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之音專訪布林肯:俄羅斯何去何從有明確選擇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基輔接受美國之音東歐分社社長邁羅斯拉娃·貢加澤專訪。(2022年1月19日)

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星期三(1月19日)在基輔接受美國之音東歐分社社長邁羅斯拉娃·貢加澤的專訪時談到他與烏克蘭領導人的會談以及阻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前景。

以下是這次採訪的文字記錄譯文。為清晰起見,本文經過了編輯。

記者: “下午好。今天我們在烏克蘭。它遭到了俄羅斯的入侵和威脅。普京現在要求西方國家離開烏克蘭,理由是它屬於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今天,我們有機會與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討論這場危機。謝謝你!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感謝你抽出時間……”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很高興與你在一起。”

記者: “你的政府說俄羅斯隨時都可能入侵。你的政府準備做什麼來遏阻俄羅斯的侵略?如果俄羅斯明天入侵,你準備好採取的三大步驟是什麼?”

布林肯: “首先,我們已經向俄羅斯提供了一個明確的選擇,一方面是尋求對話和外交,另一方面是對抗和後果,在這之間做出選擇。我們剛剛與俄羅斯進行了一系列密集的外交接觸,包括我們通過北約的戰略穩定對話進行的直接接觸以及在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與北約-俄羅斯理事會進行的接觸。我仍然希望俄羅斯將尋求這條外交道路。這顯然更可取。”

記者: “但是,美國的……”

布林肯: “但是,就你的觀點而言,我們也-我們同樣明確表示,如果俄羅斯選擇重新侵略烏克蘭,我們– 而且不僅僅是我們,美國,我們,許多國家,整個歐洲,甚至一些歐洲以外的國家- 將以三種方式做出非常有力和堅決的回應。首先,我們一直在開展緊張的工作,討論廣泛的製裁措施,金融、經濟、出口管制和其他的制裁……”

問: “這是否包括……?”

布林肯: “我不打算詳細說明它們是什麼,但我們正在與歐洲的盟友和夥伴進行密切的協調。第二個後果幾乎肯定是對烏克蘭的進一步援助、防禦性的軍事援助。第三,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北約將不得不在其東翼加強自己的防禦。你知道,這件事特別令人震驚的是,說的這個問題,早在2014年,普京總統就已經使他所說的他本想要防止的事情更加惡化了,因為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佔領克里米亞以及頓巴斯地區後,北約不得不加強自身的力量以及採取其他的措施。因此,我們清楚地列出了對俄羅斯的後果,而且還列出了通過外交方式解決分歧的更可取的途徑。我們將看普京總統決定走哪條路。”

記者: “把俄羅斯踢出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SWIFT)以及對普京個人及其家人進行製裁是否在考慮之中?”

布林肯: “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這不僅僅只是我在說這件事。七國集團、世界主要的民主經濟體、歐盟、北約都已宣布,作為機構,作為國家的集合體,如果俄羅斯再次侵略烏克蘭,將對俄羅斯造成“巨大的後果”,我用的是原話。我們還說過,我們正在考慮的措施遠遠超出了我們過去、包括2014年所採取的步驟。我不會在這裡詳細說明它們或提前傳達我們採取的步驟。但我可以告訴你,後果會很嚴重。但是,我想再次堅持這樣一個事實,那就是不走那條路要可取得多。我們已做好這樣做的充分準備。但我們更傾向於看我們能否解決分歧,通過外交解決雙向的關切。”

記者: “俄羅斯要求對永遠不接受烏克蘭加入北約的要求做出書面回應,——你們是否正在準備這樣的書面回應?是什麼樣的回應?”

布林肯: “正如我所提到的那樣,我們上個星期進行了這些重要的接觸,現在我們有機會,無論是俄羅斯,還是我們所有人——美國、我們的歐洲夥伴——都可以記下我們從對方那裡聽到的東西。俄羅斯的談判人員已經回去了,應該是與普京總統磋商。我們也做了同樣的事情。就我而言,是與拜登總統磋商。歐洲方面與他們的領導人也做了同樣的事情。這個過程的下一步是讓我有機會於週五在日內瓦與拉夫羅夫外長會面,看看俄羅斯如何回應已經討論的事情。他們會聽到我們的看法。不過在那之前,根據拜登總統的指示,我決心來到基輔,與我們的烏克蘭夥伴進行磋商。然後明天在柏林會晤我們一些最密切的歐洲夥伴。這恰恰是我們一直在做的。在與俄羅斯進行任何接觸之前和之後,我們都進行了非常密切的磋商。 ”

記者: “但是,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即你是否正在準備對俄羅斯方面的要求做出書面答复?”

布林肯: “目前下一步是會晤拉夫羅夫外長。讓我們看看周五之後我們所處的情況,我們到時再決定怎麼做。”

記者: “我有一個關於拉夫羅夫先生的問題,你和他約好了要會面。眼下你是否看到任何跡象表明克里姆林宮正在改變它的立場?”

布林肯: “我不能說我看到了這方面的任何直接的證據。不幸的是,我們繼續看到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重兵,這個過程似乎還在繼續。另一方面,我們在日內瓦會面的事實、我們將討論過去10天的對話和交流的事實,也向我顯示,外交仍然是一種開放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是我們決心盡力追求的。我們希望在外交上不遺餘力,因為再說一遍,它是處理這些問題更好、更負責任的方式。”

記者: “明斯克協議被視為應對這場危機的唯一有價值的解決方案。然而,俄羅斯和烏克蘭對該協議有不同的解讀。必須採取什麼措施來執行該協議?還是說是重新談判這個協議的時候了?”

