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國會新科議員為社交媒體譜寫新篇


亞歷山德里亞·奧卡西奧-科蒂斯(中)等新當選的國會眾議員在華盛頓國會山合影。(2018年11月1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0 0:00

一位是美國眾議院議長,也就是美國第三號領導人,另一位是初出茅廬的新科眾議員,去年首次競選公職的晚輩。

但是,談到社交媒體的影響力,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眾議員亞歷山德里亞·奧卡西奧-科蒂斯明顯領先,她過去一周來的推特粉絲超過了議長南希·佩洛西。

第116屆國會是美國歷史上最多元也最年輕的國會。新國會有25名議員是千禧世代,他們屬於80後出生的一代,對社交媒體的運用更為得心應手。

國會新秀中的翹楚當屬奧卡西奧-科蒂斯。她與批評者在政治上互掐,直播在家做飯,並談論她的“綠色新政”計劃,吸引了全國媒體的矚目。她登出的視頻讓選民管窺她的個人生活,同時還讓外界對一位新科立法人員的幕後生活略知一二。

喬治華盛頓大學媒體和公共事務副教授戴夫·卡爾夫說:“奧卡西奧-科蒂斯鶴立雞群。在某一方面,她所作的真的具有開拓性,我們看到別人在很快地模仿。 ”

卡爾夫說:“她帶有正宗性,一開始她是Instagram的使用者,然後培養出了這批觀眾,利用她擁有的交流工具跟他們交流,而不是反過來。”

29歲的奧卡西奧-科蒂斯利用Instagram Live帶著粉絲走過她勝選後為擔任國會議員做準備的經歷,揭開了鮮為人知的這道程序的神秘面紗,好讓選民明白民選官員需要做的事情。

美利堅大學傳播學院駐院高管莫莉·奧魯克說:“國會新成員、特別是比較年輕的民主黨女性新議員使用社交媒體的方式反映了她們看待領導力的新方式。他們有與眾不同的施政議程,有某種局外人的吸引力。所以,他們不會遵守同一套的傳播遊戲規則。”

有人匿名披露了奧卡西奧-科蒂斯大學期間跳舞的視頻後,她也利用社交媒體對此加以調侃。網上黑她的人說,視頻顯示她為人不夠嚴肅。她的回應方式是在自己的國會新辦公室前跳舞,並寫道:“開心不應當使人失去資格,也不違法。”

奧魯克說,她對跳舞視頻的回應“加強了她作為一名訊息傳達者的正宗性和可信性,她對某特定人群具有吸引力,特別是準備好要看到那些障礙被打破的選民、少數族裔選民。”

不過,對社交媒體使用嫻熟的議員不僅僅是民主黨人。特朗普總統在推特大顯身手,把這個平台革命化了,使其成為就政策問題展開實時辯論的空間。這讓共和黨議員們確信,一定要掌握新的方式來傳達他們的訊息。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新科共和黨眾議員丹·克倫肖有推特直播。他最近展示他的業餘愛好之一:飛斧。曾經是海軍海豹突擊隊員的克倫肖在阿富汗作戰時失去了一隻眼睛。他還利用社交媒體平台敲打喜劇表演節目週六夜現場(SNL)嘲諷他的戰傷,並頂回一名民主黨眾議員對特朗普總統的批評。

但是,在推特威力方面,誰也無法複製特朗普總統。

奧魯克評論特朗普的推特說:“我不認為很多人能夠立刻複製,因為這是他所獨有的。我認為,其他共和黨人和一些民主黨人對他取得的某些成功感到敬畏,但我不認為有任何人做好了模仿他的準備,因為這是他非常獨特的品牌。”

傳統上,傳媒是議員們打造政治實力的兩大途徑之一。

卡爾夫說:“我們總是既有那些非常善於立法操作的政治人物,又有那些非常善於通過取悅媒體來製定議事日程的政治人物。”他指出,奧卡西奧-科蒂斯這樣的新秀議員沒有權力架構,無法召集大批議員投票,也無法擔任委員會領導職務,而這是幫助影響本黨政治議事日程的兩大權力形式。

卡爾夫說:“南希·佩洛西所擁有的那種實力是無法用推特來衡量的,也不應用推特來衡量。”

眾議院多數黨領袖斯特尼·霍耶星期二對記者們說,“有很多人追隨佩洛西議長和奧卡西奧-科蒂斯女士,這是件好事,我希望人們會繼續聽取她們的想法。”

奧卡西奧-科蒂斯主張對富人徵收70%的稅,在推特上激起了熱議,由此可以看出,媒體曝光確實有益處。

奧魯克說,奧卡西奧-科蒂斯在社交媒體呼風喚雨的能力能不能轉化成為在新一屆國會制定議事日程的實力,現在就下判斷還為時過早。

最終,社交媒體所擁有的最大影響力可能是縮短民選官員和選民之間的距離,讓每個人都更加走近政治進程。

奧魯克說:“我抱有希望。考慮到我們的憤世嫉俗和對民選領袖的感覺目前都處在創紀錄的程度,這有可能開始打破障礙。”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