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阿里巴巴北京總部設黨委 民企與黨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


北京展覽中心的中共黨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9 0:00

中國互聯網公司阿里巴巴(北京)總部近日成立黨委,顯示出中共進一步加強對民企,尤其是超大民企的控制。分析人士指出,此舉一方面反映出民企內的體制糾葛,另一方面也凸顯了中共和民企相之間相互依存的關係。

提升中共組織層級

據中國媒體近日報道說,阿里巴巴(北京)總部近日成立了黨委。此前,該公司只在其杭州總部設有黨委,2016年實施北京、杭州“雙總部”後,北京總部雖然內設中共支部,黨員人數超過員工30%以上,但是沒有黨委建制。

阿里巴巴北京總部黨委隸屬北京朝陽區委,成立後立刻組織了黨史集體學習。阿里巴巴(北京)總部黨委的建立,提升了中共在阿里巴巴(北京)的組織層級,網上輿論說,阿里巴巴“終於有書記了,四十大盜在哪裡?”。

報道說,中國已有158.5萬家民企建立了黨組織,超過民企總數4成。民企盈利大戶半數以上已設有黨的基層組織。

但是,一位體制內的退休學者對此並不以為然。他美國之音說:“現在這些年輕人,除了那些死忠的,對黨不黨根本不感興趣,包括那些在校就已入黨的人。畢業後到私企公司,人家也不會去拿黨員來說事,因為公司裡面人家根本不會認你黨員這個東西,除非在國企或者體制內單位能有用”。

黨建升級的外部因素

阿里巴巴完成黨建升級,對此,中國社會活動家胡佳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的很多體制內朋友對他說,2013年習近平上台後,體制內黨建強化自不待言,眼下嚴峻的國際形勢,迫切要求中共民企國企一手抓。

胡佳說:“目前最有價值的就是民企,尤其是那些獨角獸式的民企,即所謂有新技術、很發達、能夠代表互聯網經濟創新能力的民企。這樣的企業對於創造財富的能力,技術上能夠社會管控的,也可以參與到國際經濟技術勢力的劃分、競爭乃至對抗,都要加強掌握,兩手抓。”

3月24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宣布,準備將不遵守美國審計標準的外國企業逐出股票交易市場,並且要求外企申報在公司高層任職的中共黨員名單。

華爾街日報3月29日說,出於對中資公司被移出美國交易所的新擔憂,一個跟踪48家在美國上市中資股的指數近日下跌2.2%,進入熊市區間。這些中資公司包括: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BABA)、京東(JD)以及電動汽車製造商蔚來汽車(NIO)。

美國的中國問題學者,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CSIS)研究員斯科特·利文斯頓(Scott. Livingston)撰寫的“中共盯上私企”一文說,中共將黨對商業領域的控制正規化,對國際貿易及其現行規則影響甚大,迫使越來越多的自由市場經濟體作出抉擇,多大程度上能夠容忍貿易夥伴國受其政府的干預。

內在因素:民企“反哺”國企

阿里巴巴強化黨建還被輿論認為,中共手中缺錢、缺技術,希望藉民企向國企“反哺”。

胡佳說:“現在還是要加強國企方面的技術能力,因為私營經濟一般要比國營的效率高,畢竟國營經濟是黨執政的經濟基礎,所以一定要加強公企的技術及贏利能力,這是加強黨的執政基礎的方式。”

時事評論員桑普在接受美國媒體“希望之聲”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民企其實都是黨企,由黨來控制與操縱。中共加強黨領導的原因在於,中共現在缺錢,需要進一步拿這些科網巨頭開刀。

阿里巴巴強化黨建正值馬雲命運撲朔迷離之際。此前,中共已經對阿里巴巴下手,叫停馬雲精心籌備的螞蟻集團融資上市計劃。評論認為,馬雲大勢已去,陷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境地。

分析人士認為,馬雲最初借助中共權力獲得資本,最近因為說錯了話得罪了中共高層,因此當局為加強對他的控制,在阿里巴巴(北京)總部成立中共黨委。

評論認為,阿里巴巴現在前有美國股市監管機構的國際壓力,後有中共對其資金和技術資產的覬覦,如今,黨委也已經全面深入阿里巴巴的企業內部,其他民企遲早也要被中共改造。

黨委會遇到董事會“剪不斷,理還亂”

