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南非農民譴責中國的羊毛禁令


南非農民處理羊毛資料照。
南非農民譴責中國的羊毛禁令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28 0:00

馬希奈納(Sipiwo Makinana)生活在東開普省風景如畫的德拉肯斯堡山腳下的烏吉鎮,他是那裡的一個小牧民。

馬希奈納說,他每公斤羊毛通常能買大約150蘭特或9美元。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4月份因某些地區的口蹄疫情而禁止南非羊毛出口以來,日子就難過了。

他說,“由於中國禁令,我失去了6萬蘭特,這對我這個小牧民來說是很多的錢。”他說當地其他牧民都有很多羊毛等待出售。

南非每年出口羊毛大約價值3億美元,大約80%是賣給中國。當地農民和產業組織目前呼籲北京解除禁令。

國家羊毛種植協會總經理比爾(Leon de Beer)說,禁令導致4300萬美元的損失。

他說,“禁令沒有理由,因為南非有羊毛剪切後如何存儲的規定。”他解釋說,羊毛存儲的溫度需要符合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的規定。

比爾說,南非有4萬多小型牧羊農民,每年生產將近600萬公斤的羊毛。他們的生計和4500名季節性剪羊毛工人的生計現在都受到威脅。

比爾說,農民們也剛從乾旱中復原,8月17日計劃進行的首次季節的羊毛拍賣目前似乎會是一場空。

他對美國之音說,“中國市場如果繼續對南非的羊毛關閉,這些生產商和周邊社區會再次陷入貧困。”

新興黑人農民

南非農業協會(AgriSA)負責人里德(Christo van der Rheede)對此也擔憂。

里德說,“大部分我們的新興農民,我們是說正在向中國出口大多數羊毛的大約4萬3千新興黑人農民,他們的整個家庭此刻都日子不好過。”

南非農業商會首席經濟學家希羅布(Wandile Sihlobo)解釋說,儘管南非大多數商業種植依然是白人擁有,但種族隔離結束將近30年後,羊毛產業黑人農民的數量是最多的。

他說,“南非黑人農民佔羊毛生產的大約18%,而參與商業種植其它商品生產的黑人農民平均只佔大約10%。”

他並說,“南非正在重新建立或改善黑人農民在農業生產中的貢獻,所以禁止他們對中國出口的確正在衝擊小農民。”

過度依賴中國?

南非農業協會的里德說,協會正在遊說南非政府向中國表達關切。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向中國政府保證,我們遵守了非常非常嚴格的規定。”

他並說,“羊毛所有產地都沒有受到疾病的影響,他們還能確保出口的羊毛得到適當的處理,讓口蹄疫孢子無法生存。”

中國駐南非使館沒有回應多次的評論要求,但中國國家媒體之前報導過南非的口蹄疫爆發。

新華4月份一篇文章說,口蹄疫是南非把動物從口蹄疫控制地區非法移出造成的。

2019年的一次爆發讓南非失去了世界動物衛生組織沒有口蹄疫地區的地位。中國當時已經停止牛肉進口幾個月了。

最近的疾病爆發期間,中國和莫桑比克都進行了貿易限制。

希羅布說,南非的羊毛也向墨西哥和美國等地出售,但這些是很小的市場。

他解釋說,“南非的確無法尋找中國以外的某些其它市場,因為中國在世界上繼續是主要的羊毛賣家。”

當中國停止進口你的產品時,影響可能非常嚴重。

中國禁止澳大利亞葡萄酒以懲罰澳大利亞對新冠病毒起源的評論,讓這個產業受到打擊。

北京這個星期在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訪問台灣後禁止數百個台灣食品生產商的進口。

南非的羊毛禁令不是政治報復,而是政府對污染的擔憂舉動,但禁令顯示主要對一個國家進口的危險。

農民馬希奈納說,“這讓我們深受打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