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美國前國安顧問博爾頓:從烏克蘭局勢看美中台關係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 (John Bolton)。

俄羅斯自2月24日發動對烏克蘭的戰爭以來,軍隊進展緩慢,未能攻下烏克蘭的主要城市。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John Bolton)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表示,這場戰爭暴露了俄羅斯的許多錯誤,普京如果現在停止戰爭,等於承認他犯了錯,將對政權構成威脅。博爾頓預估除非普京得到某種軍事勝利,否則這場戰爭將持續。

專訪美國前國安顧問博爾頓:從烏克蘭局勢看美中台關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3:00 0:00

中國至今仍未將這場戰爭稱為入侵,博爾頓認為中俄兩國目前可說是“協約國”(entente),未來可能發展成聯盟。中國聲稱希望戰事和平解決,但實際上正在幕後幫助俄羅斯,並仔細觀察美國和西方國家如何應對這場戰爭,以更好地算計未來對台灣和南中國海等地採取行動可能面臨的後果。博爾頓表示,美國需要進一步加強台灣問題上對中國的威懾,並且在外交上承認台灣,從根本上避免類似於烏克蘭遭遇的入侵發生。

俄中關係類似“協約國”未來可能發展為聯盟

記者:目前北京仍未將普京的戰爭稱為入侵,美國官員擔心中國可能向俄羅斯提供經濟或軍事援助。中國對烏克蘭危機持什麼立場和考量,您如何解讀其中的矛盾之處?

博爾頓:我認為中國和俄羅斯在過去幾年變得更加密切,而且我認為在這個階段,他們的關係可以用“協約國”這個法語外交術語來稱呼。他們不是一個全面的聯盟,但已經相互理解以加強彼此的立場。因此對俄羅斯來說,在歐洲和中東,以及對中國來說在印太地區和同樣是中東,我認為中國正在以多種不同方式向俄羅斯提供援助。當中許多行動是秘密的,但我認為中國試圖幫助俄羅斯金融機構應對他們被施加的製裁。我認為中國準備購買更多俄羅斯天然氣和石油,以應對禁運的影響,並且我認為中國準備提供軍事援助或轉移軍事能力來幫助俄羅斯。

所以中國的公開立場是,他們希望和平解決,任何人都不該做任何使情況變糟的事情,但我認為事實上兩國之間的磋商非常密切,而中國在一些不那麼明顯的地方就站在俄羅斯身後。

在很多方面,我認為中國的宣傳做得非常到位老練,所以他們會說希望戰爭結束,他們不想看到任何擴大戰爭的事情,他們想提供幫助。但他們在幕後幫助俄羅斯。如果烏克蘭說,是的,我們希望中國進行調解,那將是個很大的錯誤。

習近平正觀察西方以算計攻台代價

記者:普京已經被國際社會撻伐,為何習近平仍沒有和他劃清界限?

博爾頓:我認為中國正在仔細觀察。顯然俄羅斯遭遇的聲譽受損,不是中國希望看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或者習近平不想被視作像普京一樣的人。所以我認為中國會努力從俄羅斯所犯的錯誤中吸取教訓。但中國也在尋找美國和其他西方盟友犯下的錯誤,所有這些都是中國為了更好地算計如果對台灣採取行動,如果在南中國海採取行動,如果對越南或印度採取行動,他們會做什麼。所以在很多方面這對中國是一次學習的經歷。

記者:習近平和普京有什麼共同點,兩國潛在的矛盾又是什麼?

