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進軍索羅門 專家指澳索關係牢固不必震驚


資料照:所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和中國總理李克強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協議簽署儀式。 (2019年10月9日)
中國進軍索羅門 專家指澳索關係牢固不必震驚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25 0:00

索羅門群島總理3月29日承認該國與中國的安全協議草案,並批評外界反應過度強烈。專家認為該協議必然引起地緣政治緊張,澳應更關注索國需求,美國將有更大動作對應。

南太平洋遭中國“侵門踏戶”

索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Manasseh Sogavare)3月29日首次承認在網上流傳索羅門群島與中國之間的安全協議草案,並批評外界對兩國安全談判的強烈反應讓他感到“很受侮辱”。

索羅門群島和中國之間的一份安全協議草案在近期曝光,引發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家擔憂,中國未來可能將在索國興建海軍基地,將海軍船艦部署至太平洋地區。

印太軍事專家,台灣國策院資深顧問陳文甲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表示,這份協議草案是反映中國突破美國在地區對其圍堵的計劃。

他指出,近年中美競爭白熱化,美國加強在印太地區對中國進行圍堵,例如於2018年深化“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機制與功能以鞏固其印太戰略,以及去年9月美國、英國、澳大利亞成立第一個亞太地區的軍事安全合作聯盟AUKUS等動作。美國自阿富汗撤軍之後,將大部分資源集中在印太地區,並鞏固第一島鏈防線,加強第二、三島鏈守備,透過協助澳大利亞提升軍事實力,將澳大利亞海軍力量引入第一島鏈的海域內,深化南中國海、台海的防衛。

陳文甲認為,中國在面對印太戰略與AUKUS的雙重戰略圍堵,當然想在南太平洋透過一帶一路倡議與海底電纜鋪設的經濟誘因來攏絡區域內諸國。

他說:“現在中國與索羅門島建成安全協議,以直搗龍門的大動作,除宣示反制美國的圍堵與遏止,並宣揚‘成功達陣’南太平洋。對美國而言,繼阿富汗、烏克蘭諸事已經是有志難伸,如今若在離美國本土咫尺之距的南太平洋又遭中國的‘侵門踏戶’,恐怕在國際聲望的面子上與區域安全的里子上,都是相當難堪的。”

索國政府3月25日證實正將其安全夥伴關係“多元化”。對此,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3月26日表達“嚴重關切”,並強調將持續與索國溝通、對話。並在3月28日晚間與和巴布亞新幾內亞、斐濟政府舉行了危機會談。

新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3月28日表示:“我們將把這樣的舉動視為潛在的區域軍事化,對於南太平洋地區的安全,幾乎沒有必要存在。”

台灣國策院資深顧問陳文甲指出,該協議將賦予索國請求中國保護其政府的權力,也為中國提供一個位於美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行動基地,可以用來阻斷南太平洋的航運。

他說:“中國和索羅門群島一旦建立安全夥伴關係,意味著中國繼在建成一帶一路的經濟之‘盾’後,如今更皇而堂之以安保為名佈署‘藍水海軍’之‘矛’;也就是中國憑藉優勢經濟與軍事的硬實力,企圖突破東中國海、台海到南中國海的第一島鏈,刻正朝向南太平洋的第二島鍊及第三島鏈挺進。”

陳文甲認為,此舉引起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緊張與不滿是必然的,而美國2月才宣佈在索國設立大使館以遏止中索兩國建立軍事合作關係,卻馬上迎來這份安全協議草案,一定引起其地緣政治的危機感。

澳索關係牢固不易破

索羅門群島總理索加瓦雷指出,索國無意涉足任何地緣政治權力鬥爭,也無意要求中方在索國建立軍事基地。他提到,就安全協議的爭議,他曾跟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通過短訊交流,3月29日早上也寫了一封信給對方。

前索羅門群島區域援助團(RAMSI)特別協調官,澳大利亞蒙納許大學教授尼古拉斯•考柏(Nicholas Coppel)認為,現在要論及這份安全協議會產生什麼影響還為時過早,在推測對澳大利亞、美國及印太地區的影響之前,需要先了解這份協議草案在現實局勢中的含義。

他對美國之音說:“索國與中國是討論安全協議,不是條約。其實如果索國想要向中國尋求安全協助,也未必需要協議。所以協議草案本身並非重點,而是這標誌著一位與澳大利亞有敵對歷史的太平洋島國領導人的看法已經發生了變化。澳大利亞及印太地區的盟友要保持警惕,但不必太過震驚。需要密切關注事態發展,但不需要急於上升到安全危機的層面。”

