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國安顧問連訪越南菲律賓 鎖定特朗普對華強硬政策


美國國安顧問奧布萊恩。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 Robert O’Brien) 在結束越南訪問後星期一(11月23日)抵達菲律賓訪問。分析人士認為,奧布萊恩此行意在擴大國際社會對中國海事擴張的抵抗,抵抗中國擴張的政策將持續到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任期之後。

奧布萊恩( Robert O’Brien) 星期一代表特朗普總統出席美國對菲律賓的國防物資交儀式。菲律賓外交部星期一發推說,美國捐贈的國防物資包括精確制導導彈(PGMs),價值約1千8百萬美元。

奧布萊恩在這個儀式中說,美國向菲律賓移交導彈和炸彈,“這個移交凸顯我們對重要盟友的堅定與持久的承諾。”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 星期一在推文中說,奧布萊恩移交軍事裝備明確展現美國支持菲律賓打擊伊斯蘭國東亞恐怖主義的承諾。美國駐菲律賓大使館表示,奧布萊恩訪菲是為了重申美國與菲律賓之間的友誼,夥伴關係和同盟關係。

特朗普今年4月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通電話時表示,將向菲律賓提供導彈。

美國正在貿易和技術共享方面與中國競爭,這是特朗普時代的一大標誌。特朗普將於明年一月卸任。中國的海事擴張也是超級大國之間的敏感話題。

奧布萊恩星期一在菲律賓說,美國支持菲律賓在南中國海保護自己主權的努力。他並重複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年3月對菲律賓的立場。蓬佩奧3月1日訪問菲律賓期間說“在南中國海任何針對菲律賓軍隊、飛機或政府船隻的攻擊都會啟動共同防禦條約下(美國) 的義務。”這是美國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罕見的明確表態。

奧布賴恩11月20日至22日訪問越南時與越南總理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會晤。美國駐越南大使館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位國家安全顧問“重申了美國對一個強大、繁榮和獨立的越南的支持,這有助於國際安全並尊重法治。

美國官員經常以法治和安全合作來談論東南亞國家。華盛頓認為中國是一個我行我素的國家。

自20世紀70年代以來,越南就在南中國海與中國發生衝突,今年4月,一艘中國偵察船撞翻了一艘越南漁船。儘管美國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與越南發生過戰爭,但兩國在2016年開始在國防領域展開更多合作。

上個月,美國國務卿邁克爾·蓬佩奧(Michael Pompeo)對越南進行的訪問被分析人士視為是為了進一步鞏固美國目前的立場,也就是加強建立從日本到澳大利亞的聯盟,以多國壁壘來抗衡中國的海洋擴張。

位於新加坡的南洋理工大學海事安全研究員高瑞連說:“我們大多數人都認為,這一立場以往被暗中提及,但是美國政府目前正在更加明確地表示支持這一主張。”

多年來,越南和菲律賓兩國一直在有爭議的南中國海面對中國的捕魚、能源勘探和軍事活動。兩國均表示中國在其專屬經濟區範圍內作業,專屬經濟區從海岸線向外延伸370公里。

紐約政治諮詢機構帕克策略公司副總裁肖恩·金(Sean King)說:“越南和菲律賓是僅有的兩個敢於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對抗中國的南中國海海洋權聲索國,因此,奧布萊恩選擇訪問這兩個國家是有道理的。”

蓬佩奧7月份為奧布賴恩之行定下了基調,當時他聲稱中國的海洋權聲索是非法的,並誓言支持與中國有主權衝突的國家。文萊、中國、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和越南都因為漁業資源和海底能源儲備而聲稱自己全部或部分擁有南中國海。

越南共產黨新聞網站“人民報”(Nan Dan Online)22日報導,越南總理和他的美國訪客都同意繼續合作 “以應對共同挑戰,從而為亞洲和平做出重大貢獻”。

位於胡志明市的瑪澤(Mazars)商業顧問公司合夥人傑克·阮(Jack Nguyen)說,越南人希望奧布萊恩的訪問有助於鎖定美國的外交政策,在喬·拜登就任美國總統後,這樣的外交政策也能繼續下去。

位於胡志明市的社會科學與人文大學國際研究中心主任阮清仲(Nguyen Thanh Trung)說,這次訪問可能已經計劃了很長一段時間,其對美國國會的影響將持續到明年,並不會影響到拜登。他預測,拜登上任伊始將專注於美國國內問題,而不是亞洲事務。在當前總統任期內,國會與特朗普在亞洲政策上的立場達成了一致。

阮清仲說:“我認為奧布萊恩之行的動力來自美國國會對中國以及南中國海的兩黨政策。 我認為這種對動力主要來自於國會,而不是來自(特朗普)政府。”

中國在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裡填海造島供自己使用,包括用於軍事目的,這些舉動刺激了東南亞的聲索國。

特朗普政府定期派海軍艦船在南中國海航行,向與中國有爭端的國家出售武器,並就中國問題與澳大利亞和日本等親西方盟國磋商。中國援引歷史文獻來支持其海洋權聲索,並指責美國試圖遏制中國的擴張。

菲律賓上個月宣布將恢復在西海岸的南中國海禮樂灘(Reed Bank) 附近勘探石油與天然氣。中國和菲律賓都聲稱對禮樂灘擁有主權。

奧布萊恩星期一在馬尼拉說:“那裡屬於菲律賓人民,不屬於那些只是因為他們比菲律賓大就可以前來奪走並把菲律賓人民的資源收歸己有的國家。那是錯誤的。”

2012年,菲律賓和中國兩國在有爭議的黃岩島對峙,中國船隻將菲律賓船隻從一個資源豐富的漁場中趕出。四年後,菲律賓贏得了國際法院的仲裁,但中國對仲裁結果不予理會,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如今向中國尋求發展援助。

帕克策略公司副總裁肖恩·金認為,儘管民眾和軍方仍然“親美”,但菲律賓在“南中國海發出了相互矛盾的信息”。杜特爾特今年二月還正式通知美國,表示將取消美國與菲律賓的《訪問部隊協議》(Visiting Forces Agreement) ,但杜特爾特本月宣布第二次延長該協議,為期六個月。在這之前,杜特爾特一再威脅要把兩國的軍事同盟降級。

奧布萊恩星期一在馬尼拉談到“訪問部隊協議”時表示,希望菲律賓繼續延長這項雙邊協議。美國駐菲律賓大使館星期一發推說,美國對杜特爾特總統延長“訪問部隊協議”的決定表示歡迎,美國期待這項協議的延續有利於雙方更緊密合作,對抗恐怖主義。

肖恩· 金說:“菲美關係需要保持和維護。畢竟,菲律賓是美國的條約盟友。”

1998年簽署的“訪問部隊協議”被認為是美菲同盟重要的軍事協定之一,在法律上准許美國以輪調方式在菲律賓駐紮數千美軍,並准許美軍在菲律賓參加每年幾十次的軍事和人道救援演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