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性侵”受害人成被告且敗訴,中國MeToo運動受打擊


資料照:中國MeToo運動支持者

鄧飛訴鄒思聰、何謙誹謗案一審裁定原告勝訴。這一判決被認為可能是對中國MeToo運動的打擊。

2018年8月1日,前媒體人鄒思聰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發布了一篇署名為“不再沉默的C”的文章,標題是《鄧飛,沒有女生是你的免費午餐》。文章揭發了“免費午餐”公益項目發起人、前媒體人鄧飛在2009年,曾經以資深前輩身份和談工作的名義對剛入行的實習女生C性侵未遂的事件。

《鳳凰周刊》前記者鄧飛於2018年11月向法院起訴鄒思聰與當事女生C“名譽侵權”。 2019年7月17日,該案在杭州互聯網法院召開了庭前會議,而法院最終採納了鄧飛的請求,定於2020年11月11日進行不公開審理。 C當時是該雜誌社的實習生。

在開庭前一天,當事人C於11月10日在社交媒體上公開了自己的身份:她的名字叫何謙。她介紹自己剛剛從西雅圖的美國華盛頓大學畢業,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進行博士後研究,2021年將開始在某大學電影系任教。

1月5日,杭州互聯網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說前記者鄒思聰和何謙提供的指控鄧飛的證據“不足以讓人毫不猶豫地堅信所描述的事情是真實發生的。”

鄒思聰畢業於香港大學,有新聞碩士學位,曾是鳳凰博報資深博主。

鄒思聰與何謙不服一審判決,決定上訴。網絡媒體中國數字時代1月6日發表了鄒思聰的文章。他認為,法院“將本案中作為被告的我們的舉證證明標準提高到‘令人毫無遲疑的確信’,這個證明標準太高了”。

鄒思聰寫道,“針對原告在庭前會議上作出的虛假陳述(完全不認識何謙、沒加過QQ好友,對何謙沒有印象),我們在庭審中提供了大量證據予以證明。”鄒思聰問,“原告說我們是'捏造事實,無中生有',那麼他的陳述和舉證是什麼呢?”

判決書責令鄒思聰在本判決生效後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鄧飛名譽權的行為,刪除微信公眾號發布的三篇文章;判何謙向鄧飛道歉,並對兩人罰款11,712元。

美聯社報導,在整個過程中,鄒思聰和何謙表示,根據中國法律,他們面臨著更高的舉證責任。儘管中國在2019年允許將性侵等不當行為作為訴訟的理由,但此類騷擾的定義仍然模糊,立案的案件很少。許多人在法庭上被起訴為勞資糾紛或根據法律保護公眾聲譽。

美聯社報導,被告認為,週二的決定可能會阻止其他人在未來挺身而出,舉報性騷擾等不當行為。

不過,起訴“名嘴”朱軍性騷擾案的當事人周曉璇不認為這一裁決是一次失敗。據美聯社的報導,周曉璇認為,何謙很勇敢,用她的真名說出了這件事。她還表示,何謙這樣做是為了其他女性的權利。

周曉璇(網名弦子)2018年在網絡公開指控朱軍對她性騷擾,並向法院起訴朱軍,要求他公開道歉。周曉璇被認為是中國MeToo運動的代表人物。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