布林肯: “我認為沒有任何必要重新談判,因為正如你所說,已經有一個協議了。事實上,實際上有三個協議,因為明斯克在2014-2015年期間發生了演變。雙方都必須採取一些非常明確的步驟。我認為,可以公平地說,回過頭去看,烏克蘭已經實施或開始實施了許多步驟,有一些還沒有著手處理。我認為,不幸的是,可以同樣公平地說,俄羅斯在實施明斯克協議要求的步驟方面幾乎沒有做任何事情。所以,第一個問題是俄羅斯對通過明斯克進程解決頓巴斯問題是否是認真的。如果是,我同意你的看法,我認為這是最好的,也是目前唯一的前行道路。法國和德國是這種所謂的諾曼底模式的重要組成部分。接下來應有屬於這個進程的會議。而且,這也是對俄羅斯對此是否認真的一個測試。過去幾週我們在涉及明斯克協議的問題上看到的一個積極跡像是鬆散的停火,這顯然是比以往的情況有所改善,這使我們回到了2020年的狀態。但真正的問題是,俄羅斯對實施明斯克協議是否是認真的?如果是這樣,我們準備為它的實施提供方便,我們做好了支持的準備,我們準備參與其中,支持法國、德國、俄羅斯和烏克蘭都參與的這個諾曼底進程。”

記者: “既然你提到了德國——你提到了諾曼底模式。有很多關於美國加入諾曼底模式的討論,美國是否會重新考慮這樣做?”

布林肯: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關於我們加入這個模式的問題,問題是我們嘗試推動這一進程,盡我們所能支持它,是否有益。如果對此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們已做好這樣做的充分準備。當然,我們也向我們的盟友和夥伴法國和德國表達過我們的立場。但我們也對俄羅斯說過,當然也對烏克蘭說過。”

記者: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最近表示,如果俄羅斯希望'北溪'開始運營,它就必須停止對烏克蘭的侵略。美國是否準備接受這條管道的竣工和啟用來換取俄羅斯從邊境撤軍?”

布林肯: “我們繼續反對這條管道,原因眾所周知且早就為人所知。我們認為它實際上損害了歐洲的能源安全,而且顯然對烏克蘭造成巨大的潛在損害,包括讓俄羅斯可以選擇避開通過烏克蘭的現有管道。這給烏克蘭帶來了很多過境費,而且這方面的原因還可以繼續說下去。話雖如此,這條管道實際上已經完成了,管道的建設已經完成。它沒有開始運行。對於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所說的,現在,這條管道對我們和對俄羅斯來說有同樣的槓桿作用,如果不是更多的話,因為如果俄羅斯再次侵略烏克蘭,天然氣將流經這條管道的想法是非常非常不可能的。所以這是一個有意思的因素,看看它是否會影響俄羅斯在決定做什麼時的想法。”

記者: “我有兩個關於烏克蘭國內事務的問題,-如果可以的話。澤連斯基總統親自向拜登總統承諾要打擊腐敗。他承諾過在2021年底之前任命特別反腐敗檢察官。然而,許多烏克蘭人認為,反腐改革遭到破壞。作為烏克蘭的戰略夥伴,美國對烏克蘭的改革進展是否滿意?如果政府不履行其改革的承諾,烏克蘭是否有失去美國支持的風險?”

布林肯: “我今天有機會與澤連斯基總統進行了會晤,我們就幾乎所有這些問題進行了很好的交談,包括改革的問題。澤連斯基總統一直在追求改革,包括最近的司法改革。但是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發生,包括最終任命這位專員,這應該並且可能隨時發生,因此我們正期待它的發生,期待看到這種情況的發生。這很有挑戰性,有外部壓力,也有內部壓力,但他一直在改革的道路上。最終,烏克蘭的進步,-這是我們決心支持的,取決於改革,因此我們期待總統繼續這些努力,我們非常支持他的這些努力,並將在烏克蘭做出這些努力的時候繼續支持它。”

問: “非常感謝你。他們在示意我停止採訪的時間到了。我還有一個問題。在我們今天採訪的大樓對面,法庭正在審理對前總統波羅申科提出的叛國罪指控。許多專家和前俄羅斯政界人士表達了他們的擔憂。有些人說這些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你認為這些指控和程序是正當的嗎?”

布林肯: “我不能談這個具體案例的細節。我所能說的是,在任何程序中,無論是這次訴訟還是其他任何訴訟,通過獨立的司法機構,遵循法治辦事,是非常重要的。正像我們所說,沒有恐懼或偏袒,沒有選擇性的起訴。這是我們在任何地方和每一個地方都使用的一般規則。其次,正是由於俄羅斯構成的威脅,這是一個格外重視全國團結的時候。烏克蘭人團結起來很重要,無論他們可能有什麼政治分歧。俄羅斯的方法之一是試圖分裂,製造分裂,製造干擾。重要的是,烏克蘭人團結起來抵制這種局面,並作為一個整體,作為一個擁有奇妙的未來、美國強力支持的國家,但也是一個面臨挑戰的國家,來應對俄羅斯帶來的挑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