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特朗普訪日展示日美首腦“令和”新蜜月


美國總統特朗普(右)訪日,與日本首相安培會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1 0:00

在日本主辦今年的20國峰會前僅剩一個月時間裡,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夫人周六(5月25日)起正式訪問日本4天,令日本內外相當關注特朗普此行目的與日美首腦最新蜜月的意義。

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婭週六(5月25日)傍晚抵達了東京,展開為期4天的正式訪問。特朗普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首先要展示的是共度週末休日的快樂-包括打高爾夫球和觀摩日本國技大相撲、共晉晚餐等。週一才是主要政治行程,包括會晤日本天皇、與安倍會談並召開聯合記者會、出席皇宮晚宴等,週二預定在安倍陪同下,視察東京郊外的橫須賀美軍基地和日本海上自衛隊基地。特朗普預定的演講將強調日美同盟對抑制地區侵略行為的重要性和日美夥伴關係遍及地球等,他還有登上日本準航母“加賀”號的預定,然後結束訪問。
1個月前剛與訪美的安倍打高爾夫球和會談,特朗普這次與安倍再聚,一個月後特朗普還預定訪日出席日本主辦的20國大阪峰會,日美首腦的頻繁外交本來已被日本內外輿論視為新蜜月,而特朗普這次訪日行程似乎更強調“令和甜度”。

突顯日美首腦甜蜜友情和日美同盟堅固關係的還不止於行程,美國總統正式訪日是2014年前總統奧巴馬以來首次,但當年奧巴馬沒有偕同夫人到訪,特朗普此行不僅偕同夫人,且是美國總統外遊時較長的4天訪問。外務省一名官員吹風時說:“美國總統訪日3夜4天這樣的力度,從與中國、朝鮮、韓國、俄羅斯的關係上想,就說明有多重要。”

創“令和”第一

特朗普與安倍共享打高爾夫球的樂趣這已是第五次,但外國元首觀摩大相撲,除了喜愛大相撲的前法國總統希拉克曾坐貴賓席遠眺外,特朗普是第一人並設了“美國總統杯”獎,他還要坐在競技土壇周邊近觀、與日本國民同樂,創下日本接待國賓的外交禮節新先例。

包括正舉行春季大相撲的東京“兩國國技館”的新保安課題在內,東京警視廳正出動2.5萬名警察的空前規模來確保特朗普在東京及近郊兩縣4天的安全萬無一失。一名外務省官員對此吹風說:“這反映了日美高層次的同盟關係和安倍首相衷心歡迎特朗普總統的熱度”。為了迎接特朗普,安倍兩週前用了一天時間磨練高爾夫球技。

但特朗普此行更倍受關注的第一,卻是日本5月起改“令和”年號以來,首位到訪日本的國賓,更是首位與新天皇會晤的外國元首。

中美暗中較勁

去年10月安倍訪問中國、實踐日中恢復首腦互訪行動時,正式邀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日。當時日本有多個消息先後報導,中日磋商借習近平訪日出席20國峰會的契機與新天皇會晤、爭取成為日本新年號下首位與新天皇會晤的外國元首。
不過事後,日中兩國政府對習安會談是否達成過日方發表的日中二十一世紀新關係:從競爭到協作、互不威脅、發展自由與公正的貿易體制的“新三原則”有爭議,中國祇承認前兩點,並稱共識、否認是原則。

今年2月特朗普與安倍電話會談中敲定這次訪日並成為首位與天皇會晤的外國元首後,中國駐日大使館5月10日網頁上載了即將離任的駐日大使程永華伉儷5月9日拜訪新天皇、皇后時的合影,以此強調中方早在特朗普前已與新天皇會晤。

但日本政府極為低調處理,此一會晤在日本幾乎完全被忽略。日美政府要通過特朗普這次訪日再向世界發放安倍與特朗普在“令和”新時代依舊是蜜月關係、日美同盟在“令和”新時代也是安全、外交無以取代的緊密合作關係,強調日美在印度太平洋的共同立場。​

統一外交步調

在北京,準備接替程永華出任駐日新大使的副外長孔鉉佑5月10日接受17家日媒聯合採訪時表示,中國支持日本加強與北韓對話、溝通的姿態,支持日朝適當解決彼此懸疑並整頓改善關係的環境。

這是一向閃避斡旋日朝對話的中國少有地展示了善意,幾天後中國國務委員楊潔篪更到訪日本,為習近平預定6月訪日、與安倍會談鋪路,其中與日本國家安全保障局長谷內正太郎的會談可能也包含了北韓問題。

