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對俄經濟制裁無意中推動中國金融影響力?


香港一家貨幣兌換店裡的僱員展示人民幣和美元百元鈔票

隨著烏克蘭局勢進一步發酵,西方加大了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這些制裁很可能使得俄羅斯和中國的經濟合作更為緊密,並無意中推動中國在全球金融市場上的影響力。

對俄經濟制裁無意中推動中國金融影響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3 0:00

在全球市場受到烏克蘭危機衝擊而波動加劇的情況下,儘管中國被視為俄羅斯的盟友,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保持堅挺,一度觸及記錄高位。

一些投資者將中國貨幣視為潛在的安全港,免受國際地緣政治動蕩的影響。路透社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CFETS)公佈的價格測算,今年以來人民幣匯率指數累計升4.42%。

華盛頓智庫大西洋理事會地緣經濟中心的高級研究員洪川(Hung Tran)認為,這得益於中國經濟的支撐,以及官方近年來對人民幣國際化的推廣。

他告訴美國之音:“由於市場預期中國的經濟復甦更加明顯,而且與其他新興市場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通貨膨脹仍然溫和,因此有投資組合資本流入中國的債券和股票。這支持了人民幣對主要貨幣的匯率。這些發展與人民幣的國際化相一致。”

這場危機除了可能激勵投資者著眼人民幣之外,還可能推動俄羅斯和中國聯手進一步“去美元化”,建立替代性的金融設施,以保護自己免受制裁,並挑戰美元作為世界主導貨幣的地位。

美元主導

憑藉美元在支付和金融領域的主導地位,拜登政府的經濟制裁對俄羅斯經濟造成了嚴重打擊,俄羅斯幾乎失去了在全球舞台上進行交易和融資的機會。

全球領先的支付商VISA卡、萬事達卡(Mastercard)和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宣布將停止在俄羅斯的服務,以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攻擊。根據商業雜誌《尼爾森報告》,VISA和萬事達卡在2020年佔該國支付交易的74%。

被切斷全球支付網絡的俄羅斯銀行轉向了中國的國有銀聯繫統。受美國製裁的、俄羅斯最大國有銀行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上週表示,正在研究發行由中國銀聯支持的信用卡的可能性。

俄羅斯還希望能夠利用中國自己的跨境銀行支付系統(CIPS)來繞過以美元結算為主的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的製裁。但目前CIPS的流動性和處理能力仍然非常有限。

被譽為“金融核武器”的SWIFT系統是美國施加金融制裁的重要手段,中國有鑑於此而在2015年推出主要處理跨境人民幣交易的CIPS。此前一年,俄羅斯因為入侵克里米亞受到西方制裁。

布魯金斯學會經濟項目高級研究員克萊恩(Aaron Klein)指出,在莫斯科被制裁後,中國和俄羅斯更有動力減少對以美元為中心的金融系統的依賴。

他告訴美國之音:“美國越是利用其在全球支付系統中的獨特力量來實現外交政策目標,其他國家就越有動力發展替代系統。中國和俄羅斯是受美國和歐洲對全球支付的主導地位影響最大的國家之一。”

面對這次烏克蘭危機,中國官方拒絕譴責俄羅斯的入侵行為,但中國的實體卻不得不重新衡量與俄羅斯的交易,以免違反美國的製裁規定,被切斷使用美元進行交易的機會。

去美元合作關係

長期來看,烏克蘭危機和美中緊張關係可能進一步促進俄羅斯與中國的經濟合作,拉動更多與美國存在地緣政治衝突的國家建立一個廣泛的去美元聯盟。

俄羅斯和中國正在推動雙邊貿易更多地用人民幣結算。據俄羅斯央行的數據,到2020年第一季度,美元在中俄貿易中的份額首次降至50%以下,盧布與人民幣在結算中的總份額上升至約四分之一。

俄羅斯央行通過購買黃金、歐元和人民幣大幅減少了美元在俄羅斯外匯儲備中的份額。目前人民幣資產佔俄羅斯總儲備的13%左右,歐元占30%。

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科恩(Benjamin Cohen)對美國之音表示,容易受到美國製裁的國家將吸取俄羅斯的經驗,嘗試將其外匯儲備從美元中分散出來。

他說:“這對那些把自己算作美國的地緣政治對手、有可能在某個時候也被制裁的國家,如中國、伊朗、朝鮮,有激勵作用。”

為了實現更大的金融自主權和推廣人民幣國際化,中國還在縮小對美元的敞口,將其外匯儲備多樣化,鼓勵更多的人民幣結算,並通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來推動全球貨幣體系多極化,削弱美元國際儲蓄貨幣的地位。

洪川說:“中國一直在推動與其他國家的雙邊貿易使用當地貨幣而不是美元結算。這一努力已經取得一些進展,中國人民銀行已經與世界上41個國家安排了雙邊貨幣互換額度。”

IMF的數據顯示,人民幣是世界上第五大儲備貨幣,佔各國央行總儲備的2.5%左右。相比之下,美元仍佔50%以上。

中國還在多邊論壇上為去美元化爭取更多支持。在上海合作組織2020年的會談中,該組織成員強調了在雙邊貿易中使用本國貨幣的重要性,並討論了建立開發銀行和發展基金。

又例如由中國、俄羅斯、巴西、印度和南非組成的金磚五國,該集團成立的新開發銀行將用本地貨幣進行投融資。

美國塔夫茨大學可持續發展和全球治理的兼職助理教授帕帕(Mihaela Papa)告訴美國之音:“金磚國家的去美元化倡議為未來的替代性非美元全球金融體系建立了關鍵的基礎設施,但它仍然處於早期發展階段。”帕帕是新書《金磚國家能否實現全球金融體系的非美元化?》的合著者。

中國還需金融改革

金融專家認為,人民幣在短期內還無法挑戰美元,中國需要更深入的金融改革,才能推動人民幣在國際社會上更廣泛的使用。

帕帕稱,儘管中國有能力建立一個平行的金融系統,但不太可能與美元脫鉤。

帕帕說:“美元在現有體系的幾乎每個方面都佔據主導地位,這意味著金融現狀不可能在一夜之間改變,而且改變這些現實的成本很高。”

從數據上看,沒有任何其他貨幣能夠接近於動搖美元在全球經濟和國際金融市場上的地位。美元主導著全球股票市場、商品市場、發展融資、銀行存款和企業借貸。

更重要的是,中國政府仍然保持對資本進出的控制,限制其資本賬戶和金融部門,使得人民幣缺乏成為國際貨幣所必須的流動性。

儘管人民幣被更多地用於全球貿易,但其他用途仍然有限。考慮到人民幣受到中國政府的嚴格管制,投資者在利用人民幣進行投資方面仍然保持謹慎。

科恩說:“中國政府仍然是一個集權的政府,能夠在任何時候採取任意的行動。法治是有限的。投資者無法相信產權將始終得到尊重或合同得到執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