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大力整頓飯圈文化恐難有實質性改變


一個姑娘在北京一家書報亭懸掛的時尚雜誌封面前拍照,其中有封面是吳亦凡的照片。(2021年8月1日)
中國大力整頓飯圈文化恐難有實質性改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57 0:00

近期中國大陸偶像圈醜聞頻出,先有吳亦凡涉嫌強姦被捕,後有張哲瀚被爆精日導致身敗名裂。飯圈亂象並非新聞,互撕謾罵,誘騙消費等行為以及飯圈嚴格的組織性,都早被政府視為眼中釘,並在今年6月誓言進行為期兩個月的“清朗行動”整頓。如今清朗行動已到原計劃的結束期,打擊手段仍然暴風雨一般猛烈。官媒繼續在社交媒體口誅筆伐,網信辦在8月28日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藝人個人或組合的排行榜單。分析人士指出,除非國家下決心整頓飯圈背後的資本,否則清朗無法清太久,一切都會回歸原樣。

偶像的潰敗和人設崩塌

過去幾週內,生活在中國大陸的網民,哪怕再不關心娛樂圈,也多多少少目睹了吳亦凡和張哲瀚的轟然倒下。

2021年8月16日,中國紅極一時的知名藝人吳亦凡,被北京市朝陽區檢察院以涉嫌強姦罪批准逮捕。吳的被捕引發娛樂圈大地震,一時間網絡鋪天蓋地充斥關於他的各種新聞。截止到現在警方沒有對案情有任何更新。

另一位飯圈紅人張哲瀚閃電般的潰敗也堪稱近期重量級醜聞。三十歲的張哲瀚因今年二月首播的耽改劇《山河令》迅速走紅,然而崩塌的速度同樣迅不及防。張哲瀚幾個月前被揭露早有女友,卻在大眾面前偽裝“愛讀書”和“同志”人設。消息傳出,張的團隊除了“闢謠”,還狀告曾經為他氪金(花錢)的粉絲,並且在社交媒體刪除關於他的負面消息,一時大惹眾怒。執著的黑粉扒出張2019年曾在日本和右翼分子一同參加友人婚禮,之前還多次前往靖國神社留下自拍。消息傳出,張哲瀚火速道歉,卻已無力回天。張一夜之間遭到眾多廣告商拋棄,在社交媒體銷聲匿跡。他的作品也立刻遭各大網站下架,就連母校上海戲劇學院也將他從傑出校友名單中剔除。

4月底,“選秀打投牛奶被倒溝渠”視頻引發巨大輿論關注。視頻中,選秀節目《青春有你3》的粉絲為給偶像投票,僱傭工人掃描贊助商蒙牛牛奶瓶蓋下的二維碼,然後將開瓶牛奶倒入水溝。隨後,面對輿論壓力,愛奇藝、《青春有你3》節目組及贊助商蒙牛真果粒紛紛發布了道歉聲明,節目戛然而止。

時鐘回撥到今年年初,頂流女明星鄭爽因為和前夫分手,流露出拋棄二人在美國代孕的一雙子女的意向。消息傳出,大眾嘩然,驚訝於先前紅得發紫的大明星居然如此狠心。鄭爽瞬間被金主拋棄,大批平台下架她的作品,可謂身敗名裂。8月27日,上海稅務部門公佈鄭爽逃稅案件細節,對鄭追繳稅款加罰金總計2.99億元,人民日報用“咎由自取”形容她的下場,新華社評論說“案件查處彰顯公平正義”。

再之前的2020年2月,肖戰的粉絲製造了當時飯圈最大的歷史事件,也就是所謂“227事件”。起因源於一些肖戰粉絲發現同人小說網站AO3收錄了一篇關於肖戰的小說《下墜》,裡面肖戰被描繪為一位患有性別認知障礙的髮廊小姐。肖粉認為小說有意侮辱肖戰,於是向中國政府網監部門舉報平台涉黃,導致AO3最終在中國大陸遭到屏蔽。事發之後,網民怒不可遏,開始轟轟烈烈反擊肖戰粉,抵制肖戰和他的代言產品,肖戰粉也從此在不少人心中留下不可理喻的瘋子形象。

