的重要組成部分。”

2007年,在安倍晉三的倡議下,美、日、印、澳四國舉行了四邊安全對話。中國當時提出了抗議。澳大利亞在陸克文擔任總理時退出了這個安排。

不過,安全問題專家指出,雖然目前四國還沒有以同盟的形式進行安全合作,但是從多方面看來,上述幾個國家中以雙邊、甚至三邊形式出現的正式或是非正式合作已經形成,而且合作的步伐最近幾年在加快。

2016年2月,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上將在參議院作證時提議重啟由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海軍組成的非正式戰略聯盟。

在川普訪問亞洲期間,美、印、日、澳將舉行四邊會議,這是幾年來首次舉行這樣的會議。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最近表示,她歡迎舉行這次會議,目的是“把我們在國際法和基於規則的秩序受到尊重的印度-太平洋地區的機會最大化”。

*印太戰略與四方聯盟的區別*

不過,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希萊特認為,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與這個四方聯盟有區別。

她對美國之音說:“它是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因為蒂勒森所談論的以及國家安全委員會所考慮的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也包括與關鍵的一些東南亞國家進行真正的接觸。它要更為寬泛,而不只是與這三個國家合作,而是與整個區域內的國家合作,但以這四個國家為核心來推動國際準則與規範。”

美國國務院東亞局的外交官布萊克伍德日前在一個討論會上也表示,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視野更為寬廣。

他說:“它顯示了川普政府對該地區的重視,從更廣闊和整體的角度來看待這個地區,把所有發揮作用的國家以及新的現實都考慮進來,試圖有一個更大和更為寬闊的視野。”

*意在制衡中國?*

儘管這位國務院官員沒有解釋他所說的“新的現實”是甚麼,但分析人士普遍認為,這個新的現實指的就是蒂勒森國務卿在演講中所提到的南亞民主大國印度與美國在全球範圍內戰略利益的日益趨同,其中包括不想讓一個強勢的、不那麼遵守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的中國主導亞太地區。

華盛頓研究機構史汀生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艾博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這種提法的改變反映了川普政府對中國與印度的不同看法。

他說:“我想,把這個地區的提法改成印度-太平洋意味著,我們對整個區域所做思考的改變、大國所扮演的角色改變以及中國和印度這些正在崛起的大國如何相互作用來推動一個更為和平與穩定的地區。”

國際戰略與研究中心亞洲事務副總裁格林認為,小布殊總統上任後首次把東亞與南亞交由國安會亞洲事務高級主管來負責,其用意就是以印度來平衡而不是遏制中國。

他說:“原因在於,我們想要把印度當作針對中國的總體力量平衡的一部分。沒有人預期印度會遏制中國。我們只是想要一個對我們有利的均衡。”

*白宮官員:不是要遏制中國*

白宮一位高級官員11月5日在對媒體進行吹風會時為川普政府改用印度-太平洋的說法進行了辯護,說這個提法“抓住了允許我們的安全與繁榮得以繼續的自由海洋公共資源的重要性”。

這位官員說:“一個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反映了這種願景,即我們希望看到穩定的繼續。我們要重申我們對該地區繼續的穩定的承諾,允許航行自由、市場機制與自由市場來推動該地區的繁榮。”

但是這位官員否認這是為了遏制中國。

這位官員說:“遏制,當然不是。”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