博爾頓:我認為他們的協約可能發展成聯盟,他們的共同點是希望擺脫髮達國家的商業及政治制度和規範。無疑地,中國在20年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就已經明確這麼表示,美國和歐洲的人們也以為,和世界其他地區打交道以及正常的商業渠道會改變中國的行為方式。事實證明這不是真的,中國現在正將其重商主義經濟政策輸出到世界貿易組織。

中國和俄羅斯都希望擺脫與作為世界貨幣的美元打交道的限制。中國和俄羅斯現在都沒有可兌換的貨幣,這使他們處於真正的劣勢,他們希望通過合作,可以形成一個獨立於美元運作的經濟集團。我不認為這會發生,但我認為這是他們的願望。他們有許多共同點,使他們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中國是個能源匱乏的國家,而俄羅斯擁有巨大的石油和天然氣儲量。所以中國自然是購買者,俄羅斯自然是賣家。多年來,俄羅斯向中國出售先進的軍事武器系統,這可能會延續他們在亞洲的共享地理空間,成為一個非常強大的地理區塊。

而且我認為,俄羅斯正在經歷的來自外部世界的壓力,也將把兩國推到一起。所以他們有很多共同點,也有不同。我認為美國的政策應該要試圖分離那個集團,這是冷戰結束時的一項成功政策。現在的伙伴關係非常不同,因為中國是較高階的伙伴,俄羅斯是較初階的伙伴,這與冷戰時期的情況完全相反。

記者:在俄羅斯的國內生產總值不到中國10%的情況下,這兩個國家會成為平等的伙伴嗎?普京會滿足於做習近平的小兄弟嗎?

博爾頓:我認為這將比中國或俄羅斯目前所理解的要困難得多。我認為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的表現出乎意料地糟糕,這將損害俄羅斯的地位,但它仍然是世界兩個核大國之一,其核能力是世界其他國家必須考慮的問題。但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濟規模將是一個決定性因素。我認為這對俄羅斯人來說會非常難受,但到目前為止,他們並不這麼認為。我在擔任國家安全顧問時與俄羅斯人談過,從長遠來看,我認為這個方向不會令俄羅斯滿意。我沒有說服他們,但這將是他們進一步致力於這種關係時,可能無法避免的因素。

俄羅斯在俄烏戰爭暴露錯誤短期內看不到戰爭結束

記者:俄羅斯開始入侵烏克蘭到現在已經不能看作一場閃電戰,這場戰爭暴露了俄羅斯的哪些主要問題?

博爾頓:俄羅斯犯了很多錯誤,我認為最大的錯誤可能是情報失敗。他們原本以為會容易得多,而且大多數西方情報評估也認為俄羅斯會更快獲勝,但是烏克蘭人進行了非常英勇的戰鬥。他們利用了俄羅斯戰略上的弱點及錯誤、戰術上的錯誤、後勤的失敗,俄羅斯人無法向距離邊境僅幾英里的士兵提供食物或汽油。

所以所有這些都對俄羅斯軍方造成了巨大的聲譽損害,我認為這是中國正在關注的事情,俄羅斯的所有歐洲鄰國也在關注這一點。所以我相信結論是普京和他的顧問們會覺得他們必須做點什麼,取得某種軍事上的成功來修復對他們軍事聲譽造成的損害。即使完全不考慮烏克蘭議題,如果俄羅斯軍隊失去可信度,這意味著他們真正可以依靠的只有核武器,這是個非常重大的轉變。

所以不幸的是,我認為這意味著要想找到方法來修復已經造成的損害,普京必須找到某種軍事勝利。我不知道他會如何定義,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來。但我認為這意味著戰爭將繼續下去,這樣俄羅斯才會仍在世界範圍內被視為一個大國。

如果鑑於俄羅斯未能實現其目標,普京現在若停止戰爭,那將是承認他犯了一個錯誤。這將被視為失敗。他不能接受這樣的出路,因為對他來說威脅到他的政權,所以他需要某種軍事上的成功。當他得到以後,他就可以討論與烏克蘭的談判了。但在談判中,他必須得到比來的時候更多的東西離開,不僅僅是承認克里米亞為俄羅斯的領土,不僅僅是兩個宣布獨立的自治小共和國,他需要的遠不止這些。現在他沒有得到,所以我看不到短期內有任何出路。不幸的結論是,這場戰爭將繼續下去,烏克蘭將有更多的傷亡和更多的破壞。

普京非常冷血,他意圖修復蘇聯解體對俄利益的損害

記者:我們看到一些烏克蘭人將普京與希特勒做比較。他們兩人是否有相似之處,您如何看待普京上台23年來的演變?