政府誓言整頓飯圈亂象

早在2020年9月,中央網信辦就曾點名“飯圈”問題,稱新浪微博、豆瓣網、超級星飯糰等6家網站平台存在大量誘導未成年人參與應援打榜、大額消費、煽動挑撥青少年粉絲群體互撕謾罵的不良信息和行為。

今年3月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宋文新建議整頓“無底線追星”行為,表示藝人走紅應靠作品而非流量。她說,“無底線追星”中的“私生飯”(粉絲跟踪探班偶像行為)和飯圈互撕,破壞了社會秩序,超出了飯圈文化的合理邊界,需要大力整頓。

短短兩年前,飯圈還一度被官方媒體捧為寵兒。2019夏天香港人走上街頭的“反送中”大遊行,讓不少大陸年輕人覺得憤怒而不可理解,紛紛湧向推特,臉書,Instagram等社交媒體,大量留言和謾罵,高喊要給香港人上一節愛國主義教育課。2019年8月,央視新聞聯播特地點名讚揚“飯圈女孩”,“帝吧網友”,“海外留學生”,稱他們“匯聚成強大的正能量呵護和力挺香港”。

今年4月18日,新華社發文點名批評了幾家知名音樂平台,以打榜、闖關等方式誘導未成年粉絲多次消費,尤其不少粉絲都是沒有經濟來源的學生。

家住北京的白領李洛,年輕時追韓國明星多年,算是曾經的飯圈中人。她告訴美國之音:“中國流量明星的德行配不上他們掙的錢。相比之下,韓國那些藝人其實是掙得很少的。所以像中國現在這個產業確實是有問題的,這些流量明星的演技啊,唱歌啊,都配不上他們的收入。其實整頓就是打擊這些流量明星的高薪,去年就開始了。打擊一下也好,他們確實不值那些錢。”

2021年6月15日,國家網信辦再次出手,宣布針對粉絲群體一段時間以來互撕謾罵、應援打榜、造謠攻擊等破壞網絡生態、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不利影響的問題,在全國范圍內開展為期2個月的“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

旅居美國的文化評論家馬建國(化名)這樣對美國之音評價整頓的動機:“政府肯定是要控制飯圈的。因為飯圈這些年輕人的思想不受控制,沒有按照他們那種統一的思想,意識形態規劃來做,不在他們的框架裡面,而是受資本和他們的自身慾望支配,所以很容易走向所謂的歪門邪道。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發展出一種異己的力量。”

家住成都的小卉(化名),喜歡肖戰但是並不瘋狂追星。她告訴美國之音,吳亦凡事件確實太嚴重了,所以政府決心整頓飯圈。“站在當局的位置上,整頓飯圈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很顯然大家也都覺得這個有點像整風運動了”,小卉說。“政府沒辦法完全解散這些粉絲們,他們需要這個力量,需要把青少年歸攏在他需要的主流價值觀下面。但是他們又不希望有民間的組織跳出來進行治理。因為來治理行業亂象的應該是政府,而不是別人。如果你做了這個事,你一定程度上就成了工會。但是工會不是受歡迎的組織。”

6月中,網信辦公告一出,緊接著騰訊、抖音、微博、豆瓣等公司公開發布聲明,宣布打擊無底線追星行為,連民航局也表示將嚴打粉絲機上追星。除了各大公司,明星們反應速度也相當快。楊穎、白敬亭、蔡徐坤等超過200位明星的粉絲後援會第一時間發布理智追星的聲明。

粉絲追星的大本營平台之一豆瓣,從6月23號開始每週發布一起“處罰公告”。最新的一期8月20日公告顯示,豆瓣在過去七天內,刪除違規和不良信息30834條,禁言違規賬號196個,關停和解散問題小組7個。

