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索馬里蘭加入西方民主陣營 打抗中友台牌以擴大國際承認


索馬里蘭外交部長瑞格薩(Essa Kayd Mohamoud)於2月8日率團抵達台灣與蔡英文會面。
索馬里蘭加入西方民主陣營 打抗中友台牌以擴大國際承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7 0:00

索馬里蘭近來在各國間奔走,積極表態願意成為對抗中國陣營的一員,以換取西方大國的支持與認可。這個東非小國無懼中國的威脅,於2月8日派遣由四名部長級官員組成的代表團出訪台灣,獲得台灣以“準友邦”的規格接待,更引發學界紛紛發出雙方應建交的呼聲。

索馬里蘭外交部長瑞格薩(Essa Kayd Mohamoud)去年底接連出訪美國、英國、加拿大,尋求這些西方大國承認其獨立地位。他於2月8日率團抵達台灣,進行為期5天的訪問行程。一如台灣的外交困境,索馬里蘭政府雖然擁有自己的軍警、貨幣與護照,實際控制領土面積為13萬7千6百平方千米,但卻普遍不受國際社會承認。

位於非洲之角東北部的索馬里蘭地處紅海與亞丁灣通道的咽喉,1991年宣布自索馬里(Somalia)獨立,但在強鄰堅持的“一個索馬里”原則下,30多年來一直未獲其他國家承認,國際社會只將索馬里蘭視為索馬里的一個自治區。

非洲小國祭出“抗中牌”

為了獲得西方的承認,索馬里蘭近年猛打“抗中牌”,不僅早在2020年就與位處抗中最前線的台灣互設代表處,直接挑戰中國所謂的紅線,索馬里蘭外長瑞格薩去年底更在出訪美國時指出,索馬里蘭非常願意與台灣成為夥伴,而不是獨裁統治的中國。

北京過去為阻止索馬里蘭與台灣往來,曾經開出條件利誘,表明可在索馬里蘭首都哈爾格薩開設中國聯絡處,但卻遭到索馬里蘭斷然回絕。

當時索馬里蘭派駐華盛頓的外交官歌德(Bashir Goth)挑明了說:“我們面臨同樣的敵人,我方的長期戰略是與美國等民主國家和市場經濟體緊密合作;我們正在對抗中國及其在非洲之角的影響力,我們應得到美國政府的幫助。”

根據美媒《華爾街日報》報導,索馬里蘭總統比希(Muse Bihi Abdi)計劃今年三月訪問華盛頓,基於美國對中國在非洲擴張勢力的擔憂日益加深,他打算提供該國最大的港口柏培拉港(Berbera)給美國作為軍事用途使用,讓美國在非洲擁有吉布提港(Port of Djibouti)以外的第二個基地選擇。

索馬里蘭在外交上的努力似乎獲得了一定程度的回報。美國國會去年底首度派遣助理訪問團訪問索馬里蘭,該訪團成員還建議美國在索馬里蘭開設代表處;另外,英國國會也在今年一月就是否承認索馬里蘭為獨立國家進行公開討論,而英國政府也將針對民間發起的“承認索馬里蘭為獨立國家”之連署請願做出回應。

美學者籲美國承認索馬里蘭

位於美國華盛頓的智庫傳統基金會非洲政策資深分析師梅瑟維(Joshua Meservey)去年十月發布報告,呼籲美國應該承認索馬里蘭。他分析,鑑於東非國家吉布提已經同意中國在其境內設立軍事基地,且吉布提受到中國的影響越來越大,美國若能承認同區域的索馬里蘭為實質獨立國家並與之建立外交關係,相當於雙重押注,分散吉布提完全倒向中國的風險。

美國在非洲唯一的永久軍事基地就設在吉布提港,這個港口對美國至關重要,因為美國非洲司令部在東非進行的軍事行動中,高達90%的後勤和物資都經由吉布提港輸送。

儘管有美國勢力的存在,但是中國在吉布提的影響力仍不容小覷。梅瑟維指出,吉布提是北京眼中的“海外戰略據點”,解放軍於2017年在此建立第一個海外軍事基地,作為中國航空母艦遠航時的後盾。更令人擔憂的是,北京對吉布提的基礎建設提供巨額融資,據估此債權已佔吉布提GDP七成以上,讓吉布提深陷債務危機的高風險中,這將迫使吉布提越來越無法對中國說不。

