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運“小強”新冠離世,“牆內”為何大力宣傳?


丁建強參加在UCLA舉行的悼念李文亮活動資料照。 (2020年2月17日)
民運“小強”新冠離世,“牆內”為何大力宣傳?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7 0:00


12月21日,經常被人稱為“小強”的民運人士丁建強,因新冠肺炎在“洛杉磯縣綜合醫院(LAC-USC Medical Center)”逝世。丁建強本不是大名人,他的離世卻引發“牆內”中國媒體廣泛反響,並獲得從牆內延伸到牆外的巨大關注。這些反響和關注的總體導向是把他定義為“跪美者”,惡言相向並彈冠相慶,慶賀他感染病毒,更慶賀他英年早逝。

丁建強是誰?

丁建強的生命休止符畫在55歲。他原本患有腎衰竭,每週在醫院透析兩到三次。今年開始洗腎之前,他經常拿來調侃自己的軼事是:“每次醫生看到我的指標,都吃驚地問我,‘你怎麼還活著?!’”

丁建強隨時準備抵達生命的終點。不過,他沒有料到,自己會像許多藝術家一樣,將在身後名聲大噪。

法律學者鄭存柱資料照。 (圖片由本人提供)
法律學者鄭存柱資料照。 (圖片由本人提供)

法律學者鄭存柱在推特中這樣評論:“21日之前,國人不知道丁建強是誰。感謝微博、知乎、今日頭條和有關大V的友情宣傳,現在很多人知道了丁建強先生。”

“中國民主人權聯盟”說:“丁建強弟兄於八九年在上海參加學運後被通緝入獄,多年來從未停止過為中國民主的努力。”

鄭存柱告訴美國之音,丁建強早年畢業於華東政法大學,因參與六四而長期受到政府迫害,無法正常生活,於2014年逃到美國。他去世前,仍在等待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不過,他卻得以享受美國政府的全額醫療保險。

網名“一劍飄塵”的推文認為,許多類似丁建強的人為了追求讓中國美好的理念而犧牲了一生:“我是今天看新聞,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人……可以說,中國存在不少這樣一直堅定而默默無聞的反共勇士。”

猛火攻“強” ,官媒罕見報民運

《環球時報》旗下的公眾號“補壹刀”,26日在題為“跪美者之死”的文章中稱:“丁建強死之前可能都沒有料到,自己會因為感染新冠肺炎喪命。在他的社交媒體推特中,幾千條推文中只有兩個核心詞:'反華'和'舔美'。”

“跪美”一詞新近流行,源於新華社12月16日題為“‘崇美’‘跪美’的軟骨病得治”的署名文章。該文稱,“崇美、跪美者,往往是逢美必捧、逢中必貶”,並且警告說,有些人“艷羨美式民主”、“吹捧美國人權現狀”、“誇大美國製度的修復能力”,等等。

鄭存柱對美國之音說:“老丁儘管沒有名氣,對中共也沒有威脅,不過,卻符合他們所稱的'跪美者'的標準,所以國家機器就開動起來了,通過鞭韃丁建強這個'敵人',攻擊美國的民主和價值觀。”

與此同時,輔助宣傳機器和牆內外的紅色自媒體也隨著節奏而動。

有上百萬訂閱的自媒體北美《留學生日報》22日刊文,大量使用丁建強生前的推特貼,稱丁建強“辱罵祖國”,並說,美國目前疫情嚴重,“美國國會卻還在忙著發錢,通過了一個9000億美元的法案……生命和自由卻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

著名經濟學家、中國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23日在紅歌會網刊文,說丁建強是“海外著名反華公知……在社交媒體上惡毒攻擊中國,現在死於新冠,也算求仁得仁”。

梅新育推斷,追求民主反對獨裁就是“反華”;批評政府就是“惡毒攻擊中國”,於是,對丁建強這位“政治不正確者”的逝世表達了克制的慶幸。

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主席陳維明資料照。 (美國之音,2019年9月)
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主席陳維明資料照。 (美國之音,2019年9月)

民運“小強”新冠離世,“牆內”為何大力宣傳?

丁建強參加在UCLA舉行的悼念李文亮活動資料照。 (2020年2月17日)

12月21日,經常被人稱為“小強”的民運人士丁建強,因新冠肺炎在“洛杉磯縣綜合醫院(LAC-USC Medical Center)”逝世。丁建強本不是大名人,他的離世卻引發“牆內”中國媒體廣泛反響,並獲得從牆內延伸到牆外的巨大關注。這些反響和關注的總體導向是把他定義為“跪美者”,惡言相向並彈冠相慶,慶賀他感染病毒,更慶賀他英年早逝。

丁建強是誰?

丁建強的生命休止符畫在55歲。他原本患有腎衰竭,每週在醫院透析兩到三次。今年開始洗腎之前,他經常拿來調侃自己的軼事是:“每次醫生看到我的指標,都吃驚地問我,‘你怎麼還活著?!’”