考柏表示,澳大利亞與其太平洋島國友邦向來有著涉及多層面的牢固合作關係,這種長久建立起來的信任是不容易被破壞的。

他說:“澳大利亞一直向索國提供其必需的安全援助,以及在重點漁業區域的巡邏。2021年索國首都發生暴亂時,澳大利亞緊急派駐部隊鎮暴,還有50名警察要在索國留到2023年。除此之外,澳大利亞還為索國的各行各業提供各種協助,我擔任RAMSI協調官時就負責由澳大利亞派遣包括部隊等共500人的任務,在索國進行大規模的支援行動。索國人民對我們的支援都由衷地感謝,這種關係不會被一紙安全協議打破的。”

應索國要求,由澳大利亞領導的索羅門群島區域援助團(RAMSI)於2003年至2017年在索國執行維和任務。

索國:氣候變遷比中國更可怕

索國政府3月25日發表聲明,表示跟中國達成的協議具有發展性,除了維護法治外,還涵蓋了索國的人道主義需求,由於氣候變遷對索國的影響是全球的三倍,因此與中國的協議是必要的。

關於澳、新、美針對這份協議的批評,索國總理索加瓦雷3月29日直言:“這些國家根本不在乎我國島民是不是因為氣候變遷要沉入水中了。”

前索羅門群島區域援助團(RAMSI)特別協調官考柏表示,這確實是澳大利亞政府應該要檢討的地方。

他說:“以澳大利亞的角度,或許會認為中國在太平洋地區的勢力擴張是最具威脅性,但是以索國的角度顯然並非如此,氣候變遷才是他們最擔心的。澳大利亞政府在國際會議上並沒有積極解決氣候變遷的動作,也未對索國等低海拔國家做出任何承諾。我認為澳大利亞政府要更仔細地聆聽索國的聲音,了解他們擔憂,對於氣候變遷在索國造成的影響有更多的關注與研究,並且推出具體的行動改善這個狀況。”

考柏認為,只有站在索國人民的角度,理解該地區面臨的真正安全威脅,真切地關心問題並努力協助解決,才不至於逐漸失去澳索長期建立的信任關係。

圍堵與區域貿易框架並行

澳大利亞國防部長達頓(Peter Dutton)3月25日警告太平洋島國要現實地看待中國的足跡擴張、來自中國的壓力與中國擴張勢力的方式。他說:“我認為這不符合我們與索羅門群島、湯加王國以及我們在該地區的共同價值觀。”

印太軍事專家,台灣國策院資深顧問陳文甲表示,美國在掌控世界霸權地位與地緣政治版圖的雙重壓力之下,當然一定會透過經濟外交軍事三位一體的高壓手段,對中國在南太平洋進行“介入與區域拒止“,推斷美國將會祭出更大的動作來製止中索的區域合作發展。

他說:“除了加大印太戰略與AUKUS聯盟的雙重戰略圍堵力道,並廣設使領館與經貿窗口,美國將會藉由鋪設海底電纜來掌控南太平洋島國的訊息與監控中國在該地區的情報活動等等,作為反制中國擴張南太平洋勢力的對應。”

前索羅門群島區域援助團(RAMSI)特別協調官考柏認為,除了圍堵之外,澳大利亞等國更需要積極持續地與太平洋島國合作,強化已經很有基礎的合作關係,在更多實質改善生活的層面提供輔助,才能真正無畏於任何外力介入。

他說:“目前已經有許多區域性的優惠貿易協議足以協助太平洋島國與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國進出口。例如‘太平洋更緊密經濟關係協議’(Pacific Agreement on Closer Economic Relations, PACER) 這樣的區域貿易便利化計劃,通過太平洋島嶼論壇等組織,就海關便利化、檢疫程序和標準以及合格評定等關鍵問題提供技術援助,就能有效提高太平洋島國的貿易能力,所以這兩年又擴大協議。還有許多如“澳大利亞太平洋培訓聯盟”的項目,讓島國人民學得一技之長回母國改善環境,這樣的協助方式對於太平洋島國最有感。”

考柏強調,澳大利亞與太平洋島國的關係一直是涵蓋層面寬廣而且互信堅固的。澳大利亞不斷地改善區域貿易的框架,也提供島國人民特殊的工作簽證,讓島國可以在獲得協助的同時逐漸培養自己的實力,擁有自己的尊嚴。比起一帶一路等基礎設施建設或單純的金錢援助,繼續正面經營輔助島國自立的各種模式,才能鞏固與島國之間無可取代的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