博爾頓:我認為普京顯然是個威權人物。我不認為他有像希特勒那樣的意識形態,而且他的行為雖然糟糕,但與希特勒對猶太人進行的大屠殺相距甚遠。俄羅斯社會的威權性質在意識形態上不再是共產主義,而是威權主義,類似於其他威權主義政權。

我第一次見到普京是在2001 年10 月,當時我在國務院工作。911 襲擊事件發生後,我陪同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前往莫斯科。從那之後,我與普京多次會面,他非常冷血。他是歷史上的冷酷無情者之一,他對俄羅斯的國家利益有自己非常明確的想法。

2005年,他在俄羅斯杜馬發表講話,說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這反映了他在柏林牆倒塌後目睹蘇聯解體時的擔憂,對我們應該是個信號,表明他打算改變這種狀況,修復俄羅斯遭受的損害,我認為這才是他現在真正的動力。我不認為他失去了理智,我不認為他在現實世界中迷失。我認為他重視重新獲得烏克蘭、白俄羅斯和前蘇聯的其他地區,而這就是他想要做的。

同為威權強人,習近平普京兼有相似與不同

記者:當今世界的另一威權強人是習近平,普京和習近平有相似之處嗎?

博爾頓:他們顯然都是威權統治者,我認為普京更像是個後共產威權主義者。當蘇聯解體時,鮑里斯·葉利欽廢除了共產黨,他沒有廢除前蘇聯的一切,克格勃保留下來。許多人認為,現在實際統治俄羅斯的是俄羅斯人所說的“西羅維基”,即強力部門,來自軍隊,來自情報部門的人。但這不是共產黨,不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它只是威權主義。

而在中國,共產黨仍然是主導力量。現在它不像以前那樣,在意識形態上那麼馬克思主義,但它仍然是凝聚在一起的政治組織。而這是真正的權力所在。普京沒有那種結構。習近平的權力源於他控制黨並藉此控制人民解放軍的能力,而普京只是控制軍隊、情報機構和權力機構。從這個意義上說,它們以不同的方式運作,但實際上他們都已在各自的國家確立了自己作為終生統治者的地位。我認為這使他們能夠建立更密切的關係,因為他們都了解對方會怎麼做。

我認為近年來中國和俄羅斯為影響輿論所做的明顯努力在國內和國際都非常成功。有些是隱蔽的,有些是公開的。在我擔任國家安全顧問期間,中央情報局局長對我說,她認為中國對加大影響力暗中進行的行動比俄羅斯大得多,我認為證據證明了這一點,我們很晚才認識到這一點。

但我認為美國有能力應對來自對手的虛假信息並解釋美國的立場和講述事實是非常重要的。老實說,如果我留在政府工作,我希望我能夠為此做更多。這非常重要,在冷戰期間,我們看到了向鐵幕背後的人講述事實的重要性。這在今天仍然很重要,雖然我們的努力是廣泛的,而且可以做的還有很多,我希望國會能夠理解這一點。

記者:中國將於今年晚些時候召開共產黨第二十次代表大會,習近平獲得第三個任期有懸念嗎?