去年6月特朗普與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首次會談後,日本也開始探索與金正恩對話的可能性,儘管今年2月特朗普在越南第二次與金正恩會談無果,但日本不再如同以往嚴厲譴責北韓,甚至最近北韓連續兩次發射疑似短程導彈,安倍政權也顯示了息事寧人的態度。

特朗普訪日前,白宮總統安全助理博爾頓到訪東京的首相官邸,先後與穀內正太郎和安倍會談,既溝通日美首腦下週一會談預定的朝鮮議題,也探討安倍計劃6月訪問伊朗、疏通美伊關係的可能性,預計特朗普與安倍會談將討論中國、北韓、伊朗等外交議題。

朗普與夫人也已預定下週一再會綁架受害者家屬,來突出美國支持日本謀求解決綁架問題的立場。​

警戒貿易壓力

不過,日美貿易糾紛卻是雙方都難以忽視的潛在關係危機。儘管白宮曾稱特朗普與安倍會談不會糾結棘手的日美貿易糾紛問題,但越來越多的跡象顯示,特朗普仍不打算迴避。特朗普與安倍在貿易糾紛上的隔閡,可能令周一首腦會談無法達成《聯合聲明》文件。

據首相官邸透露,安倍基於特朗普爭取明年連任的目標和他率領的日本執政自民黨也面臨著7月參議院大選的政治風險,認為這次不必執著一紙文件而讓日美首腦的“令和蜜月”蒙上陰影。

中美貿易戰中,特朗普不滿日美貿易失衡的言論也不絕於耳。安倍很難滿足特朗普希望日本對美國農產品進口關稅網開一面的要求,因為此舉直接損害安倍倡導的11國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信用。

中美貿易戰也已造成日本經濟負面影響,日本財務省剛發表的4月份貿易統計顯示,日本的貿易順差比3月份減少了9成,其中因中國減少進口日本半導體製造機械、汽車零部件等,日本對中國出口貿易持續兩個月減少,4月更比3月減少6.3%。
連支持日美同盟的《產經新聞》5月24日的社論都說:“非常歡迎特朗普訪日,但應警戒特朗普提出難以接受的貿易條件”。

二十國峰會舞台

安倍與特朗普建立的蜜月關係,突出了安倍首腦外交的份量,也間接提升了日本外交地位,德國、法國首腦都曾向安倍請教如何與特朗普溝通。日美都有學者指出,安倍已成為特朗普首腦外交的橋樑。

日本預定6月28日在大阪主辦20國峰會,為了順利舉行,安倍需要了解特朗普現在的想法,以便屆時疏通特朗普與其他首腦的關係。日本政府內透出空氣說:“必須杜絕去年加拿大7國峰會上,德國總理默克爾等與特朗普吵架那種噩夢”。

麗澤大學特任教授古森義久指出,安倍與特朗普的蜜月關係,可說是特朗普首腦外交中的一個例外。他認為安倍能和與特朗普構築蜜月關係,至少有4個因素:一是儘管日本內外輿論經常諷刺或批評特朗普,但安倍無論公開還是私下,言論始終支持特朗普;二是特朗普對就任前就登門拜訪他的安倍好感,他引述特朗普身邊的人稱,特朗普見安倍時總是情緒較好;三是日美兩國關係空前良好。

立足於中美之間

日本外務省5月22日發表今年1月和2月在北美、歐洲、俄羅斯和亞洲多國做的對日外交輿論調查結果,其中在美國的調查顯示,約7成民意認為日美關係良好、近9成民意認為日本可信賴,認為日美應合作維持亞太和平與安定的民意也高達9成,尤其是99%學者持這種看法。

古森指出,如果日美關係不好,特朗普與安倍感情再好也不可能構築蜜月關係,但他還認為危險的東亞局勢是第四個因素。他指出,朝鮮的威脅和中國在東中國海、南中國海的軍事行動,以及中國不斷用武力恐嚇台灣,使得特朗普政權不得不設想朝鮮或中國引起最壞局面時,美國祇好用武力對抗的前景,那時日美同盟就非常重要,駐日美軍就非常重要,所以必須與日本加強合作。
但安倍也正與中國改善關係,有多個消息說,習近平6月訪日出席20國峰會後,安倍計劃今年內訪問中國,如何立足於中美之間,大阪20國峰會將是第一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