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在美欺詐性搶注商標 取消補貼是否就能杜絕?


資料圖:美國專利及商標局
中國在美欺詐性搶注商標 取消補貼是否就能杜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8 0:00

今年3月中旬,美國霍奇森·盧斯(Hodgson Russ)律所在為客戶做定期註冊商標維護檢查時發現可疑情況:美國專利及商標局(USPTO)系統中出現了一個客戶從未提交過的新商標申請。

該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兼知識產權律師尼爾弗里德曼告訴美國之音:“在檢查文件(在系統中)後,我們看到客戶的姓名和地址是正確的,但申請的是上面列出的聯繫方式是假的.”

弗里德曼隨即向美國專利及商標局提出申訴,報告這宗商標申請欺詐事件。

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公開的相關信息顯示,這個欺詐性商標註冊的申請人來自中國,他使用QQ郵箱作為聯繫人信息,並挪用美國律師的名字來簽名提交申請。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在調查中還收到其他美國企業的類似申訴,並且發現這個中國申請人還虛假冒名申請了涉及其他美國企業的10個商標。

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商標專員辦公室(Office of Commissioner for Trademarks)隨後向這個中國申請者發出要求說明理由的命令(Order to Show Cause),並於今年5月最終做出終止涉案商標申請程序、永久禁止該申請者向美國專利及商標局申請商標的製裁令。

所幸弗里德曼及其客戶發現問題的時候,那個虛假商標才剛申請不久。弗里德曼表示,如果晚些發現或是申請程序已經更進一步,他們雖然能向美國專利及商標局進行補救,但是“欺詐者可能造成的損害就未知了。”

申請暴增

來自中國的欺詐性商標註冊並不是新的問題。近年來中國企業申請美國商標數量的激增,以及隨之而來的不以使用為目的的惡意註冊和欺詐性註冊,已引發一些擔憂。

美國專利及商標局的數據顯示,來自中國的商標申請數量在2013到2017年間激增1264%,從不到5000件暴增至7萬6000多件。而且這個數字此後還在不斷攀升。據紐約大學法學院知識產權法教授巴頓·畢比(Barton Beebe)的統計,2020年,美國專利及商標局收到來自中國的商標申請達到17萬1000件,相當於每四個新的申請中,就有一個來自中國。

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知識產權小組委員會資深共和黨成員、北卡羅來納州聯邦參議員湯姆·蒂利斯(Thom Tillis)2019年曾指出:“我擔心,來自中國的商標申請正在導致這樣一個局面,欺詐性的商標正在擁堵註冊系統,阻礙合法美國企業和品牌持有人獲得商標,影響他們保護和推廣自身聲譽。”

加州聖何塞天華律師事務所律師蔡旌明認為,亞馬遜等電商的發展是來自中國的商標申請大增的原因。他對美國之音說:“隨著中美貿易的增加,電商的增加,這是我能夠看到的主要因素。而且亞馬遜越來越重要,它要求商家註冊品牌。”他說,他的一些客戶就是為了在亞馬遜上賣東西,需要註冊商標。

據電子商務分析機構市場脈動(Marketplace Pulse)的報告,在亞馬遜的暢銷商家中,中國賣家的比例從2016年5月的11%上升到2020年底的42%。

商家如果擁有註冊商標,則有資格加入亞馬遜品牌備案(Amazon Brand Registry)計劃,讓他們的品牌獲得更多保護,產品更易獲得用戶信賴。

中國補貼

不過長期研究商標法及相關問題的畢比教授認為,電商平台是一個因素,但相較而言,中國的補貼政策是中國企業大量申請美國商標的更主要驅動因素,並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欺詐申請行為。

過去十年來,為鼓勵發展自主品牌和品牌創新,中國多個省市都出台相關扶持政策,支持中國企業在中國國內和境外註冊商標。對於境外註冊商標,補貼額度為每成功註冊一件幾千人民幣不等,還有些是報銷部分註冊費用。

比如,深圳從2013年開始向在美國等單一國家取得註冊商標的企業,提供每件5000元的補助。深圳在2019年調整了相關規定,將每件的補助金額降至1000元。不過中國其他一些城市仍有高額補貼。例如,北京市2019年底發布的知識產權資助管理試行辦法規定,在單一國家獲得註冊商標的,最多可獲得5000元的資助。

這些補貼往往高於250美元(約1600元人民幣)在線提交商標申請的費用。 (美國專利及商標局2015年曾將費用調低至225美元。)