博爾頓:我認為烏克蘭局勢是中共領導層評估拜登政府的一部分,試圖確定如果中國對台灣施加壓力,他們將如何反應。習近平試圖做出的評估是,如果中國在印太地區施加壓力,拜登是否會起身行動。我相信習近平在面對下一屆黨代會時會考慮到這一點,但除非我評估錯誤,他的大部分敵人已經被免去共產黨的高級職位。

我認為還有許多其他挑戰,因為我認為在中國國內,遠非有些人希望世界相信的那樣穩定。我認為問題正在增加,人口老齡化、經濟不穩定、一些地方仍然不滿被北京統治、台灣問題仍然存在。而在任何威權政權中,仍然存在爭奪控制權的鬥爭,但在短期內,我認為習近平在很大程度上處於控制之中,我認為這將再次得到證實。

俄烏戰後印太是21世紀焦點

記者:當習近平在掌權十年後繼續擔任中國領導人,中國會成為美國更危險的對手嗎?美國該如何制定應對中國的大戰略,尤其是以烏克蘭戰爭作為參考?

博爾頓:我認為中國確實有個大戰略,從許多方面可以看見,涵蓋了從經濟事務到政治到軍事的全方位活動。我認為它近期的目標顯然是在印太地區建立霸權,成為一個全球大國,最終超越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

因此,美國的近期目標是嘗試處理多年來基本上未被注意到的問題,也就是中國國有企業盜竊知識產權的問題,這些都極大地有助於中國在國際經濟中削弱其競爭對手的能力。還有對世界貿易組織的操縱,通過補貼實施的不公平競爭、對國有企業的優惠融資,以及一系列不符合自由市場原則的經濟政策,特別是利用中國公司作為國家代理人用於政治軍事目的,像華為和中興。他們不僅只是電信公司,他們的目的是控制國際電信,不只是為了經濟利益,也為了利於情報收集和加大影響力的行動。

中國多年來大幅增加軍費開支,並提高彈道導彈能力,開展了一些世界上最精良的網絡戰行動,確實橫跨了整個軍事力量的範疇。中國一直在打造,而整個西方和美國卻沒有關注。所以這些都是我認為烏克蘭戰爭現在凸顯的問題,因為人們認識到,儘管歐洲發生了一場戰爭喚醒了歐洲人,但世界各地的一切並非都是甜蜜和光明的。在21 世紀未來的日子裡,真正的焦點將是印太。

因此在某種程度上,美國可以提醒歐洲,注意日本、韓國、台灣、印度、澳大利亞、東南亞已經知曉的情況,我認為這將有助於對中國做出更一致的反應。但這也可能加強俄中協約,因為俄羅斯與歐洲隔絕,現在更與西方隔絕,除了求助於中國之外別無選擇。

美國應在外交上承認台灣

記者:在中國幾十年來虎視眈眈下,台灣一些人提出他們對台灣可能成為下一個烏克蘭的擔憂。中國入侵台灣是否構成迫在眉睫的危險?

博爾頓:我不認為中國即將入侵台灣,實際上我認為北京更願意的是,他們不想以戰爭獲得台灣,他們不想承接一個千瘡百孔的島嶼。他們不希望看到台灣的生產能力、芯片製造設施或產業、或高雄港,或台灣巨大的經濟生產力中的任何一個環節受到損害。他們想要這個島嶼就像現在這樣,只是希望它在北京的控制之下。

所以他們實現這一目標的首選方式不是入侵,而是在美國無法提供幫助的情況下對抗台灣,找到一個不會保衛台灣、不會回應中國威脅的美國領導人,讓台灣政府別無選擇。中國已經嘗試過了。1990年代後期,即使克林頓政府也做出了非常強烈的反應,派出兩艘航母戰鬥群前往台灣海峽,中國就退縮了。

我不認為習近平想冒著巨大風險這樣做,因為如果他試圖以讓美國沒有退路的方式對抗台灣,那可能會對習近平政權構成威脅。所以他想在覺得自己並沒有冒險的時候才採取行動,當結果更為確定的時候。我認為台灣在國會和美國人民中得到的支持是壓倒性的,這會很清楚。所以在這一點上,我認為中國仍在努力吸取從烏克蘭學到的教訓,看看美國將如何繼續作出反應,然後將以此為基礎制定未來的政策。