美國前國安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去年8月投書《國家利益》雜誌(The National Interest)時,讚賞索馬里蘭勇於拒絕中國的利誘,並呼籲美國承認其為獨立國家,以向其他東非國家展示,他們可以和索馬里蘭一樣,拒絕接受中國的掠奪性貸款,以及連帶的貪腐、迫害人權和“戰狼外交”惡果,並享有“一帶一路”以外的替代方案。

奧布萊恩表示,多數非洲國家難以抗拒中國的貸款和投資利誘,因此當一個像索馬里蘭這樣的發展中國家能夠拒絕腐敗,同時又經得起中國施壓,美國就應該盡力伸出援手,尤其索馬里蘭還地處重要的戰略地理位置。

美索非官方關係可望升溫

索馬里蘭鮮明的抗中立場以及位居戰略要道的優勢,使其不被認可的外交處境越來越受到美國的重視。不過,部分分析人士認為,美國會對索馬里蘭投以更多關愛的眼光,但不見得會正式給予外交承認。

位於香港的法國學者、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教授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美國願意與索馬里蘭強化交流互動,甚至可望在索馬里蘭首都哈爾格薩開設一個“非官方代表處”,畢竟英國、丹麥和土耳其等國早有先例。他還預測,美國海軍未來可能更加重視索馬里蘭的柏培拉港,遠勝於現在的吉布提港。因為柏培拉港不可能出現中國勢力,是個更安全的港口。

但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兼任教授大衛·漢密爾頓·希恩(David Hamilton Shinn)持較悲觀的看法,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儘管索馬里蘭不遺餘力地想要獲得國際承認,但在非洲聯盟未有突破之前,它所能取得的外交成就恐怕仍非常有限。

希恩說:“美國對索馬里蘭表示同情,也會投以關愛的眼神,但我不認為在非洲聯盟承認索馬里蘭之前,美國會踏出更往前的那一步。”

索馬里蘭的外交工作也向東推進到了亞洲,其外交部長瑞格薩應台灣政府邀請,已率領財政發展部長希瑞(Saad Ali Shire)、計劃暨國家發展部長阿卜杜拉(Omar Ali Abdilahi)及畜牧暨漁業發展部長穆合德(Saeed Sulub Mohamed)訪問台灣。代表團一抵達台灣,台灣外交部還升起兩國國旗並列,以“準友邦”的高規格接待,引發學者呼籲兩國一步到位建交的呼聲。

索馬里蘭部長團訪台灣 台學者籲建交

位於台北的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嚴震生表示,台灣與索馬里蘭互設代表處之後,經貿合作確實顯著提升,最好能趁此往來機會升級雙邊關係,尤其台灣若成為第一個承認索馬里蘭的國家,對於索馬里蘭來說,頗有雪中送炭的感覺。況且索馬里蘭與中國並沒有邦交關係,台灣若能與之建交,並不算挖外交牆腳,也不至於破壞兩岸關係。

嚴震生告訴美國之音:“接近20年前我就建議(台灣)政府去承認這個國家(索馬里蘭),因為沒有損失嘛!假設索馬里是我們的邦交國,然後獨立出去的索馬里蘭我們承認,那不是惹麻煩?可是索馬里如抗議我們,也沒有什麼關係,中國也沒辦法斥責索馬里蘭,因為你(中國)跟索馬里蘭根本沒有邦交。”

嚴震生認為,台灣跟索馬里蘭都是美國支持的國家,也是西方民主陣營的伙伴,如果台索關係進一步升級,對美國來說,相當於在非洲之角有了一股牽制中國的力量,而其他西方大國應該也會樂觀其成。

嚴震生說:“回頭看1960年代,我們那時候在非洲有很多邦交國,我們有很多的農技團(去)援助等等,這些錢都是美國支持,我們透過美國援助台灣的美援,再轉去支持非洲讓我們維持邦交國,其實也是在防堵共產主義進入非洲。美國當時那麼做,現在如果它要防止中國勢力進入非洲,當然可以玩台灣這步棋。”

香港浸信大學的高敬文則認為,台灣與索馬里蘭雖無邦交,但雙邊關係目前已經足夠互取所需。儘管台索建交的顧忌不如其他與索馬里有邦交的大國,但仍可能冒犯到非洲聯盟。

高敬文說:“台灣最好能保持‘靈活’,維持當下這種缺乏全面外交承認,但卻又是高度政治化的關係。(這不僅有利於台北),對哈爾格薩來說也是如此。”

對於台索建交的可能性,台灣外交部表示,目前跟索馬里蘭各方面合作進展正面,希望透過持續深化關係,讓雙方能夠邁向新的里程碑,共同提升兩國人民福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