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妻子高歌直面媒體批中國政府是“魔鬼”


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妻子高歌在法國里昂接受美聯社採訪。(2021年11月18日)

在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一級督察胡彬郴競逐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執委一職引發人權團體和國際政壇關切之際,曾經擔任過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建偉的妻子高歌接受美聯社獨家專訪,痛批她丈夫一度服務過的中國政府是“魔鬼”。

孟宏偉2016年當選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但是他的任期只過了一半便突然結束,因為他在2018年返回中國後突然失踪。去年1月,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他有期徒刑13年半。讓人頗感諷刺的是,一位終生在中國國內外抓捕罪犯的高層官員,最後自己竟以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身份在任上被捕,並被判刑入獄。同樣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國際刑警組織對孟宏偉的被捕毫不知情,曾不得不向中國政府打聽孟宏偉的下落。

孟宏偉返回中國失踪後,他仍在法國的妻子高歌帶著一對雙胞胎兒子尋求政治庇護,很快成為政治難民。高歌曾懷疑有中國特工試圖綁架她和孩子,因此目前受到法國警方24小時的保護。

高歌之前也曾舉行記者會或接受媒體採訪,為她丈夫鳴冤叫屈,呼籲中國政府釋放她丈夫。但是每一次,她都背對攝像機或照相機,不讓自己的容貌曝光,以防自己遭到不測。

資料照:孟宏偉的妻子高歌2018年10月7日在法國里昂舉行記者會,背對攝影機。

根據美聯社星期四(11月18日)發自法國里昂的報導,高歌這次接受訪問首次解開面紗,直面記者的攝像機和照相機鏡頭。報導稱,她冒著生命危險,控訴中國政府的迫害與暴行。

“我有責任露出我的臉來告訴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高歌說。“過去3年我學會了– 就像我們學會如何與新冠病毒共存一樣– 我也知道瞭如何與當局這個魔鬼共存。”

“魔鬼”已經成為高歌口中中國政府的代名詞。“因為他們吞噬自己的孩子,”高歌說。

美聯社在報導中指出,全世界批評中國政府的人很多,現在還有很多人要發起抵制明年2月舉行的北京冬奧會,但是高歌的情況非常特別,因為她和她的丈夫曾經是圈內人,是中國政府的高官,而她的丈夫現在已經淪為階下囚,她也只能以局外人的身份來看中國。高歌對美聯社說,這一變化是如此之大,她已經不大使用“高歌”這個中國姓名,而是更習慣使用她自己為自己選擇的“格雷斯∙孟”(Grace Meng)這個名字,也就是格雷斯再冠上夫姓。

“我已經死過一回,又重生了,”高歌說。

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的妻子高歌在法國里昂接受美聯社採訪後拍照。(2021年11月18日)

高歌說她對即將年滿68歲的孟建偉目前的下落和健康狀況完全不知情。他們兩人之間最後一次通訊還是在孟建偉出差回中國的2018年9月25日,那一天她收到孟建偉兩條簡訊,第一條說“等我電話”,4分鐘後收到的第二條簡訊則是暗示危險的廚房菜刀的表情符號。高歌認為孟建偉的簡訊很可能是從他在中國公安部的辦公室中發出的。

高歌說,從那以後她就再也沒有聯絡上孟建偉。她的律師多次發信給中國政府,但都是石沉大海無回音。她甚至都不能確定孟建偉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上。

“我已經悲傷到不能再悲傷的地步,”她說。“當然這對我的孩子也很殘忍。”

“我不希望孩子們沒有父親,”她說著就哭了起來。“每當孩子們聽到有人敲門就會抬頭張望。我知道他們希望進來的人就是他們的父親。但是每一次,當他們發現不是時,就會悄悄地低下頭。他們也是極其勇敢。”

中國政府有關孟建偉的信息發布也是零零碎碎。2018年10月,就在高歌首次在里昂召開記者會就她丈夫失踪拉響警報後不久,中國政府發布一份聲明稱,孟建偉因為並未細說的違反行為而被調查。美聯社認為,這說明孟建偉成為中共黨內清洗的一位受害者。

2017年7月4日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在新加坡國際刑警組織世界大會開幕式上講話。

國際刑警組織隨後宣布,孟建偉已經辭去主席一職,而且立即生效。這讓高歌至今仍憤怒不已。她指責國際刑警組織“一點忙都不幫”。她認為,一個在全球執法上進行合作的組織沒有採取強硬的立場,反而鼓勵了北京的威權行為。

“一個被迫失踪的人能夠出於自願寫辭職信嗎?”她問。“一個刑警組織怎麼能對這樣明顯的刑事犯罪行為視而不見呢?”

中國政府2019年宣布將孟建偉開除出黨,指責他濫用職權以滿足家人“奢侈的生活方式”,讓他的妻子利用他的職權謀取私利。2020年1月,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判處孟建偉有期徒刑13年半。法院在判決書中聲稱,孟建偉受賄金額高達200萬美元,他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而且還表達了悔意。

不過高歌一直認為,對她丈夫的指控都是虛構的,孟建偉被清洗是因為他利用他的職權推動改革。

“這是個假案,是政治上的不同意見被弄成刑事犯罪的典型案例,”高歌說。“中國今天的腐敗狀況非常嚴重,到處都有。但是在如何解決腐敗問題上卻有兩種觀點。一種就是目前使用的方法,另一種就是推動憲政民主,從根子上解決問題。”

高歌還向美聯社介紹了她自己的身世。她說,她的父輩和祖父輩也曾有過良好的政商關係,但是也曾遭受過迫害。歷史有時會重複。

“當然,這是我們家庭的大悲劇,也是我們極大痛苦的原因,”高歌告訴美聯社。“但是我也知道,今天中國非常多的家庭也正面臨與我們家一樣的命運。”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