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聯社:關於美國新冠溯源調查有六點要知道的事


2021年6月2日,美國總統拜登在艾森豪威爾行政大樓的南院禮堂就新冠應對和疫苗接種發表講話。
美聯社:關於美國新冠溯源調查有六點要知道的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1 0:00

大多數公共衛生專家和政府官員都不認同2019冠狀病毒病(COVID-19)是從中國一家實驗室洩漏出來的說法,但這個假設在美國的一項新的調查之下正在受到嚴格的審視。

專家表示,拜登總統5月26日下令對此進行為期90天的審查將推動美國情報機構收集更多信息,並審查他們已經掌握的信息。特朗普總統主政時的國務院官員公開要求對病毒的來源進行進一步調查,科學家們和世界衛生組織也發出了這樣的要求。

包括白宮首席醫學顧問安東尼·弗契醫生(Dr. Anthony Fauci)在內的許多科學家說,他們仍然認為病毒最有可能發生在自然界,然後從動物傳染給人類。病毒研究人員還沒有公開確認任何可能使實驗室洩漏的假說更有可能的新的重大科學證據。

病毒學家還說,不太可能在90天內得到關於病毒起源的明確答案。過去充分確認病毒起源和途徑的工作---比如當年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1)或艾滋病毒/艾滋病(HIV/AIDS)---已經花費了數年甚或數十年的時間。

下面來看看人們對美國對新冠病毒的調查情況都知道了些什麼。

情報機構在審查什麼?

拜登下令對白宮所說的導致“兩種可能的情景”的初步調查結果進行審查,即病毒是從動物傳播給人類或是源自實驗室洩漏。白宮的聲明說,在18個情報機構中,有兩個機構傾向於認為這是一種來自自然界的傳播;另一個機構傾向於源自實驗室洩漏。

有一份引起新的注意的文件是特朗普政府最後幾天公佈的一份國務院情況說明。這份備忘錄提到,美國認為,中國武漢一家實驗室的三名研究人員在2019年11月曾因呼吸道疾病去醫院尋求治療。然而,這份報告並不是結論性的:這些員工的疾病的來源和嚴重程度並不為人知,而且在中國,大多數人在有常規醫療保健需求時,也經常是去醫院,而不是去家庭保健醫生那裡。

這份備忘錄還指向“增加功能”的研究---理論上它可以增強病毒的致命性或傳播性---這些研究據稱是在美國的支持下在武漢實驗室進行的。然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此後堅決否認美國對在武漢開展的冠狀病毒的任何“增加功能”的研究提供過支持。

曾在特朗普政府擔任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副助理國務卿戴維·費斯(David Feith)表示,他支持拜登有關加強審查的呼籲。費斯說:“總統聲明中隱含的意思是,要分析和收集的東西比迄今為止分析或收集的要多。”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拒絕置評。

中國是否正在妨礙調查?

白宮的這份聲明批評中國缺乏透明度,與此前民主黨和共和黨人的批評相呼應。白宮表示:“我們的檢查人員在最初的那幾個月裡未能前往實地,這將永遠妨礙對COVID-19起源展開的任何調查。”

美聯社報導了中國對世界衛生組織對病毒的調查進行的干涉以及中國在網上散佈陰謀論的情形。近年來,中國還強迫記者離開中國,並讓武漢和其他地方的吹哨人噤聲或入獄。

中國缺乏透明度是一個常見的重大挑戰。但這本身並不一定意味著有什麼特別的東西被隱藏起來。

“問題是當你在高度政治化的環境中做出那個聲明(拜登呼籲調查),它使中國更不可能與病毒溯源努力進行合作,” 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全球衛生問題的高級研究員黃嚴忠(Yanzhong Huang)說。

科學家們認為病毒的起源是什麼?

調查實驗室洩漏可能性最令人信服的理由不是任何新的確鑿證據,而是病毒傳播的另一種途徑尚未百分之百地得到證實的事實。

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的疫苗和傳染病組織(Vaccine and Infectious Disease Organization)的病毒學家阿林賈伊·班納吉(Arinjay Banerjee)說,“很大的可能性仍然是,這種病毒來自一個野生動物宿主。”他提到這樣一個事實,也就是溢出事件---病毒從動物傳染給人類---在自然界中是常見的,而且科學家已經知道有兩種類似的β冠狀病毒在蝙蝠中進化,並在人類感染時引起流行病,那就是SARS1和中東呼吸綜合徵(MERS)。

然而,此案尚未完全結案。“有概率,也有可能性,” 他說。“因為還沒有人在任何動物身上發現一種與SARS-CoV-2(造成COVID-19的新冠病毒)百分之百相同的病毒,研究人員仍有研究其他可能性的空間。”

確認病毒的來源需要多長時間?

百分之百地確定病毒的來源通常不是那麼迅速和容易,甚至不可能做到。

例如,在通過全球疫苗接種計劃根除天花之前,科學家們從未證實過天花病毒的起源。

對於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ARS)來說---一種由β冠狀病毒引起的疾病,就像目前的冠狀病毒---研究人員在2003年2月首次發現了這種病毒。同年晚些時候,科學家發現了可能的中間宿主:在中國廣東的活體動物市場發現的喜馬拉雅棕櫚果子狸。但直到2017年,研究人員才在中國雲南省的蝙蝠洞中發現了病毒的可能最初源頭。

明白病毒的起源有多重要?

從科學的角度來看,研究人員總是熱衷於更好地了解疾病是如何進化的。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如果一種病毒已轉變為主要通過人對人的接觸傳播,那麼發現病毒的來源對控制該疾病的戰略來說就不那麼重要了。

維拉諾瓦大學(Villanova University)環境與公共衛生專家黛博拉·塞利格森(Deborah Seligsohn)說:“一旦人與人之間的傳播變得普遍,起源問題和疾病控制問題就變成兩回事了。”

拜登的民主黨政府表示,查明新冠病毒來源關係到防控未來的大流行病。

白宮副新聞秘書卡琳·讓-皮埃爾(Karine Jean-Pierre)說:“我們必須要查明這場大流行病的起源,不僅是為了了解這場大流行病,也是為了了解未來的大流行病。”

共和黨人要求對可能發生的實驗室洩露事件展開更多調查,這是指責中國、證明特朗普對疫情處理正確的更廣泛努力的一部分。美國已有近60萬人死於COVID-19,是死亡人數最多的國家。

90天後會發生什麼?

許多科學家告誡說,90天的調查不太可能產生明確的新答案。

“我們很少得到確鑿的證據,”哥倫比亞大學疾病研究人員斯蒂芬·莫爾斯(Stephen Morse)說。“即使在最好的情況下,我們也很少得到確定性,得到的只是不同程度的可能性。”

任何發現都可能在政治上具有爆炸性,特別是如果有新證據支持或否定人畜共患病轉移或實驗室洩漏的理論。在90天的審查之後,如果按照普遍預計的那樣沒有得出明確的結論,這可能會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對者提供有用的材料,也會讓陰謀論者覺得更有話說。

與此同時,像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黃嚴忠這樣的專家懷疑,中國可能只會採取更多的打壓措施,給本已緊張的關係增添另一個複雜因素。“這可能會更加難以迫使中國讓步以允許另一個團隊訪問武漢或在那裡不受限制地進行調查,”他說。

(本文依據了美聯社的報導。)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