阿里巴巴(北京)總部設黨委,進一步凸顯中共與民企的糾葛。中共《黨章》和《公司法》早有規定,有權在民企建立黨組織。作為統戰工作的一部分,中共提出“建立中國特色現代民營企業制度”,強調黨在私企要有三權:人力資源權、監察審計權、領導工會權。

不過,在民企如何與中共黨務官員打交道,黨的組織與公司董事會如何擺的具體問題上,雙方關係似乎“剪不斷,理還亂”。

某民企退休人員李先生對美國之音說:“體制內的企業,包括國有企業,那肯定是黨委書記大,國企董事長一般兼任黨委書記,這樣一起就把企業的業務和黨務的工作幹了,不過,在上市公司畢竟還要留點遮羞布,因為你總有一個董事會在那,涉及外行能否領導內行,以及企業高管專業資質的社會通報。”

李先生認為,民企內的黨組織與董事會的關係不倫不類。他說:“派一個黨委書記到私企是有風險的,因為企業不見得買你的帳,你來了也是坐在那裡歇著,畢竟現在不像文革以前,每個人都聽黨的話,如今人們對共產黨其實非常淡漠。說白了,阿里巴巴馬雲這些人其實就是在那裡做樣子給黨中央看,給中共朝陽區黨組織一點面子。”

中國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北京葉氏企業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葉青撰文稱,民營企業家和企業黨組織是“舵手與指南針”關係,既不能以企業家的經營管理代替黨的工作,也不能以黨的工作代替企業家的經營管理,這樣才能確保黨的工作與企業運行“有機銜接”。

民企:背靠大樹才好乘涼

香港《蘋果日報》說,在中共治下的民企要做得成功須有官方支持,和政府保持某種關係,因為權力可讓你短時間暴富,也可一夜間把你變階下囚,中國富豪的政治風險其實越來越大。

胡佳說:“從民企的角度看,他們也有他們的考慮,以及不得以而為之的事情。如果你沒有黨委,沒有給予黨員充分地位,例如開展組織生活的方便等,你就總會有老大哥在看著你的感覺,認為你可能存二心,你的財富和企業往往處在不穩定不安全的狀態,因為官方可以通過任何形式,查稅、消防、衛生等多重能力控制你。”

胡佳表示,中國民企要獲得發展和生存機會,某種程度上也要表忠心,為黨的組織進入你的企業開方便之門,否則拒絕接受黨員,不用黨委,架空黨委,民企就會感到壓力。

在網絡“知乎”平台上,對於中共黨組織和政府派人進駐民企,無論長期還是短期,很多民企老闆是歡迎的,例如杭州市曾抽調100名機關幹部進駐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娃哈哈等100家重點企業,私企老闆對政府“送官上門”反應熱烈。

這些民企老闆說,工資不要我發,還幫我搞定工商、環保、勞動、發改、市政、綠化、商務、法院、公安的各種關係。我要招聘一個這樣的人,一年幾十萬的薪水,節慶各种红包,花錢多了去,還不一定有效果。

還有民企老闆說,各個部門,政府機關,隔山差五就是一個飯局,都是工作關係飯局,但是怕喝酒,去還是不去?去了不得不喝,不去肯定得罪人,我要把精力放在經營上,要是政府給我派個黨的干部,工資不用我發,免費幫我幹這些活,我晚上睡覺都會開心笑。有私企老闆則稱,私企可以用這種方式合法“綁架政府”。

民企被中共吃掉的擔憂猶存

阿里巴巴(北京)總部設立黨委一事引發關注的同時,中國輿論場上有關“國進民退”、“消滅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調子始終沒有降溫。在當下強烈的民族主義情緒的推動下,網上甚至有人對民企發出警告說:“讓你們先富起來,然後帶動其他人致富,你們富起來後都乾嗎了?財產充公!”

針對中共很快會吃掉民企,實行“公私合營”的論調,一些私企老闆態度樂觀,他們認為在全球化的大旗下,中國政府需要更加依賴大型民營企業。公私合營沒有民意基礎,也沒有經濟上的操作空間。阿里巴巴等企業遍布全中國,乃至全世界,不是一個地方政府就能“玩得動”,有能力說收就收的。

中國總理李克強3月初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表示,中國將繼續堅持“促進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堅持和完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鞏固和發展公有製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並說“各類市場主體都是國家現代化的建設者,要一視同仁、平等對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