畢比對美國之音說:“中國一些企業家看到補貼金額高於申請商標的費用,因此他們想要套取差額,賺取利潤,這點說得通。他們試圖利用這些補貼項目,可以理解。但是負面影響就是專利及商標局現在充斥著各種欺詐性申請。”

美國專利及商標局也注意到這些問題。這個聯邦機構在今年1月發布《中國的商標和專利:非市場因素對申請趨勢和知識產權制度的影響》的報告中說,中國政府的補貼和惡意(bad faith)申請是從中國湧入大量專利和商標申請的主要因素。報告還指出,自從中國各省市開始對境外商標註冊提供補貼以後,美國專利及商標局也經歷了來自中國的欺詐性商標申請數量的大幅上升。

欺詐註冊

根據美國聯邦商標註冊的規定,申請人必須證明商標在美國境內有商業用途。畢比說,來自中國的一些商標申請,從提交的商品樣品圖片中就可以看出帶有欺詐性質和可疑的使用信息,因為圖片有P圖痕跡,或是圖中商品上的商標並非原始存在而是後來移花接木的。

來自中國的商標申請中有多少是欺詐性的,或者有多少因包含這些虛假信息而被拒,美國專利及商標局沒有發布相關數據。截至發稿,美國專利及商標局尚未回复美國之音的電子郵件問詢。

畢比和同事就2017年來自中國的服裝類商標註冊情況做過一個抽樣調查,發現在這些申請中,約三分之二包含虛假的樣品圖片,而這些欺詐性的商標申請,之後有約60 %進入公示階段,並有約39%最終獲批。

如果將抽樣結果置於全部申請當中來看,畢比認為,“在美國專利及商標局註冊在案的來自中國的商標當中,估計目前有15%到20%是欺詐性的。”

他表示,美國面臨商標資源枯竭的問題,幾乎所有英文單詞都已經被註冊了商標,現在即便是造詞或用任意的字母組合做商標,都有可能出現已經被註冊了的情況。他說,來自中國的欺詐性商標搶注讓這個問題更加嚴重,而且損害美國乃至中國合法企業和商標持有人的利益。

他說:“對美國企業和全球企業的總體結果就是,中國的欺詐性商標註冊阻礙合法企業為他們產品找到好的品牌名稱。這個影響目前還是溫和的,但每一年我們都看到影響的顯著增加。……這不僅不利於專利及商標局,也不利於眾多持有真實註冊商標的優質中國商家。他們也在遭受這些欺詐性註冊的損害。”

調查執法

為應對這些問題,從2019年8月起,美國專利及商標局要求外國商標申請必須由擁有美國執業資格的律師簽字提交。不過從2020年的申請量來看,這個措施成效有限。

蔡旌明律師說,他沒有怎麼遇到過惡意或欺詐性註冊商標的案例,但是從去年開始,他的律所確實收到過來自中國的諮詢,詢問是否可以支付一點費用,在商標申請中使用他的簽名和電子郵箱地址。他說,這是違規的做法,他的律所從未接受過。

在提高申請要求的同時,美國專利及商標局也在加強針對欺詐性商標申請和違規操作的調查與執法。該機構披露的信息顯示,2020年,商標專員公署針對問題商標發出了超過500個命令顯示原因命令(Order to Show Cause),其中大部分涉及中國申請人。

今年6月,美國專利及商標局還向中國深圳一家知識產權代理公司發出要求說明理由的命令,該公司涉嫌違規申請,包括申請賬戶多人使用、盜用美國律師信息和偽造律師簽名等。如果這家公司不能提出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沒有違規操作,該公司代理的14000個商標都將面臨被撤銷的處罰。

去年年底,美國國會還通過《2020年商標現代化法》(Trademark Modernization Act of 2020),讓商標的合法擁有者和想要註冊商標的人能夠更容易對虛假商標提出挑戰。美國專利及商標局表示,為落實該法,將會調整規則以加強美國商標註冊系統的完好性,包括為美國企業提供新的工具,讓他們可以要求取消沒有在美國使用的那些註冊商標。

另一方面,中國官員也承認,中國的補貼政策也令本國遭受“商標惡意囤積和專利非正常申請”的影響。上個月,中國知識產權局發出通知,要求中國各地要在6月底前全面取消專利、商標申請階段的資助和獎勵。

中國各地將如何落實以及政策調整是否會帶來積極影響還有待觀望。紐約大學的畢比教授對中國政府的政策調整表示歡迎。他說:“我希望這能對解決這個問題產生好的效果。”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