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美國撤軍對中國在阿富汗利益造成挑戰


在阿富汗南部,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在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的前線填充沙袋,附近有一個紙板標誌,提醒大家塔利班可能在任何地方(2001年12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4 0:00

分析人士認為,美國宣布今年從阿富汗撤軍,將給中國在這個亞洲國家的利益造成打擊,北京必須應對美軍撤離後的安全和經濟挑戰。

美國總統拜登上月宣布,美國要在911事件二十週年時完成從阿富汗的撤軍。目前至少有2500名美軍被部署在9600人的北約阿富汗特派團中。

分析人士說,在美國安全部隊撤離之際,中國必須再度權衡其在阿富汗的戰略。動蕩的安全局勢不僅會挑戰中國在該國的經濟利益,還可能威脅中國的邊境安全。

許多分析認為,在美國撤軍後,阿富汗政府很難維持國內政治局勢的穩定。目前,政府軍主要控制大城市,塔利班則分佈在更廣的鄉村地區,對阿富汗安全部隊形成相當大的威脅。

就在美國和北約部隊開始撤軍的當天5月1日,塔利班攻陷了阿富汗南部加茲尼省(Ghazni)的一個軍事基地,俘獲了數幾名政府軍人,打死數人。

智庫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告訴美國之音:“美軍撤出以後,阿富汗是否會產生權力真空, 塔利班和政府能否和談, 現在仍在未知. 但是總體看來,中國的政策圈對阿富汗近期未來的前景比較悲觀。”

利益受阻

中國和阿富汗在狹窄的瓦罕走廊(Wakhan Corridor)東端相毗鄰,邊界線只有約90公里。過去20年裡,中國借助國際安全部隊維護下相對穩定的局勢,在當地發展了大量有利可圖的交易。

中國瞄準了阿富汗的能源和自然資源,成為阿富汗最大的境外投資者。中國國有企業以30億美元競得阿富汗艾娜克(Aynak)銅礦的開採權,該銅礦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大的未開發的銅礦區之一。

2016年,中國將“一帶一路”項目網絡延伸到阿富汗,中國江蘇省和阿富汗北部港口城市海拉頓開通了貨運鐵路,中國還在阿富汗國內興修光纜等基礎設施。阿富汗還是中國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員。

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有維吾爾人組織活動也是中國加大投入的一個原因。去年12月,阿富汗情報當局稱,他們截獲了一個中國間諜集團,該團伙追踪並瞄準阿富汗境內的維吾爾人。

美國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的政治學教授維什尼克(Elizabeth Wishnick)表示,中國擔心阿富汗會日漸成為維吾爾人組織進行跨境活動的基地。

她告訴美國之音:“在阿富汗沒有安全保證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可能會有更多理由繼續對新疆採取鎮壓措施。”

派兵阿富汗?

有些分析認為,如果安全局勢對中國的邊界構成威脅,中國有可能向阿富汗派兵。但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專家表示,這種情況不太可能發生。

孫韻說:“保護中國邊境安全最好是阿富汗能夠實現內部穩定,如果不可能,中國會加強邊境管控和內部防控,在阿富汗內部長期駐軍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

她指出,阿富汗在中國被稱為“帝國墳場”,英國、蘇聯和美國紛紛折戟, 中國不想重蹈覆轍。

中國在阿富汗的軍事存在一直有限。目前中國在阿富汗有一些私人保安部隊來維護其在當地的利益,並在領國塔吉克斯坦有一些邊境保安部隊。

維什尼克稱,如果安全形勢加劇,中國更可能加入聯合國派出的維和特派團。

她說:“如果中國在阿富汗派駐軍隊,會給印度敲響警鐘,因為迄今為止,印度向阿富汗提供的援助比中國多得多。俄羅斯也可能不歡迎中國在阿富汗增加軍事存在,更不用說中亞地區了。”

中國官方多次否認向阿富汗駐軍,中國國防部僅在2018年表示,正在支持阿富汗的國防和反恐行動,但沒有提供細節。相比之下,美國過去20年在阿富汗的軍事投入超過一萬億美元。

兩派斡旋

專家認為,在美國撤兵後,中國最有可能採取兩派平衡的策略,即與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同時保持接觸。

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研究員、前美國國防部官員魯賓(Michael Rubin)告訴美國之音:“中國不會做出價值判斷......相反,中國會簡單地與雙方合作,賄賂他們認為必要的人,以獲得他們想要的東西。”

中國在阿富汗的經濟投入賦予其槓桿,阿富汗政府很可能會與中國繼續保持良好的關係,以在無休止的戰爭中試圖重建經濟,這將維護中國在阿富汗的現有利益。

同時,中國一直在鞏固與塔利班的關係,與阿富汗政府一樣,塔利班在其控制的地區也需要發展經濟。北京在組織阿富汗和平談判方面有一定的經驗,2019年,塔利班的一個代表團在北京與中國官員舉行了會晤。

中國與巴基斯坦的深厚關係還在傳統上被視為對阿富汗內部政治施加影響的重要渠道。巴基斯坦情報部門被指與塔利班之間保持聯繫。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政治學教授卡茨(Mark N. Katz)告訴美國之音: “如果塔利班真的推翻了喀布爾政府,中國將嘗試與塔利班合作,希望他們被證明是腐敗的,從而可以被收買。”

中國的經濟籌碼能否平衡阿富汗各方還需考驗,但在美國宣布撤軍的同時已有令人擔憂的消息傳來。塔利班拒絕出席4月16日在伊斯坦布爾舉行的由美國和中國牽頭的和平會議。聯合國的的一份報告證實,今年一季度阿富汗的平民死亡人數增加了近30%。

卡茨指出,如果塔利班的暴力行為威脅到中國的利益,中國可能被迫反擊,最終局面可能失控。

他說:“如果塔利班堅持他們的聖戰根源,支持鄰國聖戰分子,中國可能會尋求合作來遏制他們。不過,所有這些國家都會盡量將遏制塔利班的主要責任推給對方。其結果可能是,包括中國在內,沒有人能夠有效對付塔利班。”

五角大樓5月6日表示,撤軍仍在按計劃進行。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陸軍上將米利(Mark Milley)說,以他的職業軍人觀點來看,塔利班獲勝和喀布爾陷落並不是自動定論。他說:“我個人見證了......阿富汗安全部隊是能夠戰鬥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