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大選後中國在美科技投資仍將受到狙擊


紐約證券交易所懸掛著一面巨大的美國國旗(2020年9月2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2 0:00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任期內,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加緊了對中國投資的審查。分析人士認為,不管是誰執政,華盛頓都不太可能放鬆對中國在美投資的審查。

總部位於紐約的諮詢公司榮鼎集團的數據顯示,今年迄今為止,中國對美國的直接投資跌至47億美元,與2016年相比下降了90%。

這很大程度上是特朗普政府政策的影響。美國以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了許多中國公司對美國科技公司的收購,並收緊了上市會計準則的執行,使得中國公司更難在美國籌資。

分析人士認為,即使行為方式可能更加理性的拜登上台,特朗普政府為中國在美國投資或籌集資金設置的障礙也將具有長期影響。

凱投宏觀的資深中國經濟分析師普里查德(Julian Evans-Pritchard)告訴美國之音,拜登將受到政治環境的製約,不太可能回到過去他所持有的被認為是相對溫和的對華立場。

他說:“拜登很可能會採取更加低調、政治化程度更低的方式,但鑑於兩黨廣泛支持在這一問題上採取強硬立場,不太可能放鬆對中國在美投資的審查。”

在特朗普任內,美國擴大了負責審查涉及國安風險交易的美國外資審查委員會(CFIUS)的審查範圍,加強檢視中國相關的交易。CFIUS提交給美國國會的年度報告顯示,在特朗普任期頭三年,CFIUS共審查了140宗涉及中國收購方的交易,數量遠高於其他國家。

CFIUS在2018年以擔憂消費者數據安全為由否決了中國金融科技巨頭螞蟻集團以12億美元收購美國轉賬公司速匯金(MoneyGram);在2017年阻止有中國政府背景的半導體投資基金Unic Capital Management以5.8億美元收購美國半導體測試設備公司Xcerra Corp。

該部門最近還因調查中國熱門視頻分享應用TikTok受到關注,美國擔心TikTok可能會洩露用戶數據並加強中國政治宣傳,要求這家公司的所有者撤資。

更多在美國有業務的中國公司可能被視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面臨資產剝離的壓力。

“主要關注的是圍繞國家安全、知識產權與技術轉讓,”普里查德說:“決策者們愈加一致地認為,中國的崛起對美國構成了威脅。鑑於所涉及的風險和成本較高,現在需要在允許中國在美國擁有資產前提出更多辯護理由。”

美國的縮緊還延伸至風險資本投資和在美上市融資。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公司瑞幸咖啡今年4月爆出會計醜聞後,美國證券交易所提高了中國公司的上市標準,特朗普政府還要求將不符合美國會計準則的中國公司摘牌。

近年來,中國在美國上市的公司數量逐漸減少,從2018年的33家減少到2019年的28家。2020年至今,有26家中國公司在美上市。

IPO交易所交易基金管理公司復興資本(Renaissance Capital)認為,由於嚴格的會計要求,這一數字在未來一年會有所下降。

“明年年底,在這裡上市的中國公司將不得不遵守美國的會計監督,就像每家國內公司必須做的那樣。我們相信,這將導致中國上市公司減少,”該公司創始人史密斯(Kathleen Smith )上週在接受CNBC採訪時說。

雙向脫鉤

一直以來,中國領導人都公開宣稱對美國總統大選漠不關心,因為他們斷定無論誰勝出,美國都將不可逆轉地繼續遏制中國。

在拜登被多數美國媒體宣布贏得總統競選後,中國的官方反應比較淡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其他官員都沒有公開祝賀。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周一表示,大選結果會按美國法律和程序做出確定。

中國正在推行一項新戰略,以更好地使中國免受國際風險上升的影響。榮鼎集團近日在一份報告中指出:“中國新的'內循環'運動表明,北京讀懂了不祥之兆,意味著未來幾年將減少與世界,特別是美國的雙向接觸。”

分析認為,中國對美國直接投資減少在短期內對北京的負面影響將低於對華關稅,因為中國和其他國家的主要聯繫暫時還集中在貨物貿易上,但長期來看將影響中國科技創新能力。

普里查德表示:“從長遠來看,這些障礙使得中國通過吸收外國技術和技能來繼續提高生產力的難度加大。這也使得中國企業更難像其他東亞經濟體的公司那樣,在成熟後'走向全球',這也是其經濟表現持續優異的重要來源。 ”

和特朗普一樣,拜登也指責中國違反國際貿易規則,竊取美國知識產權。但他認為特朗普的關稅政策並不奏效,並希望與美國盟友一起形成對抗北京的堡壘。

專家表示,相比之下,中資減少對美國的影響較小,因為華盛頓更接近技術前沿,對外國需求的依賴性更小。

法國外貿銀行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艾西亞(Alicia Garcia Herrero)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的增長前景正在改善,所以投資者會越來越感興趣。

她說:“拜登將熱衷於吸引外國直接投資進入美國,但不一定來自中國。可能日本、韓國和歐洲將成為他吸引外國直接投資和就業進入美國政策的更大受益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