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崛起驅使美國軍方採取亞太新戰略


美軍太平洋陸軍司令羅伯特·布朗2016年11月18日在雲南昆明出席美中救災聯合演練後舉行的記者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4 0:00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星期四(3月21日)在其網站上的一篇報導指出,正在崛起的中國驅使美國軍方對亞太地區採取新的戰術,不僅要向日本,南韓,泰國等美國主要盟友保證他們得到美國的支持,而且要防止一場潛在的戰爭發生。

由外交政策雜誌國防記者拉納·斯里格曼(Lara Seligman)撰寫的這篇報導名為“中國崛起驅使美國軍方在亞太採取新戰術”。文中提到,中國繼續擴張軍力,在南中國海上興建島礁,讓鄰國感到憂心。對此,美國軍方想要在太平洋地區擴大戰力,增加軍備,並且讓美軍進行更多的輪番派駐。

美軍太平洋陸軍司令羅伯特·布朗上將3月19日在夏威夷沙夫特堡美軍基地與記者們進行論壇活動時明白表示,中國是美軍針對的當務之急。

爭取美軍在太平洋地區擴大軍事存在與美國軍方最新的戰略重心一致。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夏納漢與他的前任,也是特朗普總統的第一任國防部長馬蒂斯將軍去年一起規劃了國家防禦戰略,當中首要防禦對象直指中國。夏納漢上星期四在美國參議院向軍事委員會提出2020年國防預算時說,中國軍事崛起和威脅對美國國防而言是越來越緊迫的問題。

外交政策雜誌的斯里格曼在報導中指出,美國軍方除了越來越關注中國大刀闊斧進行軍事現代化之外,也對中國居心叵測的經濟手段感到警惕。

通過一帶一路倡議,中國正在世界許多國家開發基礎設施和經濟投資,尤其是在太平洋地區。但是這些投資可能給一些國家帶來嚴重問題,包括無法償還債務,透明度降低,失去對天然資源的控制等。例如,2017年12月,斯里蘭卡因為無力償還中國公司債務,而正式把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移交給中國,租約有效期長達99年。斯里蘭卡批評人士認為,這筆交易威脅到斯里蘭卡的主權。

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菲爾·戴維森上個月在參議院聽證上就提出了斯里蘭卡把港口交給中國的這個事件。他說:“ 中國對我們的長程戰略構成最大威脅,威脅到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威脅到美國。”

美軍太平洋陸軍司令羅伯特·布朗上將19日在記者會上說,為了反制中國與日俱增的影響力,美國軍方的部分做法是強化美國在亞太的盟友與夥伴關係。這意味著把成千上萬美軍進行更多輪調,從美國本土短程派駐到太平洋地區。目前美國有大約8萬5千名軍人派駐在亞太地區。

美國陸軍部次長雷恩·麥卡錫接受外交政策雜誌採訪時表示,這意味著在亞太地區進行更多更大規模的軍演。他說,陸軍部在2020年國防預算中要求提高經費,以擴大目前在亞太地區的軍演,這包括首次納入印尼,馬來西亞與日本的演習,並且建立一個名為“太平洋捍衛者”(Defender Pacific )的軍演,目的在顯示美國有能力部署更大的軍力。

麥卡錫還指出,另一個強化夥伴關係的做法是向外國軍隊銷售美國軍備,教這些國家的軍隊如何使用美國軍備,幫助他們提高軍事能力。

但是,美軍戰略的另一方面是擴大美軍自己在太平洋地區的軍械量。以地面為主的美國軍方在太平洋發生戰事時,需要遠程導彈和極遠程砲彈進行戰鬥。

外交雜誌在21日的報導中指出,去年美國正式退出與俄羅斯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時,美國軍方的常規導彈和核導彈能力被限制在500公里射程內。由於中國從來沒有簽署這項條約,這讓中國不受限制,得以建造大量常規武器,包括有“航母殺手”之稱的東風-21D中程反艦彈道導彈,現在這些武器足以威脅到亞太地區的航行自由。另外,“中程導彈條約”並沒有包括超音速導彈,而這種新型武器以音速至少5倍的速度前進,射程遠達1610公里。中國現在已經研製出超音速導彈。

美國軍方希望以中國在軍事上取得的進展和對區域的威脅向國會爭取到更多經費,計劃在2020年的國防預算中以10多億美元用在發展陸基超音速導彈。與此同時,美國軍方新的戰略性遠程火砲可以配載在超音速導彈上,這種火砲能射到極遠距離。美國陸軍部次長麥卡錫對外交雜誌說,這些軍事能力2013年時就可以實現。

對於美國亞太盟友如何看待美軍加派軍隊和擴大武器能力,美軍太平洋陸軍司令羅伯特·布朗上將表示非常樂觀。他說,這些國家以他從來夢想不到的更正面態度做出回應。布朗指出,美國的亞太盟友對朝鮮試射導彈,以及中國咄咄逼人的做法深感警惕,因為這些國家正面臨一個能力十足的潛在敵手,因此他們向美國表現出極大的合作意願以及興奮感。

然而,不少美國國會議員以及有關研究人士對美國軍方為反制中國威脅而提出加大國防預算的請求有所質疑。有的不認為北京真的給美國以及美國盟友構成軍事威脅。

對於美國軍方準備強力應對中國的立場,非營利機構美中關係全國委員會現任會長史蒂芬·歐倫斯(Stephen Orlins)認為,華盛頓跟北京的較量應該是在經濟和外交領域。他說:“把中國定位為戰略對手,使得經費從我們真正更需要跟中國競爭的領域,轉移到戰略這方面。”他說,如此誇大的做法已經對美國構成惡劣的政策影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