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大利亞表示仍歡迎中國投資 但國安和關鍵基礎設施考量為審批關鍵


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一個煤炭場。(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主席歐文(David Irvine)表示,澳大利亞並沒有對來自中國的投資關上大門,但是國家安全考量和關鍵基礎設施的保護已成為該委員會審批外資的重點。

歐文是星期四(10月14日)在悉尼一場投資會議上作上述表示的。

路透社在報導這一新聞時說,過去4年中,中國對澳大利亞的投資暴跌50%,只有120億澳元(約合88.9億美元)。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中國對資本輸出實施了更嚴格的管控;而另一方面則是澳中關係的急劇惡化。中國曾經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外資來源,但是近年來,來自中國的投資急劇下降。

“就什麼資產可以購買以及什麼領域你可以投資,以及投資的出處和來源國而言,我們實施的是一項非歧視性的投資政策,”歐文在由花旗集團舉辦的澳大利亞與新西蘭投資會議上表示。

花旗集團負責企業財務及諮詢的總經理卡泰爾(Alex Cartel)曾在當天的會議上暗示,澳大利亞實際上對來自中國的投資“關上了大門”。

而歐文否認了卡泰爾的說法。他指出,過去一年約有佔總數20%的250份獲批准的投資申請在某種程度上都有中國的參與。

“我們持續歡迎中國公司的投資申請。如果他們投資的領域涉及國家安全利益,那他們將和其他投資這些領域的人接受同樣的審查。”

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今年7月,澳大利亞對中國的出口暴增到創紀錄的194億澳元(約合144億美元)單月新高。但是雙方的外交與政治關係卻跌入低谷,北京以各種藉口,對澳大利亞煤炭、葡萄酒和大麥等產品的進口實施限制。

澳大利亞去年對其外國投資法規進行了50年來最大的改革,賦予政府在認定一家公司可能造成國家安全風險的情況下,迫使其出售公司股權的特別權力。

歐文曾任澳大利亞情報機構的首長,並於2017年被任命為隸屬於財政部的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主席。

歐文指出,澳大利亞對外國投資法規進行改革是因為意識到全球戰爭中一個越來越重要的考量就是對關鍵基礎設施的破壞,而澳大利亞必須將關鍵基礎設施的保護納入外國投資審查的考量,而這也是很多其他國家也在做的事情。

“他們說澳大利亞(投資)環境困難,是的,我經常聽到這樣的抱怨。但是澳大利亞實際上並不是唯一在投資法規中加大國家安全因素考量的國家,”歐文說。

歐文在投資會議上發言時,澳大利亞政府正在重新審查中國嵐橋集團(Landbridge)2015年以5.6億澳元(約合4.15億美元)租賃澳大利亞北領地達爾文港99年的投資案。達爾文港地處澳大利亞北海岸,被稱為印太的門戶。此前一直有消息說,澳大利亞有可能否決這項投資案,並強迫嵐橋集團撤資。

歐文承認,鑑於不斷變化的地緣戰略環境,該投資案“現在正在被再次審查”,但他期盼中國企業繼續在澳大利亞投資。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