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保護記者委員會呼籲中國釋放被囚禁記者並停止在宣傳材料中使用他們


被中國當局判刑20年的前電視製片人艾爾肯·吐爾遜2021年4月9日出現在新疆當局在北京舉行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播放的視頻中(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06 0:00

旨在促進全球新聞自由的保護記者委員會(CPJ)星期一(4月19日)呼籲中國當局立即釋放被囚禁的維吾爾族電視製作人艾爾肯·吐爾遜(Erkin Tursun)並停止停止在宣傳材料中使用被監禁的新聞記者。

總部位於紐約的保護記者委員會是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4月9日在外交部外國記者新聞中心舉辦的第七場涉疆問題的新聞發布會上播放了艾爾肯·吐爾遜的有關視頻後做出上述呼籲的。這位前伊犁電視台的記者和電視製片人在視頻中說,他會努力改造自己,爭取得到共產黨和政府的寬大處理,並鼓勵他流亡在海外的兒子艾拉帕提·艾爾肯(Arfat Erkin)回國。

“把被關押的記者艾爾肯·吐爾遜當作為中國政府宣傳手段的一部分是卑鄙和殘忍的,”保護記者委員會亞洲項目協調員史蒂文·巴特勒(Steven Butler)在華盛頓說。 “對中國來說,人道的做法是立即釋放吐爾遜和其他被關押的記者,停止政府騷擾囚犯家屬的活動。”

艾拉帕提·艾爾肯對保護記者委員會說,看到父親還活著,他“有點鬆了一口氣”,但說看到父親的視頻,他“幾乎認不出來了”。

美國國務院的民主、人權和勞工局2019年4月25日發推說,自艾拉帕提·艾爾肯2015年來美國留學後,他的11位親屬,包括他的父母,在新疆消失了。

艾拉帕提·艾爾肯說,兩年前,他媽媽被迫在另一個宣傳視頻中說他的壞話,而且也在視頻中要求他回到中國。

“今天,我看到我的父親被迫在中國官方媒體上做同樣的事和說同樣的話。我真想尖叫,他們想從我的家人那裡得到什麼?你到底想讓我的家人經歷多少痛苦?”他對“保護記者委員會”說。

新疆當局把艾拉帕提·艾爾肯歸類於“利用自己家屬作偽證的人”,“蓄意編造境內親屬'被拘捕''遭迫害''失踪失聯'等謊言”,“博取國際社會同情,達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新疆公安廳副廳長亞力坤·亞庫甫在那個新聞發布會上說,艾拉帕提·艾爾肯2015年出境後加入了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在2019年3月以所謂“教培中心倖存者”及其家屬身份受到當時的國務卿蓬佩奧的接見。中國政府稱外界所說的新疆大型拘留營為出於預防性反恐和反極端主義目的的“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

這位官員說,2019年2月,艾拉帕提·艾爾肯在推特賬號發文稱,其母親在2017年末就被關到了“集中營”,但他說,艾爾肯的母親、妹妹、弟弟“均在社會面正常生活”。他說:“艾爾肯·吐爾遜因犯煽動民族仇恨民族歧視、包庇罪,被人民法院依法判處有期徒刑20年,他本人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現在監獄服刑,身體狀況良好。”

根據自由亞洲電台和保護記者委員會的研究,在2018年3月被捕之前,艾爾肯·吐爾遜因在伊犁電視台的工作而獲得多個獎項。

保護記者委員會說,近幾個月來,隨著新疆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被大規模拘留的事件在國際上得到了更多的報導,中國政府“試圖抹黑證人、那些公開主張反對大規模拘留的人和記者,根據新聞報導,這些記者中包括美國國會資助的廣播電台自由亞洲電台的工作人員,並對他們施加壓力”。

該組織還提到,今年的4月1日,中國官媒中央電視台環球電視網(CGTN)播放的反恐紀錄片《暗流湧動-中國新疆反恐挑戰》中也提到被監禁的維吾爾記者阿提克木·如孜(Atikem Rozi)。它向中國外交部和環球電視網發了要求置評的電郵,但沒有收到回复。

保護記者委員會在2020年12月發表的調查報告中說,至少有47名記者被關押在中國,這使中國連續第二年成為世界上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