七麥數據是一家位於北京的移動產品商業智能分析平台。根據七麥數據發布的監控信息,今年8月份以來,多款追星應用從應用市場下架。其中“超級星飯糰APP”、“魔飯生pro”、“桃叭”,“Owhat”等應用於8月10日2點集中從蘋果應用市場下架,至今未恢復。其中“桃叭”已有用戶雖然還可以繼續使用,但是部分功能比如集資眾籌遭暫停,APP首頁還出現了“黨建學習”等內容。

然而,熟知粉圈的人士指出,這些APP的漏洞依然存在,比如一些針對未成年人的集資功能在被禁止後,用戶仍然可以輕鬆通過改變年齡恢復使用。

官方敲打步步緊逼。8月12日,人民日報列出“清朗行動”的戰果:累計處理負面有害信息15萬餘條,處置違規賬號4000餘個,關閉問題群組1300餘個。從8月20日開始,央視微博官號連發五篇“央視網評”,高喊“飯圈文化該驅邪扶正了”,“流量明星注定成流星”,“被透支的粉絲經濟該治一治了”,連篇累牘抨擊飯圈亂象。

清朗能夠清多久,飯圈未來在哪裡?

“現在大家在網上追星基本的氣氛就是,說話小心,謹言慎行”,一位不願意透露真名的浙江飯圈女孩這樣告訴美國之音。

小卉說,她這幾天在和朋友開玩笑說,看哪個明星的後援會率先成立黨支部。她對美國之音說:“短期內這個風向還是很明白的,大家也意識到了,就是要老老實實,安安生生,不要激動,不要鬧,鬧是不被受歡迎的。”

淡出飯圈的李洛覺得飯圈歸根到底還是不太容易被整頓,因為追星作為一種文化不可能消失。她說:“維持住飯圈的人,是飯圈自己。大家追星,其實追的是想像中的那個完美的形象,並不是明星那個真實的人,但是其實是一種文化。你看日圈,全民都在追星,七八十大媽都在追星,能喜歡很多很多年,SMAP多少年了還在開演唱會。你可以把吸引未成年人花錢那些東西去清理一下,引導一下,僅此而已。但是追星本身是深入人心的一種文化,你沒有辦法把它徹底取締掉。”

總部位於北京的數據服務商藝恩2021年發布的行業報告稱,偶像經濟處於年輕態娛樂產業核心。2020年中國偶像產業總規模超1300億元,偶像廣告代言市場估計180億元,明星周邊衍生品市場約370億元。粉絲以一二線城市95後女性為主,約50%為學生,73%月消費在2500元以下。

作為最直接展現飯圈刀光劍影的基地新浪微博,超過85%的營收依賴廣告。明星在微博上的表現直接代表著其曝光度和價值排行,而微博超話、熱搜等,是粉絲控評、引戰、黑粉攻擊的主要戰場。

8月27號,中央網信辦再次下重拳,通知要求取消所有涉明星藝人個人或組合的排行榜單。截止本文發稿,微博超話的版塊依然存在,但是曾經作為衡量明星熱度和人氣,讓無數不辭辛勞打榜的“數據女工”努力耕耘的基地-“明星超話排行榜”,已不見踪影。抖音和快手也同樣下架排行榜。

8月25日,愛奇藝創始人龔宇表示,愛奇藝取消了未來幾年的偶像選秀節目和任何場外投票環節。

馬建國認為,整頓的效果和結局,要看政府是否能對資本下狠手。他對美國之音說:“只要政府能把資本整頓掉,他們當然就能整頓掉這些小屁孩的思想,這是毫無疑問的。因為他們背後是資本的力量。而現在政府對資本的打擊,大家都已經看到,是極其殘酷,前所未有的。所以我覺得他們會很容易的把這個問題解決掉。當然前提是完全不顧及文化工業或者娛樂工業的利潤。對他們來講,最重要的不是利潤。如果利潤跟統治有衝突的話,他們當然要放棄利潤。”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