同時我認為美國現在應該採取更多措施,向北京表明,我們已經過了對台灣戰略模糊的時期,我們不以北京的理解來解釋“一個中國”這個詞,即上海公報中的“一個中國”,意味台灣在北京的控制之下,對此美國從未承認過。事實上,上海公報的許多基本內容現在不再適用。我已經說了20多年,美國應該給予台灣全面的外交承認,互相派遣大使等等。如果中國不喜歡那樣,好吧,很遺憾,因為我們承認的是事實,事實通常是構建外交政策的好地方。

我認為美國這樣做是正確的,台灣人民已經展現了他們完全有能力建立一個民主社會,能夠開展廣泛、蓬勃的政治辯論。他們有自由經濟,他們對自己在世界事務中的行為負責。所以我認為,隨著美國努力使韓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更緊密地結盟以應對來自北京政府的威脅,台灣必須成為其中的一部分。以今天的日本為例,人們明白中國對台灣的攻擊就是對日本的攻擊。韓國新總統即將上任,我認為這也是美國需要與他討論的事情。所以非常複雜,印太地區是個危險的世界,但現在是時候嘗試與我們的朋友一起努力,避免這個問題更加嚴重。

人們傾向說現在看起來還不錯,我們不想讓情況變得更糟,我們不應該做任何可能誤導別人的事情,但我認為習近平會將其解讀為軟弱的表現,我認為他可以被阻止。我認為弗拉基米爾·普京本來可以被阻止入侵烏克蘭,而我們未能做到這一點,北京可能解讀為軟弱的表現。我不認為這就是美國的立場,但我認為美國人民仍然支持羅納德·裡根的“以實力求和平”政策,儘管他們的一些領導人未必這樣做。因此,我認為未來幾年我們將在美國看到關於該主題的政治辯論。

我希望人們明白,未能阻止弗拉基米爾·普京是我們需要檢視的事情,以避免在其他地方再次發生。我們確實對俄羅斯實施了非常嚴厲的製裁,但我們不應就此感到滿意。俄羅斯確實入侵了烏克蘭,我們正在實施制裁,但我們對這種情況不滿意,我們想要但沒有做的是從一開始就阻止入侵。

所以我希望美國從中獲得的一個教訓是,在台灣問題上,我們所擁有的威懾結構雖然還不錯,但還需要進一步加強。這是承認台灣為獨立國家的原因之一,以表明美國理解台灣並不是中國失去的一部分。

聯合國政治機構功能失調未來在涉及中俄事項上難有作為

記者:你曾在布什政府擔任聯合國大使。你如何評價聯合國的功能或失調?另外中國在擴大其在聯合國及各組織的影響力方面相當成功,當俄羅斯和中國的行為不負責任時,聯合國在當今世界的意義有多大?

博爾頓:聯合國是一個龐大的組織,這是其問題的一部分,它試圖做太多的事情。在烏克蘭危機中,目前正在執行重要工作的機構或人道主義機構,如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公署、國際移民組織、世界糧食計劃署、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最後兩個是由美國人領導的傳統角色,他們應該在非政治基礎上提供人道主義援助。所以他們的工作非常重要。

聯合國失效的是政治決策機構,安理會失效了,聯大失效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失效了。烏克蘭非常清楚地證明了這一點。五個主要大國,即安理會常任理事國擁有否決權,可以保護自己,就像俄羅斯應對烏克蘭一樣,他們不會對其行為承擔任何責任。

有些人會說這是聯合國本身的一個基本問題,這是冷戰期間的一個基本問題,這也是聯合國基本上功能失調的原因之一。蘇聯解體後有一段短暫的時期,人們認為也許現在它會真像創立者設想的一樣發揮作用。那顯然沒有發生,所以我不認為在涉及中國或俄羅斯的重大問題上會看到任何前景,聯合國政治機構將不會在這些問題上發揮任何重要作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