丁建強隨時準備抵達生命的終點。不過,他沒有料到,自己會像許多藝術家一樣,將在身後名聲大噪。

法律學者鄭存柱在推特中這樣評論:“21日之前,國人不知道丁建強是誰。感謝微博、知乎、今日頭條和有關大V的友情宣傳,現在很多人知道了丁建強先生。”

“中國民主人權聯盟”說:“丁建強弟兄於八九年在上海參加學運後被通緝入獄,多年來從未停止過為中國民主的努力。”

鄭存柱告訴美國之音,丁建強早年畢業於華東政法大學,因參與六四而長期受到政府迫害,無法正常生活,於2014年逃到美國。他去世前,仍在等待獲得美國永久居留權,不過,他卻得以享受美國政府的全額醫療保險。

網名“一劍飄塵”的推文認為,許多類似丁建強的人為了追求讓中國美好的理念而犧牲了一生:“我是今天看新聞,才知道還有這樣一個人……可以說,中國存在不少這樣一直堅定而默默無聞的反共勇士。”

猛火攻“強” ,官媒罕見報民運

《環球時報》旗下的公眾號“補壹刀”,26日在題為“跪美者之死”的文章中稱:“丁建強死之前可能都沒有料到,自己會因為感染新冠肺炎喪命。在他的社交媒體推特中,幾千條推文中只有兩個核心詞:'反華'和'舔美'。”

“跪美”一詞新近流行,源於新華社12月16日題為“‘崇美’‘跪美’的軟骨病得治”的署名文章。該文稱,“崇美、跪美者,往往是逢美必捧、逢中必貶”,並且警告說,有些人“艷羨美式民主”、“吹捧美國人權現狀”、“誇大美國製度的修復能力”,等等。

鄭存柱對美國之音說:“老丁儘管沒有名氣,對中共也沒有威脅,不過,卻符合他們所稱的'跪美者'的標準,所以國家機器就開動起來了,通過鞭韃丁建強這個'敵人',攻擊美國的民主和價值觀。”

與此同時,輔助宣傳機器和牆內外的紅色自媒體也隨著節奏而動。

有上百萬訂閱的自媒體北美《留學生日報》22日刊文,大量使用丁建強生前的推特貼,稱丁建強“辱罵祖國”,並說,美國目前疫情嚴重,“美國國會卻還在忙著發錢,通過了一個9000億美元的法案……生命和自由卻不是金錢可以衡量的。”

著名經濟學家、中國商務部研究員梅新育23日在紅歌會網刊文,說丁建強是“海外著名反華公知……在社交媒體上惡毒攻擊中國,現在死於新冠,也算求仁得仁”。

梅新育推斷,追求民主反對獨裁就是“反華”;批評政府就是“惡毒攻擊中國”,於是,對丁建強這位“政治不正確者”的逝世表達了克制的慶幸。

微博帳號有60多萬關注者的“地瓜熊老六” ,12月22日也就丁建強去世發表評論,稱:“雖然大家討厭方方,但是,方方目前還屬於人民內部矛盾。但是,河山碩(丁建強)已經屬於赤裸裸的敵我矛盾了。”

據稱,“地瓜熊老六” 真名劉魯東,是帶編制的網評員。

中國民主黨洛杉磯委員會主席陳維明說,丁建強不是知名民運人士,他的去世卻引起了中國方面如此大的反應是“很不正常的”:“中共的外宣,對海外民運人士對正義、民主、自由的追求,從來就沒有過報導,都是被消音的。”

陳維明認為,現在海外民運人士因新冠逝世,中國方面如此關注,就是因為“幸災樂禍”。

黨文化灌輸到兒童,殘缺無人性始於早教

在丁建強推特上幸災樂禍的推文。 (圖片來自河山碩推特賬戶)
在丁建強推特上幸災樂禍的推文。 (圖片來自河山碩推特賬戶)

筆者看到,丁建強推特中的跟帖部分,為他的離世彈冠相慶的評論成群結隊,“哈哈”聲不絕於耳。這些評論沒有掩飾自己來自牆內的身份,也不掩飾對獨裁的誇讚和臣服,以及對自由民主的仇恨。

美國“對華援助協會”創始人傅希秋博士對美國之音說:“丁建強弟兄因為中共病毒過世,中共網軍、五毛幸災樂禍,突破基本人倫底線,無需談言論自由和政治觀點問題,基本人性都是泯滅的,很悲哀。其實,按照中國傳統文化,也是死者為大,尊重逝者是基本人倫。”

傅希秋還說,老丁又不是一個多麼強大的、知名的頭號敵人,不過是表達一下自己的觀點,死後都要被中共如此文攻武鬥。中共黨文化、馬列意識形態,不僅僅是對一代人而是對幾代人的摧殘……灌輸一直到兒童,讓他們產生殘缺的毫無人性的心態。

