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人反送中抗爭能否長期堅持下去?


2019年7月21日香港民眾為反對可將港人引渡到中國大陸的《逃犯條例》修訂案再次舉行大遊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7 0:00

在香港人反對可將港人引渡到中國大陸的《逃犯條例》修訂案的“反送中”抗爭7月後進入“遍地開花”之後,40多萬港人7.21再次走回港島的街頭,繼續要求港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不過,在政府仍舊以“暫緩”應付港人之際,抗爭則進入似乎看不到結果的僵持階段。抗爭的未來如何,港人是否會長期抗爭下去?

7月以來,香港年輕人將反送中抗爭帶入港島之外的九龍、上水和沙田,併計劃陸續在各地舉行遊行抗爭。由於港府至

今只以逃犯條例修訂“壽終正寢”應付港人撤回修訂、獨立調查、撤銷檢控、收回暴動定性,以及雙真普選的五大訴求,發起6月幾次超過百萬人大遊行的民陣上週日再次發起7.21大遊行。

自6月以來冒著既濕又熱的酷暑天氣多次走上街頭的港人還能否保持抗爭的激情?還能有幾十萬人再次上街?沒有多少懸念,事實表明,再有43萬多港人向外界展示了他們的不懈抗爭意願。

長期抗爭是唯一出路

大遊行開始前,記者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出發處採訪了香港壹傳媒集團創辦人、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這位民主派幾十年來的堅定支持者強調,香港人的

未來除了堅持抗爭,別無選擇,否則死路一條,失去自由。

他說:“繼續、繼續抗爭呀!我們沒有停下來的,這是最後一個抗爭,沒有停下來的,停下來我們就死定了。”

香港少數公開支持民主的藝人、歌手何韻詩也對美國之音表示,香港人需要準備長期抗爭下去。

她說:“我自己認為我們處在一個長期的抗爭裡面。那這個在香港來說,比較沒有這樣子的一些運動。所以說,我個人認為,我們不用每天問下一步要怎麼辦,因為我看到我們的這次運動靠很多不同的民眾,還有年輕人,大家每一天都可以去做一些決定。”

在銅鑼灣由於有數以萬計的市民加入遊行隊伍,擠爆現場,停滯長達半個小時。記者看到5位結伴遊行的中學生,他們推舉一位普通話較好的同伴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這位中六生(高三)表示,作為年輕人,他們對未來的焦慮更強,因此抗爭的激情也更高,面對一個非民選政府,唯一的途徑就是抗爭。

他說:“現在香港政府是為中央代表下去,是為中央做事,不為我們。所以,我們走出來是唯一的方法。但是,走和平遊行走了30年了,沒有用。現在勇武一點, 14年,也沒有用。我覺得,好像香港會死了,很絕望。但是,5年後還是有那麼多人出來,就是說明很多很多的香

港人還是覺得,我們還是有機會走下去的。我相信,5年後可能會失敗,不知道,但是,我們這群人如果沒有移民的話,我們一定有可能做出我們的貢獻。”

抗爭會否出現死人事件?

目前,社會上有陰謀論的說法,指有人希望設陷讓激進示威者落套,發生流血,甚至死人事件,以此來扭轉主流民意的焦點。黎智英表示,這也是多數抗爭者所擔心的,但是很有可能會發生。

他說:“我覺得他們想翻盆。假如我們做什麼事情,真的破壞,有些人死掉了,就會翻盆吶。他很想呀。我覺得這真得靠我們自己有紀律了,要真得小心一點了。但是,我們再小心也沒用呀,他們可能有鬼呀。有鬼放到裡面去搞事呀。

這個你小心也沒用呀,所以我們只能盡量做了。”

黎智英表示,雖然他相信香港年輕的抗爭者有智慧能認識到這一點,能避免上當,但他強調,有鬼故意搞事則真的難防。

他說:“現在看起來會(有智慧)呀,但是最後,假如有鬼,你就很難防的。”

因2014年佔中以來支持民主而受到打壓的何韻詩表示,抗爭者不能憂慮可能會發生嚴重警民衝突而不去抗爭。她相信抗爭者每次抗爭就會學得更加聰明,臨場應對不同的局面。

她說:“不應該擔心那麼多。只能說,每一次我們出來都是一種鍛煉,就是大家

如何應對,或是怎麼樣臨場的反應。讓我比較看到希望的,他們每次出來,然後回去一定會重新思考剛剛,昨天的抗爭有沒有犯了什麼錯誤。覺得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大家都會一起去集思廣議。其實政府能用的手段只能這麼多。但民眾的智慧它是無限的。”

對於警方以金鐘公共秩序安全為由,將7.21大遊行的終點限制在商家和住戶眾多,道路不及金鐘開闊的灣仔地區,何韻詩像民陣那樣也表示不滿,擔心出現不愉快的事情。

她說:“這個就是政府和警察要負責的事情。因為,從來我們遊行都不是這個路線。那為什麼在大家那麼多憤怒的時候,要把大家逼到這樣一個住宅區跟鬧市

裡面。這不是由我們要回答,真的要由政府和警方回答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年輕人對警察極為憤怒

香港的警民關係自2014年佔領運動以來不斷惡化,而這次反送中要求抗爭更激烈,雙方衝突也更加頻繁和嚴厲。那些中六生都表示,他們對前線警察拼力鎮壓抗爭者感到憤怒。

其中的一位說:“有一定是有,不可能說沒有憤怒。有一個說法就是,你可以打下去,但你可以輕輕的打。但是現在看得很明顯就是,他是往死裡打。把我們打退,沒有問題,我們就退下來。為什麼要把我們趕到商場裡再打一次。這樣已經不是做出專業做法了。”

記者很想就如何能就緩解警民對立關係了解警察一方的看法。不過,星期三下午致電警務處警察公共關係科謝振中總警司的辦公室,電話無人接聽。記者星期一也曾致電並留下電話,但一直沒有得到警方方面的回應。

XS
SM
MD
LG