耿冠軍參加聲援王炳章的同囚活動資料照。 (2020年6月18日,美國之音)
耿冠軍參加聲援王炳章的同囚活動資料照。 (2020年6月18日,美國之音)

推特名為“直接民主”的耿冠軍告訴美國之音,他也感染了新冠,22日凌晨收到陽性檢測結果之後,立即在社交群裡提醒大家。

他說:“前一天丁建強的事兒剛剛被他們引爆,現在又出來一個,高興得不行,說我們要‘被團滅’,開始在我推特上罵,24小時達到五萬多點擊。”

《環球時報》旗下公眾號“補壹刀”,在上文提到的26日的文章中說:“被網友發現的又一個在美國感染新冠的反華分子,網名叫'直接民主'。從推文中可以看出,他與丁建強是認識的。”

“補壹刀”在文中說,耿冠軍“ 一邊'舔美'說,在美國治療新冠肺炎不用花一分錢,而且是醫院催著感染者去醫治,另一方面自己卻生扛著不願意去醫院” 。

民運人士耿冠軍在社交群發布新冠檢測陽性的通知。 (圖片來自耿冠軍社交賬戶)
民運人士耿冠軍在社交群發布新冠檢測陽性的通知。 (圖片來自耿冠軍社交賬戶)

耿冠軍告訴美國之音,他有醫療保險,但是,可以選擇自主隔離,既不會被醫院拒絕治療,也不會被有關部門強行抓走、強行治療,或者強行封門。

他說,那些拍手稱快的人“心理陰暗程度比較高,聽說特朗普感染了歡呼,聽說民運的感染了也歡呼。”

據稱,耿冠軍當時發出的檢測陽性通知,現正在國內熱傳中。這個通知這麼說:“中午收到的,複查結果。共兩頁,陽性。必須告訴大家,但一點不意外。亡我之心不死的蛆們,歡呼吧!”

韭菜捍衛鐮刀的鋒利,不知共產意識注定殘酷

媒體和網民對民運圈感染新冠的謾罵和歡呼,基於的名正言順的理由是,這些人是“民運分子”,是“反華分子”,是“跪美、舔美者”,因此“罪有應得”。

鄭存柱對美國之音說:“其實我們因為愛中國才批評政府,對政府和統治者歌功頌德的行為其實是在害中國。我們試圖讓中國成為一個美好的國家,讓她獲得應有的文明和價值觀,實現民主。我們因為有這樣的追求在中國無法生存,所以才來到美國……當年的孫中山也被清政府說是賣國。”

“對華援助學會”創始人傅希秋博士資料照。 (美國之音2020年9月)
“對華援助學會”創始人傅希秋博士資料照。 (美國之音2020年9月)

傅希秋告訴美國之音,中共黨文化和無神論者的思維中,殘酷是必然結果;中共相信的就是對敵人像冬天一樣殘酷無情,連自己的建國元勳劉少奇,被打成敵人之後,也完全喪失人的權利;只要被視為異己,不隸屬於一個階級,後果就是相同的,“薄熙來又怎樣,周永康又怎樣,現在看起來馬雲又會怎樣。”

傅希秋說,這個規律不僅僅是在中國如此,無論是柬埔寨的波爾布特,還是前蘇聯或者東歐共產國家,都視人命如芥末,“如果你擋了道,肯定會被碾死,而且碾死一萬年,屍骨無存。”

傅希秋說,推行馬列、共產、無神論的這些國家,共性都是沒有人權、都是與普世價值為仇。在他們眼裡,權力才是最終目標,人是沒有價值的。

在美國,法律規定,死刑犯被行刑之前需要體檢;死刑犯必須身體健康才能被執行死刑。這是為了避免受刑人因為被行刑而經歷不必要的痛苦。

諷刺丁建強逝世的推文。 (圖片來自河山碩推特賬戶)
諷刺丁建強逝世的推文。 (圖片來自河山碩推特賬戶)

最近開播的電視連續劇《大秦賦》引發廣泛議論。有網友這樣評論:“商鞅被車裂,白起被刺死,韓非被李斯陷害毒死……秦始皇暴斃,兒女被胡亥殺了,胡亥被趙高殺了,趙高被子嬰殺了,子嬰被項羽殺死……請問大秦帝國里面誰是贏家?”

有網友回答:“秦人不幸秦政幸,秦政有幸誰不幸?”

傅希秋說,中美之間不是兩種文明的衝突,而是野蠻與文明的對峙。

有諷刺者說:“見上帝,這是河山碩做的最正確的事情”。

的確,網名河山碩的丁建強,用自己的不幸早逝,把共產意識的非人性全面引蛇出洞,並讓其大步裸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